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与蛇”VS“黑吃黑”,南昌地产商被杀案疑云

“农夫与蛇”VS“黑吃黑”,南昌地产商被杀案疑云

▲博泰江滨小区里堆放的花圈

2021年5月23日,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红谷滩分局发布了一则警情通报,博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泰集团”)办公区发生一起持刀伤人案件,一人死亡,一人受伤,随后犯罪嫌疑人自杀身亡。经证实,被杀者为博泰集团董事长、总裁章新明,刺杀者为与章新明有上亿元债务纠纷的褚小强。

在这起刺杀事件中,两名当事人都已死亡,很难再还原事件的具体经过。受伤的博泰集团副总裁李向东是最接近事发现场的人,他记得那天夜晚下了很大的雨,在南昌实属少见。

▲南昌红谷滩新区 图 / 视觉中国

当天凌晨零点30分,章新明从外面回到博泰江滨小区,博泰集团办公区位于其中一栋住宅楼的一层和二层。一刻钟后,章新明让司机离开,和李向东在茶水间碰了面,谈起工作。

临近1点时,褚小强来了。此前,他曾多次约章新明见面,但章新明在深圳,直到5月20日深夜才回到南昌。

章新明让李向东去忙自己的事,李向东便回到了他在茶水间斜对面的办公室。十几分钟后,茶水间传来异动声,李向东立刻冲过去,看到章新明躺倒在地,褚小强趴在他身上用刀乱捅。

李向东上前抓住褚小强的右手,夺过刀,再用力将他拉扯过来,侧身压在地上。此时,褚小强左手伸进衣服里,掏出了另外一把刀,快速向李向东的手臂砍去。李向东用右手再次夺刀,褚小强起身往外跑。李向东看到章新明整个人已经躺在血泊中,顾不得追褚小强,迅速打电话给住在楼上的爱人和下属,又拨打了110和120。

不到2点,警察和救护车都来了。警察开始勘查现场,章新明和李向东被送去医院抢救。章新明最终抢救无效死亡,仅心脏处就被捅了6刀。李向东腹部和胸部分别被捅了一刀,左上臂受伤最重,动脉、静脉、筋骨都被伤及,右手在夺刀时也受伤了,在抢救室待了十多个小时。

博泰集团副总裁徐志强在1点15分接到李向东的电话,当晚他正在长沙出差,放下电话就急忙包了辆车从长沙赶回南昌。出事后,他负责打理公司上下,接见媒体。《南方人物周刊》记者于5月27日在博泰江滨办公区见到徐志强时,他向我们转达了李向东对于事发当日细节的回复。李向东那时还在医院休养。

5月23日天亮以前警方的勘查情况,徐志强是通过在场同事了解到的:本来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二楼的案发现场,但警察向前台问起有没有人离开时,前台说没看到褚小强出去,于是他们在整个办公区展开搜索。凌晨3点多,褚小强的尸体在办公区一楼公共区域被发现,身上还带着两个刀鞘。

农夫与蛇?

博泰集团属于江西本土第一批房地产商,由章新明在1997年创立,1998年国家取消福利分房之后开始涉足房地产业。二十多年间,博泰集团在江西开发了十余个地产项目,章新明先后成为江西省地产协会会长、江西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江西省工商联副主席等。

▲博泰集团官网展示的在建项目

徐志强不明白为什么董事长会借钱给褚小强这样“劣迹斑斑”的人。他认为,褚小强虽然也做生意,但基本上“不在坐牢就在去坐牢的路上”,“判决书上有很多犯罪记录,而且还是吸毒人员。”他将褚小强刺杀章新明之事喻为农夫与蛇的故事,“农夫”借给“蛇”1.2亿元,反被“蛇”杀死。

1.2亿元对于博泰集团来说也是一笔巨额资金。相关数据显示,在2017至2019年,博泰集团每年营业收入均在3亿元左右,净利润分别为3768万元、4271万元和4551万元。章新明2013年借给褚小强的1.2亿元不是一次性支付,而是在3月至5月间分四次借出。

据代理章新明债务纠纷的律师李绍辉介绍,这1.2亿元中只有2000万元是博泰集团的自有资金,以2%-3%的月息借出,另外1亿元是博泰集团向第三方公司中城联盟以年息19.7%借的款项,转借给褚小强时,年息为22%。借款均是一年期限,按月付息,到期还本。“借这笔钱不是为了赚钱,赚不到,因为(章新明赚的)利息是很低的。”李绍辉说。

李绍辉和徐志强都不清楚褚小强借这笔钱用来干什么。褚小强借钱时,博泰集团的财务和法律顾问都不赞成。决定是章新明个人做出的,徐志强说:“就是凭着老板对他的友谊,我们老板是讲义气的。”

财务和法律顾问不赞成的理由是褚小强没有拿出担保物。博泰集团出示的一份情况说明显示,后来经过沟通,褚小强以南昌德川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川公司”)为借款提供连带保证责任,并将所持有的德川公司85%的股权过户至博泰集团指定人罗勇的名下。

褚小强没有按时还款。他在2013年5月至10月间按月付了少量利息,共计392万元,之后再没拿出任何现金,而是两次以债权冲抵的方式分别还了1650万元和3000万元。

据博泰集团计算,褚小强一共还了5040万元,远远不够结清本息。2019年,博泰集团将褚小强诉诸法庭。李绍辉记得,开庭当日,褚小强没有出庭答辩,法官在庭审现场给他打电话,他回复说:“我不来,我找章新明接头。”博泰集团向法院申请执行偿还欠款的判决后,也几乎查不到褚小强可供执行的财产,但除了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他们没有对褚小强进行过上门逼债、打电话催债等举动。除了这笔1.2亿元的欠款,章新明还为褚小强另一笔在江西银行南昌东湖支行的2700万元贷款做了担保人,在褚后来无力还款时,承担了连带责任,为了不上征信黑名单,替褚小强偿还了2700万。

在徐志强看来,褚小强没有理由杀害章新明。2021年以来,褚小强曾几次约章新明见面,有过争吵,但没有过激行为,也没有身体冲突,刺杀事件发生得非常突然和意外。

而站在褚小强的立场来看,这似乎是积怨已久后的爆发。

亡命之计

2020年12月21日,褚小强写了一则实名举报长微博,控诉章新明以债务为由头,对他施行巧取豪夺的套路,导致妻子因压力过大而跟他离婚,他本人也因精神压力和心理抑郁,患了癌症和哮喘等多种疾病,每天还要面对上门的讨债人,疲惫不堪。

褚小强在举报文章中称,他在2013年为收购德川公司60%的股份,向章新明借了1.2亿元。他称,自己之后一共还款6242万元,另有一笔其他公司还给他的1200万元借款被章新明强行拦截。庭审时,章新明否认收到这笔款项,由于没有任何文字依据,法院也没有认定。

褚小强曾称,更令他气愤的是,自己确实签订过一份《保证合同》,将德川公司85%的股份登记过户至章新明指定的罗勇名下,但章新明擅自用德川公司的印鉴,并私刻另一股东姚福清(持有德川15%的股份)的印章,伪造了第二份《保证合同》,以德川全部股权为此前的1.2亿元借款作担保。不过,博泰集团否认了“私刻印章”“伪造保证合同”等事。

2015年,章新明又未经股东姚福清同意,以德川公司为担保,通过江西供锋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供峰公司”)向招商银行南昌分行贷款1.2亿元。至2017年7月这笔委托贷款到期时,博泰集团仍欠银行本金1.2亿元,利息10万余元。供峰公司以此起诉了德川公司以及章新明,后撤销对章新明的起诉,因褚小强夫妇欠章新明债务而向他们提出了代位清偿。最终,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褚小强夫妇二人代为偿还博泰集团欠供峰公司的1.2亿本金及利息。

《南方人物周刊》向博泰集团咨询招商银行南昌分行这笔贷款的缘由时,李绍辉回答,因为褚小强没有还钱,导致公司经营困境,所以借了委托贷款,金额与褚小强和章新明之间的债务相同只是巧合;供峰公司则拒绝回应此事。

褚小强曾称,德川公司原本持有中山路商场多家店铺,价值2亿元,都被章新明占为己有。李绍辉解释,这些店铺在南昌修建地铁时被拆迁了,德川公司仅得到8000万元补偿款,并且,这笔钱没有还给博泰,而是被另一家公司申请民事判决执行后划拨走了。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判决书显示,与褚小强相关的民事判决里,债款达到8000万元级别,并申请了执行判决的原告,只有博泰集团与供峰公司。

褚小强夫妇因代位清偿承担了博泰集团对供峰公司的1.2亿元债务后,仍欠博泰集团六千多万元本息。2019年11月,博泰集团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德川公司和褚小强夫妇。

▲褚小强名下公司的注册地址

褚小强认为,这些纠纷因他借款1.2亿元引起,然而,他已还六千多万元,且赔上了德川公司名下的担保物,而章新明还要起诉他,使得他妻离子散,名下财产均被冻结、划拨。同时,他还患了结肠癌。于是,褚小强在一个雨夜,选择以“亡命之计”结束一切纷争。

“朋友”

褚小强在采取极端方式之前,曾多次通过其他人联系章新明,希望商量债务的事,江西七星商务酒店的经理王保全是其中一位。他与章新明是朋友,博泰集团也曾做过七星酒店股东。

2021年3月,王保全突然接到褚小强约他见面的电话,感到很意外,他们已经多年不来往。褚小强诉苦说,现在“好困难,好难活”。王保全从包里拿出两万块钱递给他,让他先拿着用。褚小强不断推拒,最后才说,希望王保全帮他跟章新明“做个协调”。王保全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章新明电话,让褚小强接,他感觉两人商量得挺好,彼此称兄道弟,约好等章新明从深圳回南昌就见面吃饭。

在这之后,两人都没再联系王保全,王保全也没关注他们的事。5月23日,他听说刺杀事件之后,立刻给章新明的哥哥打电话,确定那两人在近期内见过面,他才放下心来。他认为,如果那天晚上有第三方和事佬在场的话,也许两人不会闹到这步田地,但“纵使有天大的过错,拿刀杀人就是错的,何况章新明是借钱给他”。

对于褚章二人这笔债务,王保全在朋友聊天时偶有听闻。据他了解,褚小强借钱是为了收购南昌中山路的店铺,章新明借钱时把利息定得很低,但后来一直收不到还款。王保全总结:“这个事情我们搞不懂,扒扒(褚小强外号),我们认识,章新明,我们也认识,讲心里话,章新明毕竟是做生意的,扒扒毕竟是打罗汉的(江西方言,意思是混黑社会的)。”

王保全认为,褚小强的刺杀动机,也许是出于一种“逆反心理”。“他们认识了至少三十年,玩得特别好,比我跟章新明好得多,(上世纪90年代初)我在子固路卖酒水的时候,他们在子固路上卖香烟,相互都熟悉。”

▲博泰集团前董事长章新明

章新明生于1964年,1980年代中期从江西银行学校毕业,分配至南昌市的工商银行工作,两年后下海,卖过电子产品,策划过路边展览,通过卖烟积累了第一桶金。褚小强比章新明大一岁,初中文化,1983年4月因斗殴被劳教两年。

1994年,章新明创办了娱乐会所2001歌城,1998年借国家取消福利分房的机遇进入房地产业,此后生意逐渐做大。而褚小强这些年似乎是“不务正业”,2000年因妨害公务被劳动教养3年,2003年因犯非法拘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赌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2005年因犯赌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次年又因相同罪名被刑拘4个月。

王保全分析:“打个比方,我俩原来差不多,都在‘跑烟’,你现在做了这么大的老板,何必要这样逼我?我生了病,活不了了,你还要告我,封了我的财产,把我老婆搞成了(征信)黑名单……这心里能平衡吗?”

林烨是褚小强的合作伙伴,2020年见过他几次,听他说日子艰难。当时他们喝茶,也不是褚小强买单。

“黑吃黑”

刺杀事件之后,林烨发了一则朋友圈,写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在做,天在看,逝者已矣,呜呼哀哉。”在他看来,这句话适用于褚小强,也适用于章新明。

在褚小强还给章新明的钱款中,有三笔采用了债权冲抵的方式,金额分别是1650万、3000万以及1200万(博泰集团没有记录第三笔),共5850万元,涉及到的第三方均为周赣湘和魏云辉。这些债权冲抵均记录于周、魏和博泰集团签订的债权债务抵消协议与确认函中。

供峰公司与褚小强之间的案件判决后,褚小强上诉,在上诉材料里详细说明了他、章新明与周、魏之间的债务关系。2010年,褚小强借8000万元给周、魏,用于缴纳二人在南昌华夏艺术谷的影视村、民俗村和陶艺村三家公司的土地出让金,后来,周、魏将三家公司的股权转让至博泰集团指定人罗勇名下,但博泰集团没有按照约定付款,导致周、魏二人不能还款给褚小强。

但周赣湘否认上述的5850万是他对褚小强的欠款,他表示这笔钱是“被褚小强与章新明联合起来抢夺走的”。

据周赣湘的法务梁其恒介绍,2012年,博泰集团收购影视村、民俗村和陶艺村股权时,没有付给原股东周赣湘和魏云辉剩余4650万元转让费,以及1250万元前期开发设计费用。2013年12月,章新明强迫二人承认欠褚小强1650万元,并将这1650万元债权转让给章新明的博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事后章新明怕二人报案,指使褚小强纠结十多名歹徒持铁棒刀具等到二人家恐吓,周赣湘被迫逃到外地避难。

根据梁其恒的说法,2014年10月,章新明与褚小强故技重施,强迫二人承认欠褚小强3000万元,将债权转让给章新明。2020年7月,章新明又让二人在一份事先印好的《确认函》上按印,强迫二人确认1200万元用于冲抵褚小强欠付博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同金额利息。签好后,章新明得意地说:“你们的5900万就属于我了,给你们100万元就算了结此事。”然后分别支付给周赣湘和魏云辉一人50万,令他们写下收据。

▲章新明给周赣湘50万元的收据,据梁其恒说,这笔钱用来了结章新明强占周赣湘资产的恩怨

在梁其恒看来,褚小强借章新明1.2亿元是拿去放“高利贷”,他近年一直靠此维生。因为放贷出去的钱款收不回来,章新明又用保管在他手上的德川公司资料,架空了褚小强对于公司的掌控权,导致褚内外交困。同时,章新明还用德川公司贷款1.2亿元,“空手套白狼。”梁其恒评价,“这件事,无非就是‘黑吃黑’。”

▲梁其恒送交给南昌市公安局的举报材料

梁其恒将他所说上述情况整理成文书,与这些年来周赣湘签订的各类协议一起,汇集成一份举报材料。5月28日,他将举报材料递交给了南昌市公安局。

截至目前,南昌市公安局未再对案件作出任何通报。《南方人物周刊》记者致电咨询时,被告知“案件还在侦查中,不便透露”。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农夫与蛇”VS“黑吃黑”,南昌地产商被杀案疑云

青岛今年浒苔打捞或破百万吨,大部分腐熟后投海

“腐熟后的浒苔投到海里 就像把一把米饭投进水库一样 很快就不见了”   在青岛第一海水浴场岸边,堆积如山的浒苔。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本刊记者/周群峰   不时有载满浒苔的车辆穿梭而过,大量的鲜浒苔堆放在地上,无人机正在对它们喷洒快速腐熟复合菌剂。经过处理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