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男童在武校身亡案 男童父亲:拒绝补偿追刑责

10月12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7岁男童在登封一家武校身亡”案被害人家属和诉讼代理人处获悉,涉事武校教练桑某明涉嫌过失致人死亡一案将于10月13日上午9时在新密市人民法院继续开庭审理。被害男童程某博的父亲表示,明天的庭审将对没有举证完的证据继续举证,此外,他们还申请了新的证人出庭,武校还有其他孩子的家长也出庭作证桑某明不止一次这样打孩子。

2019年10月,7岁男童程某博在河南省登封市一武校学习武术期间突然晕倒被送往医院救治。当年的11月4日,程某博被宣布死亡。涉事教练被警方处行政拘留14天,罚款500元。但家属怀疑孩子死亡系遭教练桑某明击打头部所致,但警方认为并无实际证据能够证明桑某明有犯罪事实,因此未予刑事立案。

由于不服警方的处罚决定,程某博家属将登封市公安局起诉到法院。2020年3月,郑州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判决撤销登封市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2020年6月11日二审维持原判。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认为,桑某明故意伤害程某博的事实存在,程某博头部、脚、胳膊等处均有明显外伤,程某博伤情(后死亡)是否系桑某明故意伤害行为所致,是否涉嫌刑事犯罪行为,在案件尚未查清的情况下,登封市公安局对桑某明的行政处罚决定,属“事实尚未查清,主要证据不足”。

在此期间,登封市公安局对程某博死亡一事进行立案,并对桑某明采取了强制措施。后检方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对涉事教练桑某明提起公诉。

新密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9年10月8日下午,被告人桑某明在登封市区少室路北段嵩山村天辰俱乐部内,对违规组织招收的被害人程某博等5名未成年人进行武术训练,明知程某博对训练有抵触情绪,仍使用木尺进行惩戒,后要求程某博继续训练。在训练过程中,桑某明未尽到注意义务,未采取有效防护措施致使程某博完成具有危险性的“平蹬”动作后倒地昏迷,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被害人程某博系头部受到外力作用引起硬膜下血肿死亡。

检方认为,被告人桑某明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之规定,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此前的9月17日和9月18日,该案在新密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当时,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程某博家属的诉讼代理人、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处获悉,当时的庭审中,对检方指控的事实,桑某明只承认打了孩子手心三下,否认打了程某博身体其余部位。对于其他别的问题要么不回答,要么就是说记不住了。

程某博家属的另一位代理人、北京京谷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长青则介绍,庭审主要是进行了发问和出示鉴定意见,发问环节桑某明并未正面回答问题。鉴定意见举证质证环节,北京的鉴定人和专家辅助人出席了法庭接受各方质询。

10月12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被害人家属及诉讼代理人处获悉,该案将于10月13日继续开庭,届时的庭审中将对没有举证完的证据继续举证,此外,他们还申请了新的证人出庭,武校还有其他孩子的家长也会出庭作证桑某明不止一次这样打孩子。

程某博的父亲陈先生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现在他和妻子正在赶往新密市的路上,他和妻子都将去旁听明天的庭审,之前的庭审他们也去了,此前,桑某明曾经让他的律师向他们道歉过,然后说进行补偿,但他们拒绝了,没有接受,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接受,他们希望依法、依照事实追究桑某明的刑事责任。他们和诉讼代理人都认为桑某明是故意伤害,桑某明明显有殴打行为。他们也会把事实、证据和事情的经过向法院如实陈述。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7岁男童在武校身亡案 男童父亲:拒绝补偿追刑责

相关推荐: 女友把照分享给男友 放大看后 吓得冷汗直流

暑假到了,这是所有学生最开心的事情,在暑假期间学生们有大量的时间去玩耍,去游玩,当然还是有许多人会选择在家吹着空调吃着西瓜追剧,这样确实是享受的,但是在家待久了也是会颓废的,所以还是要经常出去玩,散散心,还有的人会选择去打暑假工挣点自己的零花钱,出去运动最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