上海1家3口挤30平老房 1米8儿子谈吹"一个排"女友

灯火璀璨的南京路步行街背后

有一片低矮昏暗的老式旧里

蜗居着1059户居民

这里有

挤在30多平米老房子里

为了婚房发愁的一家三口

这里有

带着脑瘫儿子生活

把“敌敌畏”藏在门后的母亲

这里有

无儿无女

身体佝偻近90度的老人

黄浦区南京东路街道137街坊

是他们的家

见证了他们很多的酸甜苦辣

10月10日,盼了多年的旧改生效了

他们的生活也将迎来改变

上海阿姨叹苦经:

儿子的婚姻大事,最大阻碍就是房子

“哎!”坐在记者对面,谈起自己38岁儿子的婚姻大事,今年70多岁的王维诚,长叹了一口气。

从小在顾家弄68弄长大的王维诚,如今一家三口仍挤在30多平方米的老式里弄里,38岁的儿子也没有独立的房间。这些年,最让老两口操心的,就是宝贝儿子的婚姻大事。而横亘在告吹和成功之间,最大的阻碍就是——“婚房”。

“我儿子1米87,卖相很好,银行工作,小姑娘第一眼都是满意的,但真的要谈婚论嫁,因为没房子,都不乐意。”王阿姨开玩笑跟记者说,儿子女朋友都快谈了有“一个排”,但还没一个成功。“有两个,都带回来让我们看过,双方父母也见面吃了饭。以为快成功的时候,因为房子,最后又吹了。”

“这次听说要旧改了,我们一家开心得整夜睡不着。”王阿姨扶扶脸上的眼镜,一直乐呵呵笑不停。“一轮投票、二轮签约,我们都是第一批。”王阿姨说,137街坊旧改征收,阳光透明,公开、公平、公正,等一等、闹一闹多得益,都是老思路,现在是早走早得益。

地块生效后,王阿姨一家准备这个月就打算搬了。“过渡房看好了,要买的新房子也基本定了。做梦也想不到,2021年,我家有这么大喜事。”人逢喜事精神爽,王阿姨还邀请记者明年继续来采访见证。“有了婚房,明年儿子的终身大事应该会成了。”

带着脑瘫儿子艰难生活的母亲

曾想过“坚持不下去,就母子俩一起走”

在宁波路520弄,熟悉陈雅钧的街坊邻里都知道,她脸上很少有笑容。因为,生活的磨砺,让她这一辈子,吃下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

上午11时,当137街坊达到生效比例那刻,龙泉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陆顺凤立刻拨通了陈雅钧的视频电话:“阿姨,生效啦!可以搬新房子啦!”视频那头,陈雅钧沉默了几秒后,瞬间热泪盈眶,脸上也出现了久违的笑。“她太不容易了。”挂了电话,陆顺凤向记者这样感叹。

40多年前,新婚后不久,陈阿姨就怀孕了。当丈夫家盼望着她能生下一个健康的胖小子时,命运却捉弄人。因为难产与救治不及时,儿子出生后就被确诊为脑瘫。更让人晴天霹雳的是,孩子父亲得知儿子的病后,不辞而别,远走异国,留下了孤苦的母子俩。

“一边是高昂的医疗费,一边是每时每刻需要人照顾的儿子。”在公交公司当售票员的陈阿姨,举步维艰。

“我第一次去她家,竟然在门背后看到了‘敌敌畏’。”2015年,刚上任龙泉居民区党总支书记的陆顺凤第一次到陈阿姨家,就被吓怔住了。“阿姨告诉我,坚持不下去,就准备母子俩一起走。”陆顺凤决定,一定要帮母子俩一把。与企业结对、定期上门,送温暖、送爱心,居委干部像亲人一样的关心,让陈阿姨这些年有了“依靠”。

在地块生效后,记者在陆顺凤的陪同下,走进了宁波路520弄陈阿姨家。不大的房间内,一些家当已收拾妥当。“我们的过渡房子已经借好了。”陈阿姨说,能搬离逼仄老房,住上新居,非常高兴;可高兴之余,她也担心,以后碰不上这样像亲人一样的居委干部了。

“阿姨,放心,我们一直在。你有啥困难,随时跟我讲。”陆顺凤拍拍陈阿姨的背,就像熟悉的家人一样。

无儿无女的佝偻老人

终于选上了人生第一套新房

9月30日上午,137街坊的征收大厅里,来了一位坐着轮椅、身体佝偻近90度的老人。黄浦二征所的征收经办人殷宏愉告诉记者,老人姓朱,无儿无女,此次旧改,就想住上满意新房。

“他们家比较特殊。”殷宏愉向记者解释,夫妇俩,老婆有精神方面疾病,老师傅患的是强直性脊柱炎,“平时,他们连下楼都很困难,更别说选房。”

此次137街坊启动房屋征收工作后,征收经办人殷宏愉了解到老人的困难后,主动上门关心,与街道居委对接,耐心细致地解释各项政策、工作流程,为给他们送上最贴心的服务。

“当我们得知,老人有个心愿,想要选上自己中意的房后,我们就和街道居委一起想办法。”殷宏愉说,这是老人这辈子第一次选房,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服务好老人,帮助他实现愿望,是他们工作的职责。

9月30日,在居委、第二征收所的帮助下,朱师傅的这个心愿实现了。“这个房型好吗?”“这套面积多少?”“这套我们需要贴钱吗?”坐在轮椅上,朱师傅边看边问,一直贴心陪伴在旁的殷宏愉不时向老人解释着。

“就选浦东惠南的这套。”朱师傅用颤颤巍巍的手,指着一套小两室,示意就这套。看到老人下了决定后,殷宏愉连忙登记下来。

“房子是定了,但屋里打包整理哪能办。”朱师傅喃喃自语。一旁的居委干部和征收经办人,也意会到了老人的忧虑,“侬放心,要打包整理,打个电话来,我们肯定来帮忙。”朱师傅一听,笑容爬上眉梢,身体也似乎比之前坐直了些。

事实上,在137街坊,像朱师傅这样的特殊群体还有很多。1059户中,老病残等特殊群体占了近60%。在区相关部门和金外滩集团的指导下,黄浦二征所与街道、居委凝心聚力,梳理居民反映的共性需求和个性问题,对症下药各个击破。

苦涩终将过去

1059户居民的新生活才刚刚开始…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上海1家3口挤30平老房 1米8儿子谈吹"一个排"女友

相关推荐: 中共不择手段 从强制堕胎到强制生育

资料照:中国张家口市一家玻璃厂60岁的老工人江卫矛(音)和53岁的妻子手拿他们死亡的独生子在孩童时期的照片和独生子女证。(2015年11月21日) 9月27日,中共国务院印发《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21—2030年)》,其中提到要“减少非医学需要的人工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