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盘问近2小时仅4人上飞机 现在出国太难了

“这一趟柬埔寨之行的艰难,是前所未有的,直到飞机顺利降落到金边国际机场,我的心才跟着彻底落了下来”——方南

在阔别柬埔寨一年多后,我决定回到柬埔寨去,尽管目前柬埔寨正在爆发疫情,每日确诊都以数百例新增着。我早早的在国内打完了2针疫苗,并于5月5日正式从成都机场出发,满怀期待的前往柬埔寨,但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柬埔寨之行,并非如往常一样简单。

一方面,由于2月20号之后,柬埔寨疫情大规模爆发,政府对金边及大金欧等地实行了14加7的“封城”措施,我到达的那一天刚好是“封城”的最后一天;

另一方面,中国国内正在落实“非必要,不出国”的政策,加上以柬埔寨为代表的东南亚地区电信诈骗高发,很多人感叹出国可以说是难上加难。在很多人眼里,我这时候去柬埔寨,可能是疯了……

尽管如此,我依然踏上了柬埔寨的道路,不得不说:“出国是真的严!”

5月5日早上9点半,我整理好东西前往机场,往日熙熙攘攘的机场在疫情之下显得格外冷清,选择出国的人也寥寥无几。据机票代理商透露,我们那个航班购买机票的也总共只有20多人,这与以往的人满为患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办理好登机牌,托运好行李后,11点半我进行了健康申报,准备过海关。与以往不同的是,在边检之前新增了边检公安的程序,每一个出国的旅客都必须接受他们的询问。

那里大概有十多个人专门负责进行询问,并在机场搭了简易屏障,摆了小桌子进行一对一的询问,主要询问去柬埔寨做什么工作,怎么找到这个工作的,机票和签证是不是自己买的之类的,以及需要提供一些工作证明之类的东西。

我是11点半进去的,一开始问我的几个人都觉得没问题,说这个人是要走的,于是就让我把护照留在那里,到专门采样的地方去采样,有声音、眼睛以及唾液,这时候有个人跟我说你走不了的,我当时很紧张,一直想着走不了怎么办,跟公司都约好入职时间了。

后来,就有五六个警察轮流来问我,问的问题都差不多,我很紧张,他们问得越多,我回答的越真实,他们反而越不相信我,这一度让我感到郁闷,中间他们一度跟我说走不了了,甚至还让空姐记下了我的行李号。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走不了了该怎么办,又着急又紧张,由于昆明航班熔断,我是提前几天到成都去坐飞机的,难道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吗?心中五味杂陈…..

直到1点半左右的时候,飞机即将起飞前几分钟,他们告诉我,你可以上飞机了,这种过山车式的心情真是让我既高兴又难过,甚至即使坐上了飞机还一直没有缓过来,直到经历过四个小时的飞行后,伴随着飞机降落在金边国际机场,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也是在登机时我才发现,偌大的飞机上,只有我们4位乘客,其他的人都被劝返了。和我同行的三个人中,有两个是做建筑和装修的,还有一个是工厂的,他们三个都是四川当地人,除了户籍所在地的民警一直在跟他们联系外,他们在机场被问的只有几分钟。

那个去工厂工作的女孩告诉我,她家乡的民警一直打电话给她,说已经在路上了,准备去机场接她回去,幸好最后还是让她顺利回柬埔寨工作。

另外,在机场遇到飞曼谷的旅客,他们被问的也不是很多,基本上都是例行询问,去做什么之类的。

整个航班只有我们四个人,能顺利登机也是非常的幸运,而且都是普通护照,工种也各有不同,因此,之前有人说基本上除了公务护照外一律被劝返的说法还是不属实的,当然,需要提供有力的证据证明你是到柬埔寨合法工作的。

在此,也提醒国内计划来柬的同胞,自行做好风险评估,如确需前往,准备好资料并做好健康防护。正如边检民警所说:“命比钱重要,一定要保证自身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