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河北高中生的自杀疑云

河北省肃宁县育英中学高一学生张嘉豪被发现在宿舍上吊身亡。张嘉豪之父张长发看到儿子遗体上有多处伤痕,怀疑儿子生前曾受欺凌。警方通报称,初步证实为自缢身亡,排除刑事案件,未发现校园欺凌现象。

孩子在学校死亡,家长质疑曾受欺凌

死亡学生张嘉豪之父张长发回忆,4月14日9时许,他接到学校通知称,‌‌“孩子在宿舍上吊自杀死亡‌‌”。

在张嘉豪生前宿舍,一名学校工作人员站在窗口前称,‌‌“他(张嘉豪)是拿床单撕开后吊着的‌‌”,发现时间大致是4月14日凌晨5时40分左右。

11时许,张长发在肃宁县人民医院的太平间里见到了张嘉豪的遗体,发现在多个部位有擦伤和淤青。张长发怀疑,孩子生前疑遭欺凌,14日下午,他向当地警方报案。

4月16日,肃宁县城关派出所民警告知张长发等人,已经为张嘉豪进行尸检鉴定。张长发称警方告诉他‌‌“尸检报告需要一个半月左右‌‌”,现在张嘉豪遗体仍在太平间里。

4月17日,张长发等人前往城关派出所查看学校当天的监控。据张长发回忆,监控显示,13日22时12分许,张嘉豪拿着脸盆去打水,‌‌“与身边的同学有说有笑‌‌”;14日5时多,张嘉豪寝室有学生出去,一两分钟后,一名老师进入寝室,后续情况监控里无法看到。

张长发告诉新京报记者,16日派出所民警已初步认定张嘉豪为自杀,自己曾质疑,‌‌“孩子撕床单包括吊死这一系列动作产生这么大的声响,宿舍其他人难道听不见?‌‌”民警表示他们已对宿舍其他人进行了询问,都表示没有听见。

张长发表示,事发后‌‌“孩子的班主任、负责生活的老师全都打不通电话,也没有露面‌‌”。

警方:初步证实为自缢死亡,生前有轻生想法

张长发告诉记者,育英学校在当地的口碑不错,是一所全寄宿制民办学校,张嘉豪从小学四年级开始便在该校学习。张嘉豪每月可以回家一次,4月初回家时,张长发还嘱咐儿子‌‌“好好学习,把这几年熬过去就好了‌‌”,并许诺下次回家给他过18岁生日。

张长发回忆,儿子之前并无异常,‌‌“平时很沉稳,性格也比较开朗‌‌”。

4月2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张嘉豪的班主任、负责生活的在校老师,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回应。

21日14时30分许,肃宁县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已了解此事,张嘉豪死亡原因公安机关正在调查中,相关部门正在积极开展善后工作。对于具体的工作事宜,自己并不清楚,应向肃宁县委宣传部咨询。

15时许,记者致电肃宁县委宣传部新闻科,一名陈姓工作人员称,事情发生后,当地便成立了工作专班,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理。当地的公安机关也进行了尸检工作,且正在调查中,目前还未得出尸检报告,待调查结果出来后,会及时对外通报。

15时15分许,肃宁县公安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通报。通报称,2021年4月14日,肃宁县育英学校一名学生在宿舍楼缢亡。经查死者为张某某,男,16岁,育英学校高一年级学生。

通报称,通过现场勘验,对死者老师、同学、室友走访调查,调取教室、宿舍楼、操场视频监控及宿舍内音频资料,未发现校园欺凌现象;通过尸检发现,除颈部索沟外,死者面部、肢体有多处浅表性损伤,结合现场情况该损伤为缢亡和施救过程中所致;死者生前社交软件内容显示其多次表达轻生想法。综合以上情况,初步证实为自缢身亡,排除刑事案件。

极目新闻链接阅读:

4月20日,是河北省肃宁县育英学校高一学生张家豪离开人世的第七天。按当地的风俗,家人需要祭奠逝者,让逝者安息。但张嘉豪的遗体却无法归家,仍躺在肃宁县人民医院的太平间。

4月14日清晨5时许,张嘉豪被室友发现吊死在五楼宿舍窗外。3小时后,亲人们才得知这个噩耗。

事发当日,家人们在医院太平间见到了张嘉豪的遗体。除了他脖颈有明显的勒痕外,家人们还在他的面、耳朵、胳膊、手、腹部、双脚等部位发现多处伤痕。

事发至今,张嘉豪的家人们渴望一个真相,也希望校方给一个说法。

清晨的噩耗

2021年,是张嘉豪在育英学校读书的第七年。从小学四年级开始,父母便将他送进了这所寄宿制民办学校。

公开资料显示,育英学校成立于2001年,至今已有20年办校历史,是一所全日制、全寄宿制民办学校。学校拥有小学、初中、高中三个校区。

张嘉豪的家在河北省沧州市肃宁县河北留善寺乡韩一分村,距离育英学校约27公里,开车需要近40分钟。4月14日上午8时许,父亲张长发接到韩一大队工作人员的电话,通知他去一趟育英中学,有人开车过来接他。

在舅子的陪同下,张长发迅速赶往育英学校,接待他们的是校方领导,张长发全都不认识。‌‌“他们见了我,支支吾吾,没有直说。直到我说见见孩子,他们才告诉我孩子已经死亡。‌‌”突如其来的噩耗,让张长发不知所措。

悲痛欲绝的张长发,开始打电话告知其妻子、妹妹等人。据张嘉豪的姑姑回忆,电话中,哥哥张长发的声音很无力。

张长发说:‌‌“家东(张嘉豪小名)走了。‌‌”她一时没明白哥哥的意思。‌‌“家东死了。‌‌”张长发补充道。她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随后又强撑着,从北京出发,直接赶往肃宁县育英学校。

在张长发等人的强烈要求下,他们在肃宁县医院见到了张嘉豪的遗体。‌‌“学校说是上吊死亡的,可是孩子身上,到处都是伤。‌‌”张长发说,事发后,他还曾到派出所看了学校的监控视频。事发前晚,张嘉豪开开心心地从教室回到宿舍。睡觉前,他还拿着脸盆去打水,脸上挂着微笑。

即将17岁的大高个

在父亲张长发眼中,张嘉豪的学费并不便宜。但这个学校的口碑在当地还算不错,所以张长发选择将儿子送到了育英学校。

‌‌“高中一个学期17800元,原本上个学期末就要交,没有凑到,这个学期初才缴纳了他的学费。‌‌”张长发告诉记者,孩子的成绩中等,没有让他因此感到骄傲。不过,让他倍感欣慰的是,孩子的性格很开朗,1.82米的大高个,时常笑嘻嘻的。

张嘉豪是家中的长子,家里还有一个比他小2岁的弟弟,张嘉豪对弟弟爱护有加。

张嘉豪的姑姑告诉记者,在张嘉豪上高中之前,他每年都会到在北京安家的姑姑家住上一个暑假。‌‌“我家有一个比他小10岁的弟弟,他带着弟弟玩,也总是让着他。‌‌”姑姑说,在家人们眼里,张嘉豪乖巧、懂事。

‌‌“上一次见面,我要他好好读书,顺便还聊起了我家弟弟的学习,他还安慰我说弟弟还小,长大了就懂事了。‌‌”张嘉豪的姑姑回忆。

再过一个月,张嘉豪将迎来17岁生日。在父亲张长发眼中,过了17岁生日,儿子就加入了成年人的队伍。‌‌“虚岁就18了,成年了。‌‌”

张长发记不清与孩子上一次见面的具体时间,他唯独记得,孩子去上学前,他曾嘱咐孩子,在学校好好念书,下一次回家,一家人会给他过生日。‌‌“我还问他想要什么生日礼物,他说还没有想好,但一定要我准备。‌‌”

面对孩子的突然离去,作为父亲的张长发无法接受,‌‌“我还不知道他想要什么礼物……‌‌”张长发失声痛哭了起来。

待调查的真相

‌‌“我无法想象,1.82米高的孩子,怎么能越过三四十公分宽的窗户,用绳子绑在床架上,吊死在窗外。‌‌”张长发几次哽咽地说道。他还称,校方还曾告诉他,张嘉豪同宿舍的另外7名室友,均对此事表示不知情。

张嘉豪的姑姑有着与张长发同样的质疑。她称,在见到张嘉豪的遗体后,她在张嘉豪的面、耳朵、胳膊、手、腹部、双脚等发现多处伤痕。‌‌“如果只是上吊,那身上这么多伤是怎么回事?‌‌”对侄子的突然离去,她至今不解。

张长发称,警方曾向他看过一张截图,疑似孩子生前发的朋友圈。‌‌“当时没有心情看,我记不清内容是什么了。‌‌”张长发说。

‌‌“4月16日已经做了尸检,法医告诉我们尸检结果需要一个月。‌‌”张嘉豪的姑姑说。

4月20日,是张嘉豪离开人世的第七天,张长发称他想到学校收拾孩子的遗物,但没能进入学校。‌‌“除了14日当天,学校有老师接待了我们,之后再也没联系上,孩子班主任至今没有露面。‌‌”张长发说,校方的态度令他更加寒心。

记者曾多次致电并短信联系张嘉豪的班主任、在校老师及校方。截至20日晚发稿前,记者暂未获得任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