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发表700多篇反洗脑文章知名博主“编程随想”疑遭拘捕

“编程随想”的博客。(图片来源:截图)

以匿名方式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的“编程随想”自5月9日起己没有更新博文,在GitHub、Twitter的账号也全陷入静默状态。自由亚洲电台获悉,博主已遭当局拘捕,并遭受酷刑。

冒险爆料的许先生告诉自由亚洲:“近日我通过我自己可信的渠道,得知它们抓了‘编程随想’,正在进行严酷的审讯,争取在中共建党一百周年立大功,这种级别的犯人关进去都用假名登记,它们对这样一位有良知,而且能力杰出的人迫害,我无法接受,尽管有风险,我还是得把消息传了来。”

大陆活跃网民“墙国蛙蛤蛤”6月14日在推特转发消息,透露“编程随想”是于上月被上海公安拘捕,且遭到残酷的刑讯逼供,相信与中共建党百年的维稳工程有关。

在他被捕消息传出后,许多推特用户发文表示关切:“他曾经提及为什么不跑路:如果清醒的人都选择移民海外,谁留下来跟朝廷作斗争?我深受他的博文的启发,他的消失对我来说意味着这片土地已经彻底腐烂了。”、“如果编程随想都能被安排,我们这些在墙内的还会远吗?”、“看编程随想博客十多年了,希望平安。”、“向不畏危险坚持启蒙国民的勇士致敬。”、“Blogger被谷歌收购,谷歌为了利益的蜻蜓计划,找你分分钟的事,互联网没有安全。”

“编程随想”于2009年1月创建博客,起初只是发布技术文章,曾在2009年六四纪念日中共封网期间分享翻墙技术及如何隐匿身份等网络安全知识。2010年钱云会事件与茉莉花革命发生后,“编程随想”开始转向政治评论。他曾解释这一转向表示,希望公众可以明白“你可以不关心政治、但是政治会来关心你”。

“编程随想”一直保持匿名,10多年来先后发表712篇各类型的时政评论,被誉为追求民主自由的标志人物。

许先生说,自己在2013年偶然看到了“编程随想”的文章,获得极大收益:“这里面占中、六四、‘反送中’的连载,使我的内心尤其受到了很大的触动,让我从一个对中共不加置疑的拥护者,逐渐开始产生怀疑,逐渐政治觉醒,成为向往民主自由的人。他还做了一个项目,分析赵家人也就是中共官方的关系网,他分析巴拿马文件,让我知道了这个政府全方位的腐败。”

他表示:“我觉得‘编程随想’是有史以来对中国互联网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他匿名反抗鼓励了许多人,他写的反驳受宣传蛊惑的分析的文章,证据都非常的齐全,一下子就让小粉红转变了,没有人能替代他,他就是个英雄。”

美国“人道中国”主席周锋锁也说,“编程随想”几乎就是一个传奇:“他在中国代表了匿名的反抗者,他有很强的反搜索技术,通过他的博客,很多人学到了怎么翻墙,怎么对付洗脑,他对于中共的数字极权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中共非常忌恨他,他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非常令人焦急,被抓的可能性非常大,呼吁国际社会对这个事情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