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奥背后:日本政治、财团和国家品牌的角斗场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已超越体育范畴,成为一项展示国家品牌的超级活动。与以往不同,主导东京奥运会的叙事体不是“更快、更高、更强”,而是不断上升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数字、不断升级的风险因素以及不足的疫苗接种数量,这些关键词昭示新冠病毒大流行下的东京奥运会注定将是一届非典型奥运会。

离开幕日7月23日越来越近,日本疫情并没有缓解迹象。7月14日至17日,全国范围内连续四天新增新冠确诊病例超过3000例,东京都连续四天新增确诊病例过千例。

日本的新增感染病例中近九成是尚未全面接种疫苗的人群,截至7月17日,日本完整接种两剂疫苗的人口比率为20%,也就是说到奥运会开幕时,大部分日本人仍没有接种疫苗。这种情况让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深表担忧,她在7月1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疫苗尚未充分普及,如何挺过去是个课题,特别是考虑到出现年轻群体重症化情况。

疫情汹涌让日本民众对举办奥运会的态度消极,多份民调折射出民众忧虑态度。《朝日新闻》民调指出,83%的选民认为东京奥运会应该推迟或取消,希望在今年夏天举办奥运会的选民比例下降一半。《朝日新闻》是最先发声呼吁取消奥运会的日本全国性日报。

奥运会作为全球瞩目的体育盛事,具有拉动举办国经济发展的效应,因疫情经济受到重创的日本,也计划借力本届奥运会提振经济,因此称这次东奥会为“复兴奥运”。

然而,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却让原本被寄予厚望的东京奥运会变得越来越像一场赌博。日本政府在经济、政治和公共卫生三角关系中考量纠结,因为这不仅关乎首相菅义伟乃至自民党的政治前途,也牵涉从东京奥组委,到国际奥委会,再到各级赞助商的切身利益。

东奥背后:日本政治、财团和国家品牌的角斗场

东京街头一餐饮业者表达自己的不满:“不是对医疗崩坏的肯定,不是对新冠病毒蔓延的肯定,是对国家政策的彻底否定,没有向不合理事情点头的道理,所以今天有冰凉的鲜啤哦,为了大家的心理健康。”

自民党选情命悬奥运会

在开幕式倒计时两周时,迫于社会舆论和专家警示等多方压力,在犹豫和纠结中的菅义伟不得不宣布第四次紧急事态宣言。对菅义伟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因为宣布紧急事态就意味着将举办一场史无前例的空场奥运会,这无疑是失败的。据菅义伟身边人士透露,他在放弃瞬间无力地说,“若发布宣言,那就是空场了。”

“菅义伟犹豫不决,而不是采取果断行动,这让所有人感到惊讶。我们原以为这(果断行动)是日本擅长的事情。”
天普大学东京校区亚洲研究所主任杰弗里·金斯顿(Jeffery
Kingston)教授对《财经》记者说。他认为,日本政府现在才提出公共卫生对策为时已晚,因为以公共卫生为代价,优先考虑经济和政治因素,这让许多日本人认为本届奥运会是一场不计后果的赌博。

经济和选情让菅义伟政府决定赌一把,因为在疫情当下,举办一届战胜新冠疫情的奥运会是为数不多的提振日本现政府支持率的方法。“若举办,气氛一定会热烈”“空场的话,会有挫败感”,菅义伟多次向身边人士这样表示,他希望一届接纳观众的奥运会能够帮助他提振今年秋季选举的选情。

菅义伟不仅是日本首相,也是执政党自民党总裁,他的总裁任期将在今年9月结束,菅义伟需要在此之前选择最有利时机解散众议院重新举行选举以保住首相职位,奥运会能否成功举办几乎关乎他的政治命运。

“取消奥运会将意味着菅义伟的领导生涯结束。”金斯顿解释说,这是有史以来最昂贵的夏季奥运会,日本政府投入大量资金筹备,希望一旦比赛开始,公众将团结起来,挽回被腐败、疫苗接种计划失策和政治算计所玷污的国家声誉。菅义伟也可以借此赢得自民党总裁选举,并领导本党派在国会选举中获胜。

东京奥运会是自民党要全力维护的政治遗产,因为最初提出申办的是自民党成员、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2013年拍板定案申办的则是时任首相安倍晋三,安倍视奥运会为自己的重要政治遗产,先前担任本次奥运会组委会主席的森喜朗和现任组委会主席桥本圣子都是自民党成员。

“今年秋天要举行众议院选举,自民党担心取消奥运会将对选举结果产生不利影响。菅义伟欲连任总裁和首相都需要前首相安倍晋三的支持,安倍在自民党内部拥有很大权力,而安倍又是推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举办的关键人物,为了获得安倍的支持,有必要举办奥运会。”明治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教授高峰修(Osamu
Takamine)对《财经》记者解释说。

取消奥运会谁损失最大?

除了政治考量,经济因素也让菅义伟政府无法放弃东京奥运会。日本为东京奥运会付出创纪录的投资——15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97亿元),这其中包括因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而追加的30亿美元费用。如果取消,对于日本方面,将损失10亿美元门票收入以及观众因为奥运会而产生的各种支出,安保等服务合同对企业的经济刺激作用也将不复存在。更令人担忧的是,日本政府所期许的品牌效应也将消失殆尽,他们盼望通过奥运转播在数以亿计的海外观众面前提升日本国家形象。

不愿为公共卫生安全割舍经济利益的不只有日本政府,国际奥委会和美国传媒巨头NBC环球也因此备受批评。日本社会舆论认为,唯独国际奥委会拥有取消奥运会的权力,但他们没有这么做,因为一旦取消就必须要退还数十亿美元转播权利金,这是国际奥委会总收入的73%,会让其损失惨重。

这其中占据最大份额的当属夏季奥运会的美国转播权,这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体育财产之一,也是国际奥委会最大的单笔收入来源,
NBC环球不仅为东京奥运会的美国转播权支付了约10亿美元,还签署了75亿美元的合同将转播权延长至2032年。因此,NBC环球是国际奥委会的主要金主。

与很多日本民众一样,日本非营利组织医学治理研究所所长上昌广(Masahiro
Kami)也认为疫情下坚持举办奥运会无关民众利益,而是企业和国际奥委会要收割利益。
“受益于东京奥运会的将是美国媒体巨头,而不是日本中小企业和民众。国际奥委会将从美国媒体巨头那里获得更多收入,他们比日本政府更想举办奥运会。”上昌广对《财经》记者表示。

即便延期一年,东京奥运会仍为NBC环球带来不菲利益。2020年3月,NBC环球就宣布,已售出价值12.5亿美元的国内广告,这些广告将在东京奥运会的转播中放送。如今肯定不止这个数字,因为只要奥运会能够最终举办,就会有收视率,有收视率就有广告。难怪NBC环球首席执行官杰夫·谢尔(Jeff
Shell)在投资者会议上表示,东京奥运会可能是公司历史上最赚钱的奥运会。

“NBC很高兴能从广告收入中大赚一笔,国际奥委会也需要奥运会,以便能将这笔收入存入银行,因此他们必须对企业利益负责,而不是宣传奥林匹克理念。”
金斯顿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坚持举办奥运会就是出于贪婪和政治盘算。

除了国际奥委会和美国传媒巨头,赞助东京奥运会的日本大企业也不希望取消。高峰修指出,这是赞助商和日本政客之间的关系。奥运会若取消,赞助商会损失很多钱,即使在国家层面可以回避经济损失,但可能出于政治动机,确保有私人关系的赞助商的利益。

日本财阀期待从东京奥运会获得巨额利润,其中就包括曾在安倍政府内阁办公室担任经济财政政策委员会成员的竹中平藏(Heizo
Takenaka)。竹中平藏是保圣那集团董事长,保圣那集团是东京奥运会的官方支持者,并深度参与东京奥组会的人力资源相关业务。举办奥运会会助力财团利益,所以竹中平藏在采访中坚决支持举办奥运会。不仅如此,日本多家主流媒体也都是东京奥运会赞助者,这也让批评力道相对减弱。

为了谋求日本民众理解,在距东京奥运会开幕倒计时10天时,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接受日本共同社专访。他表示,日本国民没必要恐慌。已采取奥运相关人员与日本人明确隔离措施,希望日本民众对奥运会安全性给予全面信赖。

对于国际奥委会的坚持,高峰修认为,或许在商业世界中,找到一个能够抵御流行病的新框架势在必行,但是体育领域当局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而是试图将其置于同一框架内,这对运动员不利,难怪日本人对奥运会、体育和运动员的态度变得消极。

这些措施就包括在东京、神奈川、千叶和埼玉1都3县的首都圈比赛场馆均采用无观众空场方式,这意味着开幕式和闭幕式以及众多比赛将空场举行,本届奥运会将成为逾百年现代奥运历史上极其罕见的赛事。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认为,虽然很遗憾,但空场办赛能得到更多人对举办奥运的理解。

试图安抚民意的空场措施虽然获得一些企业理解与支持,但也引发不满,一些企业认为,既然要空场,就该早点决定。大型旅行社KNT-CT控股社长米田昭就表示,在方针确定之前是以观众入场为前提成为赞助商的,所以空场是意料之外,将导致损失。

充满了不确定性的奥运会已经让广告商打退堂鼓,丰田汽车公司7月19日表示,由于对新冠疫情蔓延的担忧在日本与日俱增,在东京奥运会召开期间,该公司将不会在日本投放与此次奥运会有关广告。

丰田汽车和松下电器是东京奥运会14个全球合作伙伴中仅有的两家日本公司,全球合作伙伴属于最高级别的赞助商。正常情况下,赞助商可在广告中使用奥运会标志推广自身品牌。丰田汽车公司却并不打算在日本做任何与奥运会有关广告,是因为日本民众广泛对东京奥运会感到担忧,宣传丰田与奥运会相关联广告无法得到正确解读。

空场举办奥运会不仅损失门票收入,还会失去海外观众入境日本观赛所带来的一系列经济收益。当初东京获得夏季奥运会主办权时,组织者预测观众将在观赛、酒店、美食、奥运纪念品和观光等商品以及服务领域消费近2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收益将来自外国观众。

更让人惋惜的是,空场办赛将会失去潜在后续收入,日本方面曾希望赴日观看奥运会的游客能在未来几十年不断故地重游,这就是“遗产效应”(legacy
effect)。但日本关西大学名誉教授、理论经济学家宫本胜浩(Katsuhiro
Miyamoto)指出,如今这种情况让日本无法从这种效应中获益,造成的收入损失可能高达100亿美元。

“气泡式”防疫存漏洞

经济收益固然重要,但日本民众在当下却颇为担心海外观众、外国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可能带来的境外输入感染,这是社会舆论反对奥运会的主要原因之一。东京奥组委为此构建“气泡式”防疫环境,试图通过对入住者的严格检测和行动限制,隔断与外部的接触,防止疫情扩大。

按照运动员防疫手册规定,运动员在奥运会期间行动范围主要限定在奥运村、比赛场馆、训练场馆,不允许前往旅游景点和外部餐厅等气泡环境外的设施,原则上还禁止使用公共交通工具,需要使用专用车辆。如果运动员违反规定,有可能会被剥夺参赛资格。日本政府将在奥运村等处安排工作人员,监视运动员是否遵守防疫规定。

除了1.5万名参赛运动员,访问日本的竞技团体及媒体等相关人员疫情防控措施也需要落实。据东京奥组委预测,约有5.9万名相关人员参加奥运会,参加残奥会的约有1.9万人。为了节俭办奥运,相关人员的人数已比延期前的预想减半,但仍为运动员的五倍。相关人员数量太多,比运动员更加难以严加管理。

对于气泡防疫法的成效,很多公共政策人士抱持怀疑态度。一些先期抵达奥运村的韩国记者已经指出气泡防疫法存在诸多漏洞,完全靠自觉。例如,入境隔离时可以出入房间就餐,甚至是使用酒店设施。他们发现,从酒店房间到餐厅就餐途中,会经过日本国民也可以去的咖啡厅、保龄球场,和日本国民一起使用自动扶梯。

奥运会尚未开幕,奥运村已经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7月19日,入住东京晴海奥运村的2名外国代表团相关人员在新冠病毒检测中呈阳性。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及其他相关人员已累计有55人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奥运村首现的确诊病例是否已接种疫苗情况不明,这折射出另一个防疫薄弱环节,那就是相关人员疫苗接种数量不足。本届奥运会,由美国辉瑞提供疫苗,奥运会开幕前各国和地区的约八成运动员都会完成接种。除代表团外,日本奥委会还另外确保可供1.8万人使用的疫苗,主要接种对象限定在直接接触运动员的人,包括志愿者以及裁判等,但目前这部分群体接种进展尚不明朗。

面对种种漏洞,上昌广认为,东京奥运会举行期间,感染病例传播将成为一个问题,不仅在体育场馆,而且在城市。为了防止感染的传播,需要大力促进接种疫苗,以及一个彻底的PCR检测系统(世界各地大多采用PCR,即聚合酶链式反应技术,来检测是否感染新冠病毒以及是否具有传染性)和隔离措施。

虽然东京奥组委设计一系列措施避免病毒传播,但并未得到一些日本民众理解,近七成日本民众认为第四次新冠紧急事态宣言无效。在他们看来,一边宣布第四次紧急状态宣言,限制经济活动,例如餐饮商家不得出售酒精饮料,以防止聚集,一方面却又举办奥运会,带来输入型病例风险。已经有商家在店面上贴出标语指责国策失败,并表示不想服从这样的指令。

“东京方面已宣布第四次紧急状态,呼吁人们限制行动,但举办东京奥运会却传达相反信息,这与去年秋天疫情期间实施补贴旅游目的地部分食宿费用的政策异曲同工。因此无论从海外运动员和相关人员如何被气泡防疫法隔离,即便实施空场,这些措施都不会奏效,因为政府传达给人民的信息和政策之间存在矛盾。”高峰修对《财经》记者说。

相比海外运动员和现场观众带来的输入风险,一些公共政策专家则更担忧奥运期间本土人员在公共场合聚集性行为所产生的病毒扩散风险。东京大学经济学研究所教授仲田泰佑(Taisuke
Nakata)认为,相比东京都1400万常住人口,10万人入境参加奥运会对人口总数增量不大。另外,奥运观众人数也不是最大威胁。更应该关注的则是酒吧、餐厅、户外声援等间接性场外群体性聚集活动,这对导致疫情急速恶化与否有重大影响。

这些间接性聚集公共场所会为疫情管控带来比奥运场馆更多不确定性,再加上民众已经厌倦这种限制生活与经济活动的管控措施,这给日本政府推行人流管控措施增加难度。这种情况引发一些经济分析人士担忧,如果管控不力,出现疫情大规模扩散,所带来的经济损失可能远超取消奥运会的损失。

取消或比办会损失小

野村综合研究所经济学家木内登英(Takahide
Kiuchi)曾提出这样的观点,即取消东京2020年奥运会预计造成的经济损失为1.8万亿日元。这听起来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但其实只占日本2020年GDP的0.33%。另一方面,由于2020年4月至5月宣布紧急状态造成的经济损失为6.4万亿日元,因此取消比赛造成的经济损失比一次紧急状态造成的损失要小。

即便是根据最坏估计,取消奥运会造成的损失将不到日本年度GDP的0.5%。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公共政策专家认为,奥运会最可怕的情况是疫情卷土重来,即使完全从经济角度来看也是如此,因为疫情可能会让日本重新进入紧急状态,许多企业将限产或停工。

这种担忧不仅存在于日本国内,韩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公众舆论也反对举办奥运会,因为他们担心随着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和官员回国,此次比赛可能加速疫情在日本以外地区传播。更有观点认为,奥运会可能成为世界疫情超级传播事件。由于担心新冠问题,新西兰奥运代表团有些医生已经退出。

距离奥运会开幕越来越近,日本政府的举措并未打消国内外舆论的担忧,一些日本民众反而越来越焦虑。日本共同社在7月17日-18日实施的日本全国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菅义伟内阁支持率为35.9%,跌至2020年9月内阁上台以来最低。不支持率49.8%也创菅义伟内阁最高,超出支持率13.9个百分点。与此同时,87%受访者表示对奥运会将导致新冠疫情扩大感到不安。近六成受访者对疫苗进展感到不满。

这样的民调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菅义伟政府和本届奥运会不乐观前景,在最坏情况下甚至可能出现双输局面。在金斯顿看来,日本政府的风险管理策略是可悲的,希望风险消失,希望事情能顺利进行。现实却是,对观众的禁令将导致奥运会出现大量赤字,当地企业将面临严峻形势。取消奥运会将损害国际奥委会和NBC环球的利益,并削弱日本软实力,但如果来自世界各地运动员和相关人员聚集在一起,产生一种超级变种“哥斯拉”病毒,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将严重得多,让我们希望这种情况不要发生。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东奥背后:日本政治、财团和国家品牌的角斗场

目前的乐玉成 在中共外交系统里到底算老几?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 围绕日益恶化的美中关系,近日发生的大事之一,用一篇中国境外华文媒体报道文章的标题形容就是:《抗议“不对等”!美副国务卿亚洲行将对中国两度“过门不入”》。 事情的源起是,美国国务院本月15日对外宣布,副国务卿谢尔曼将从7月18日至7月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