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医院假冒的北京专家做手术失败,开颅后死亡

  • 民生

内蒙古一女子头晕发麻到当地县医院住院治疗,医院称能邀请到北京一知名医院专家给她做血管支架手术,后来手术失败,次日她被迫做开颅手术,14天后不幸死亡。司法鉴定结果显示,该县医院和那名专家存在医疗过错,医疗过错与死亡结果具有相应的因果关系。随即,死者家人向该医院和那名专家索赔237万元。据查,请来的那名专家是河北石家庄一家医院的,而非北京的。10月11日,此案将开庭审理。

林西县医院。受访者 供图

这名女子姓娄,出生于1967年,家住内蒙古赤峰市林西县农村

儿媳妇李女士介绍说,2019年10月30日,婆婆突然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她说头晕,左手有点麻,便独自到当地林西县医院就诊。”

当天,娄婆婆的CT检查报告单显示,“头颅CT平扫未见明显异常,请结合临床,必要时MRI检查。”

次日,她做了MRI检查,结论是“脑实质MRI平扫未见明显异常,右侧颈内动脉颅内段改变。”

医生称,她系脑梗死,右侧颈内动脉系统,动脉硬化性,高血压2级(高危),高脂血症等。同年11月2日,她办理了住院手续。

娄婆婆。

李女士说,11月4日,婆婆做了脑血管造影,“主治医生王医生给我们说,我婆婆需要做血管支架手术,他们可以推荐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专家吕某前来主刀。”

11月7日,林西县医院的一份发给“北京宣武医院医务处”的邀请函称,因该院条件有限,于2019年11月8日特邀请贵院吕某主任医师“来我院神经外科指导手术。”落款处盖的是该院医务科的公章,联系人是该医务科科长徐某,上面还留有其手机号码。

林西县医院的邀请函。

林西县医院一份院外专家会诊申请书载明,申请院外专家会诊原因是,对娄婆婆的病情进一步明确诊断,来院治疗、手术,而申请专家吕某来自“北京宣武医院”,其职称是主任医师。

而林西县医院的一份邀请院外专家会诊知情同意书则称,娄婆婆的家人支付专家会诊费6000元,“并全权负责签字同意邀请会诊(或手术),医方当会尽职尽力,积极予以防范及治疗。”

“当时,我婆婆的主治医师王医生给我们推荐说,宣武医院的专家和他们林西县医院已经合作三四年了,在做这种手术的技术方面已经很成熟。”李女士说,“我们想,宣武医院的专家肯定不会错,我们同意了他的推荐。”

李女士称,同年11月8日,北京来的专家吕某给她婆婆做了右侧颈内动脉闭塞成型再通术,当做第一个支架球囊扩张时血管破裂出血,但医生没有停止手术,继续做了两个支架,手术时间大约是2小时。

她回忆称,婆婆从手术室推出来时一直喊头疼剧烈,并伴有呕吐,随后不久陷入昏迷状态,“我们赶紧寻找北京来的那名专家和婆婆的主治医生,一名亲戚说刚看到那名专家匆匆忙忙收拾东西跑到楼下离开了。”

面对娄婆婆昏迷不醒,家人焦急万分,他们多次找到主治医生王医生询问原因,对方说是手术后的正常反应,后来娄婆婆做了头部CT,发现脑出血,“我们问怎么办,有医生说刚做了支架手术,不能做开颅手术止血,说出血量大,担心止不住血,只能靠药物观察。”

这样的状态持续到了同年11月9日,眼看娄婆婆病情越来越危急,她被迫做了开颅手术,但术后还是昏迷不醒,后来转入ICU病房。

而令家人悲恸欲绝的是,娄婆婆昏迷14天后,于11月22日下午离开了这个世界,给亲人留下无限伤痛,享年52岁。

“好端端的一个人,仅仅因为头晕就死在了医院,我们有点想不通,于是要求医院封存病历,查明原因。”李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同时要求医院出示北京那名专家吕某的相关资质证明。

娄婆婆手术后陷入昏迷。

在李女士提供的吕某相关材料中,记者看到,吕某出生于1973年,专科,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专业为临床医学,1999年11月27日,河北省卫生厅给他颁发了执业医师资格证,2001年11月20日,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给他发了执业医师执业证书,他的工作地点在石家庄市第一医院,职称系主任医师。

吕某到底是不是宣武医院的专家呢?

李女士给记者提供了一段她于2019年12月9日上午9:44与吕某的通话录音:

李:我们(和林西县医院)签的是宣武医院的医师,你知道这事儿吗?

吕: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签的(协议)。

李:你是宣武医院的医师,还是石家庄一家医院的医师?

吕:我是宣武医院聘用的。

李:你现在在宣武医院是什么职位呀?

吕:我在科研处。

李:你是宣武医院的主任医师吗?

吕:我是宣武医院聘用搞科研,做课题的。

李:宣武医院允许你来给我们做手术,是吗?

吕:我没有通过正规渠道,当时(林西县医院)王院长(即娄婆婆的主治医生)叫我去指导一下手术。

李:那手术是你做的还是王院长做的呀?

吕:一块儿做的。

李:后来我婆婆死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吕:王院长给我说了。

当天下午3时左右,李女士致电宣武医院,一男性工作人员称,吕某与宣武医院没有任何关系,他的劳动合同不是跟宣武医院签的,这完全是吕某的个人行为,据他了解,吕某是搞课题研究的,不能做手术。

专家吕某的工作单位是石家庄市第一医院。

2021年10月9日,记者致电林西县医院医务科,一名女工作人员称,宣武医院有吕某这个人,该医院给他们提供了当时聘用吕某的证明,只是吕某不是正式的,是被聘用的。

随后,记者致电宣武医院医务处求证,一名工作人员称,具体情况她不清楚。

李女士给记者提供了一段她于2019年11月21日上午致电宣武医院医务处询问吕某情况的录音,当时对方答应帮她查一下。

当天下午3时左右,李女士再次致电宣武医院医务处,询问该医院是否有专家吕某,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告诉她说,“没有,没有,我们查了一下,没有。”李女士又问,是否接到过林西县医院的邀请函?对方回答说“没有。”

对方还告诉李女士说,她到人事部门查了,历年来甚至从建院到现在根本没有吕某这个人,“我在网上查了,这个人肯定不是我们医院的。”

调查取证到吕某的基本情况后,娄婆婆的家人决定走司法途径,将林西县医院和吕某告上法庭。

后来,林西县法院委托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对娄婆婆的死亡进行司法鉴定,鉴定内容主要是,林西县医院和吕某的医疗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如具有过错,该过错与娄婆婆的死亡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记者采访获悉,2020年5月,林西县卫健委对林西县医院作出警告并罚款3万元,同时对该医院医政科科长徐某警告并罚款10000元,后来还对娄婆婆的主治医生王医生等人警告并罚款3万元。

2021年8月17日,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称,林西县医院、吕某在对被鉴定人娄婆婆的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医疗过错与被鉴定人娄婆婆死亡结果具有相应的因果关系。

2021年9月29日,林西县卫健委回复娄婆婆的家人说,关于她在林西县医院因手术导致死亡一案,已由林西县卫生健康综合行政执法局立案,并对该医院及相关人员给予警告、罚款的行政处罚,对吕某给予吊销医师执业证书的行政处罚。

娄婆婆的家人在起诉林西县医院和吕某的民事起诉状中称,两被告相互串通,编造虚假材料欺骗患方,林西县医院知道吕某不是宣武医院的专家而邀其会诊,而吕某实施的则是一起医疗诈骗行为,他明明是石家庄市第一医院的医生,却打着宣武医院专家的旗号欺骗患者,“两被告应当3倍返还医疗费,并完全赔偿我们的各项经济损失,为逝去的患者承担责任。”

他们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赔偿娄婆婆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医疗费以及家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237万余元。

林西县法院的开庭传票显示,此案于2021年10月11日上午9时开庭。

最终庭审结果如何?届时记者将追踪报道。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女子被医院假冒的北京专家做手术失败,开颅后死亡

相关推荐: 四川石渠约60名藏人被捕 中共严禁供奉达赖喇嘛法像

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温波镇街上巡逻的警察。(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近日,四川甘孜州石渠县温波境内的约60名僧俗藏人因供奉和私藏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法像而遭到中共当局拘捕。 一位居住境外的甘孜州石渠籍知情藏人8月26日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大批中共军警乘坐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