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等多平台因“表情包”被约谈背后:儿童软色情“十面埋伏”?

  • 民生

近日,中央网信办启动“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聚焦解决7类网上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突出问题。网信办表示,近期针对快手、腾讯QQ、淘宝、新浪微博、小红书等平台传播儿童软色情表情包、利用未成年人性暗示短视频引流等问题,网信部门依法约谈平台负责人,责令限期整改,全面清理处置相关违法违规信息和账号,并对平台实施罚款处罚。

7月21日至23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上述平台检索发现,确实存在以天真无邪的孩子+带有性暗示的文字组成的表情包。对此,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表示,未成年人保护法有相关禁止制作传播有关未成年人的淫秽色情物品和网络信息的规定,一些表情包含有软色情的成分,可能还侵犯了未成年人的肖像权和名誉权。

“来吧 我等不及了”

记者实测:多平台现未成年人性暗示表情包

贝壳财经记者观察发现,此次“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涉及7类问题,包括严禁16岁以下未成年人出镜直播、全面清理在线课程中导向不良内容、清理儿童不良动漫动画作品、清理利用儿童形象制作的软色情表情包、整治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严防网上不良社交行为和不良文化现象形成不良导向、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等。

其中,近期针对快手、腾讯QQ、淘宝、新浪微博、小红书等平台传播儿童软色情表情包、利用未成年人性暗示短视频引流等问题,网信部门依法约谈了平台负责人。

7月21日至23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上述平台搜索后,确实发现了不少以天真无邪的孩子+带有性暗示的文字组成的相关表情包。

如某种草平台中,有用户上传了由小女孩撕扯衣服玩耍的图片配上“来吧
我等不及了”文字组成的表情包;某短视频平台中,有小女孩图片配上“馋你身子不是一天两天了”文字组成的表情包;某大型公共社交平台中有许多同一系列的表情包,大多是韩国网红儿童配上文字组成的表情包,如“要怎样哥哥才能上我的床”等。

淘宝等多平台因“表情包”被约谈背后:儿童软色情“十面埋伏”?

在今年1月《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中,不少电商平台也存在此类表情包,据其调查,某个韩国童星的表情包在电商平台成为打包售卖的商品,100张卖1.49元,而第四档的套餐足足有520张,标价为6.88元。该店铺同时有多套表情包在售,月销件数最高超过100件。

不过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7月21至23日浏览多家电商平台发现,相关表情包的销售已逐渐销声匿迹,不少关键词被屏蔽,搜索结果显示为“无相关商品”。而且小女孩的表情包并不多见,多为“印尼小胖”等男孩表情包,且一套表情包中,有暗示意味的可能只有一个,尺度相对不大。

如何判断表情包是否为软色情?“其实判断是否属于色情的界限确实很模糊,因为到什么程度才涉及色情其实是一个主观的因素,比如萌娃图片本身没问题,但配上性暗示意味的文字就有可能涉及色情。在判断的时候,如果某个网站或者某个主体所发的系列表情包中这种带性暗示意味的表情包不是一两个,而是很多,这样综合判断就可以定性了。”赵虎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未成年人首次触网年龄越来越小

清理软色情表情包箭在弦上

实际上,表情包作为一种聊天功能已经兴起很久,由于用户可以自己上传制作表情包,所以在该功能兴起初期,曾有不少涉及色情的表情包。不少网友表示,也见过涉及疑似未成年人的色情表情包。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欧美国家对儿童色情的打击非常严厉。2016年,曾有媒体报道有留学生微信表情包里含有疑似未成年人淫秽视频遭到遣返,还有出国人员因手机微信收藏相关色情表情包遭到遣返。

我国对涉及儿童色情的打击同样严厉,《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禁止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或者持有有关未成年人的淫秽色情物品和网络信息。赵虎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除此之外,一些表情包含有软色情的成分,可能还侵犯了未成年人的肖像权和名誉权。

民法典第四编人格权编也对公民的肖像权、名誉权和隐私权等与互联网紧密相关的问题进行了规制。北京师范大学未成年人检察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挺教授认为,这类软色情表情包侵犯了这些儿童的人格权。

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田丰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微信已经对表情包进行了清理。7月23日,贝壳财经记者使用微信搜表情功能进行搜索,发现相关色情表情的搜索结果显示为“没有找到相关表情”。此外,目前有不少表情包都是从输入法自带的表情联想功能产生的,记者使用讯飞、搜狗输入法输入带有性暗示意味的关键词后,发现表情包的图片大多为动画或动物,很少出现未成年人的照片。

通过对相关涉及性暗示意味图片的控制,有助于还未成年人一个清朗的网络环境。

根据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7月20日发布的《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目前我国未成年网民规模持续增长,触网低龄化趋势更为明显。2020年,我国未成年网民达到1.83亿人,互联网普及率为94.9%,比2019年提升1.8个百分点,高于全国互联网普及率(70.4%)。超过三分之一的小学生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而且呈逐年上升趋势,随着数字时代发展,孩子们首次触网的年龄越来越小。

2019年,有近半数的未成年人在上网过程中遭遇过不良信息,而在遭遇的不良信息分类中,淫秽色情信息占比排行第二,仅次于炫富信息。

在2020年,这一情况有明显好转,共有65.5%的未成年网民表示未在上网过程中遭遇过不良信息,较2019年提升11.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仍有超过3成的未成年人在网上遭遇过不良信息。其中,血腥、暴力或教唆犯罪内容比例下降最为明显,从2019年的19.7%下降至2020年的10.4%,下降了9.3个百分点。而淫秽色情信息内容比例则从2019年的20.6%下降至2020年的14%。

淘宝等多平台因“表情包”被约谈背后:儿童软色情“十面埋伏”?

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部长王锋表示,网络对于未成年人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技术或者工具,而是一个新的成长空间,一种重要的学习和生活方式。“我们将努力当好青少年合法权益的代言人,倾听他们的诉求,回应他们的求助,广泛开展宣传引导,有效接入权益个案,让青少年能够更好地使用网络,让他们在网络时代有一个健康安全的成长。”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淘宝等多平台因“表情包”被约谈背后:儿童软色情“十面埋伏”?

湖北拆迁闹出人命 住户走头无路 持刀手刃两官员

失去家园的舒立法过去半年以集装箱为家。 多年来,中国各地政府强拆民宅经常触发暴力事件,甚至不时闹出人命。最新一起发生在湖北武汉。有失去家园的拆迁户与官员发生冲突。三名官员被人用刀袭击,其中两人死亡,另一人受重伤。疑凶被以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 命案现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