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变异新冠病毒正在冲击这个灰色地带

5月11日,越南国防部召开了一场防控新冠肺炎中共病毒)会议,会上指出,越军全军“已启动了最高级别防疫响应”。同日,河内、胡志明市等重要城市也召开类似会议,提出“启动最高级疫情防控方案”。一时间,越南全境一片风声鹤唳,越南卫生部甚至做好了“三万人感染”的准备。

乍一看,从4月27日开始的越南第四波新冠疫情似乎影响有限:越南全境目前有644名患者,较之全球其他疫区可算相当轻松。河内此举似有小题大作之嫌。但考虑到此番侵袭越南的是来自印度的B1.167变种病毒,其在中越之间的灰色地带造成了严重后果,越方此举就显得合理起来。

对越方来说,第四波疫情始于越方在安沛省接待一群“印度专家”,这批客人4月17日进入隔离点,19后纷纷确诊,到27日,越方发现了隔离点工作人员的感染链,随即叫停了4月30日“南北解放日”及劳动节期间的一切游艺、旅游等活动,疫区学校安排紧急停课,但这一切只是开始。

根据印度科学家研究结果,3月时发现并在4月下旬传入越南的印度双突变病毒可能导致免疫逃逸,降低疫苗效果,同时其传染性也会增强。这点很快就在中国处的通报中得以体现。

对河内人来说,此次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原计划在5月1日开放的轻轨2A线又延期了

当外界关注印度疫情时,其变种病毒已经向外传播至东南亚

相对于已经接受现状,患病人数和死亡人数略有回落的印度,印度的两种变异新冠病毒正在向周边地区延伸。(美联社)

河内方面对于宣传轻轨2A线是不遗余力的,毕竟这是越南为数不多真正可以立即投入运转的城市轨道交通。(越南之声网页截图)

目前,2A线沿线房地产价格仍在继续上涨。(越南人民报网截图)

据中国检疫部门于4月30日向越方通报的内容显示,多名从越南返回的“中国专家”感染新冠,越方接到通报消息后,从5月1日开始排查,发现了此前遗漏的传染链盲区。中方的预警也成了越方加大力度采取检测、隔离等手段的重要信号。

据越方调查,在4月9日至23日期间,曾有五名中方人员同在安沛省收容“印度专家”的隔离点内,这五人可能在4月18日后在隔离点内染病,并在无症状状态下解除隔离,于4月23日至29日间在越南各地公干、游玩。

由于中方“专家”在23日后就频繁进出岘港等地的美容院、按摩室、卡拉OK等密闭空间娱乐场所,其行为近乎冶游,这使得越方的流行病调查工作与警方整治娱乐场所的工作几乎并行展开。也就在这种合法与非法的灰色空间内,越方发现了另一条传染链。

到5月9日,这五人导致越南境内至少69人被传染,其中最早确诊的感染者约在4月23日染病。此次变种病毒的传播能力由此可见一斑。越方也由此在全境下达娱乐场所禁令,避免疫情扩大。

此后,越方又先后于5月6、7日间在河内发现大规模医院感染。对此,越南总理范明政在9日发表讲话,要求各地应“采取积极措施、提高警惕”,一旦“发生无法控制的大规模疫情”,当地负责人应被追责问责。

目前,越方自第四波疫情开始的“21天隔离”、大规模接种疫苗以及疫区封城等手段是有效且有用的。其新增患者人数从最高峰5月10日时的125人下降到12日时的52人。

但对于河内来说,对抗印度变种病毒的战斗可能才刚刚开始。相对于明处的疫情管制,包括边境一线的灰色地带就是灾区。考虑到越南靠近柬埔寨、老挝的隆安省、西宁省等地越境事件频发,老挝在四月新增了2,100%的患者,越军也从4月25日开始在越南西南部严防死守。

此外,中越边境存在的灰色地带可能也是隐患。根据越方边检数据显示,从2021年1月1日到5月6日,中越边境就有13,859人(含336名中国人)从中方一侧非法潜入越南境内。

相对于多数往返中越走私小额物资的越方人员,穿越越南前往老挝、柬埔寨实施网络赌博或电信诈骗的中方人员已成高危人群。这对越方的防疫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威胁,类似案件的查办与侦破,或许也将成为防堵印度变种病毒侵入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