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瓶车事故第四天:一家陷入黑暗 妈妈寸步不离

  • 民生

丈夫女儿电瓶车出事的第四天,翟晓娟终于换了一身衣服,她穿上了一件干净的白T。

她说脑子里还是挺乱的,有时候恍惚觉得7月18日玉皇山路之后发生的这些事都不是真的。

他们都说,时间越长,越能接受现实,可是,她说“我怎么就是接受不了呢……”

两滴泪从翟晓娟脸上滑下来。

7月21日,浙大儿院外科重症监护病房门口,翟晓娟已经寸步不离守了三整天。

她的情绪起起伏伏,内心五味杂陈。有时沉默,有时流泪,有时也和来看望的人们抱头痛哭。

当天,浙大儿院通报了琪琪的病情:目前休克关初步已过,但病情仍危重。患儿在机械通气下,循环和呼吸功能尚稳定,尚有感染及创面修复关需过。

医生说,琪琪属于爆炸伤(95%三度烧伤),休克,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呼吸道烧伤,吸入性肺炎,多脏器功能损害。

1】第一时间参与救援的保安大哥送来了5000元

拥抱和痛哭,以及那些来自陌生人的礼物和安慰

这场意外,让翟晓娟一家陷入黑暗。但这些天,整个杭州都在帮他们。

除了钱报善基金等公开筹款渠道之外,翟晓娟个人的支付宝,收到了很多笔来自陌生人的转账。微信里,很多朋友也给她发来转账和红包。

还有人默默把钱送到了医院,也有送娃娃过来给琪琪的。

这些来自陌生人的点滴善意,翟晓娟说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还有两个人,她特别和小时新闻记者提起。

昨天,在医院里,有一位在滨江这边上学的女大学生,送来了一笔钱。

“她说,这是几个同学一起凑的,钱不算太多,只是心意。我当时和她说,你能不能留下一个姓名和电话,但是她说不用留。”

翟晓娟提出想和她一起合张影,留个纪念,她同意了。

“我是想记住这些好心人的面孔,我要把照片留着,将来等琪琪好起来了,我会把这些照片都拿给她看,让她知道,这些都是曾经帮助过她的好心人。”

还有一个人,当场就让翟晓娟落泪了。

事发当时参与救援的一名保安,也到医院里去看望了他们,并且,把公司奖励给他个人的5000元奖金,全部捐给了琪琪。

“他过来说,这是公司奖励的钱,你们急需用钱,这个钱我给你们,保安大哥说着说着哭了。”

翟晓娟当场也哭了。

“真的特别感谢他们,那么多好心人来帮助我们,有的人专门跑到医院里来看我们,也有人去到我们家里。要不是大家的帮忙,我们可能早就撑不下去了。”

2】他们都说,时间越长,越能接受现实

可是,我怎么就是接受不了呢?

翟晓娟身上的白色T恤是昨天换的。

“家里人帮我拿来的,他们说我原来的衣服都已经破了,不能再穿了。”

家人还拿来了毛巾和牙刷,翟晓娟在洗手间刷了牙,擦了把脸。

翟晓娟说,自从女儿送到外科重症监护病房后,她只在手术前见过一次,差不多也就一分钟左右。

“医生说,因为里面都消过毒,要我最好不要接触,怕引起感染,我也怕耽误医生医疗,只要能保住孩子的性命,我怎么都行。”

这两天,翟晓娟基本都是坐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吃不下,睡不好,满脸疲惫。

昨天晚上,家人让她在椅子上躺下歇一会儿。

“我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女儿的样子。他们都说,时间越长,越能接受现实,可是,我怎么就是接受不了呢……”

几个外地赶来的亲戚,翟晓娟已经让他们先回去了。

这个时候的翟晓娟又是冷静的。她说,目前的情况,大家都守在医院也做不了什么,只能掉眼泪,“让大家回去先保持体力再说”。

说完,翟晓娟又回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的椅子上。

那是她现在离女儿琪琪最近的地方。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电瓶车事故第四天:一家陷入黑暗 妈妈寸步不离

相关推荐: 返乡潮之下的缅北:排队等候隔离,商户转让店铺

时尚大牌“致敬”传统服饰?亚非拉成为文化挪用重灾区最近,奢侈品牌古驰新推出的一款长衫引起了热议。这件衣服外形和印度传统服饰库尔塔很相似,售价3500美元,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一阵惊讶和嘲笑。 Twitter上点赞最多的留言说:“这件库尔塔古驰居然卖25万卢比?我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