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疫苗免费也不打 中国网民愿自费打辉瑞疫苗

图为2021年1月8日,民众在北京的临时疫苗接种中心接种疫苗。

4月13日,上海复星医药(集团)宣布,第一批辉瑞疫苗已抵达中国,并严格控制临床应用。该消息刚一在网上传出,就被中共官方屏蔽。许多网民表示即使自费也要接种进口疫苗,国产疫苗即使免费也不打。

辉瑞疫苗由德国拜恩泰科生物制药公司(BioNTech)制造。作为辉瑞疫苗在中华区的唯一代理,上海复兴医药表示,该公司去年(2020年)12月17日购买至少1亿支辉瑞疫苗。

任何一个品牌疫苗都在其一定范围内有不良反应,民众对此要有足够知情权。中共剥夺中国人知情权!

中共拒公布国产疫苗不良反应

中共官方统计中国境内接种已经超过一亿剂,但从未公开报道过任何严重疫苗不良反应及致死事件。

3月21日,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当有记者询问国产疫苗哪些不良反应、能否定期向民众公布相关数据时,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回应说,局部的反应包括疼痛、红肿、硬节,全身反应情况相对多是头痛、乏力、低热等。王华庆没回应公布数据问题。

王华庆用“不良反应总的发生率相对较低”、“没有出现异常情况”、“是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来模糊不良反应。

此事引发中国民众热议,相关词条还登上微博热搜榜。不少民众披露了自己接种国产疫苗后所出现的各类反应:肌肉酸痛、连着数日整条手臂都痛、接种当晚就喉咙痛嘶哑不能说话……

许多中国人不肯接种国产疫苗

由于中国长期存在食品、药品安全性差,信息不透明等因素,致使许多中国人不敢打国产疫苗。

湖北武汉居民吴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他不要接种国产疫苗。他说:“因为国产疫苗不仅有效率相比欧美疫苗低,而且禁忌多、可能的不良反应多,国产疫苗此前也有大量不良记录,对于接种疫苗出现严重不良反应者的权益也缺乏保障,很难让人放心接种。”

吴先生的父亲是当地体制内的官员。他说:“我爸也不愿意打,他觉得没必要,而且怕疫苗不安全。”

北京的一位退休官员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不愿接种。他说:“怕打了以后有不良作用,或者残废啊,或者几天就死了啊,怕后遗症,不敢打。一般老百姓有这个顾虑,我本人也有这个顾虑。”

施打疫苗已成中共政治任务

在中国施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苗已从自愿接种变为强制接种,在国企单位已是一项政治任务,层层施压和利诱。中共官媒也掀起宣传攻势,号召人人打疫苗。

为完成这项政治任务,很多地方采取了激励措施,发鸡蛋最为普遍,此外也有地区采取100元、200元的现金激励;北京有社区对打疫苗的人则提供雍和宫门票、奖励假期,同考核挂钩等。

此外,疫苗接种者还被要求以“受试者”的身份签署保密协议,不得对外披露接种信息。

对此,许多民众在网上留言说:要让人对国产疫苗有信心,应该“让领导先打”。

中共大量出口国产疫苗负评不断

中共大搞“疫苗外交”,向世界多国提供国产疫苗,但却负面消息不断。

4月10日,智利罗马天主教会发声明表示,76岁的智利圣地牙哥的大主教塞莱斯蒂诺‧奥斯(Celestino Aos)和辅理主教阿尔贝托‧洛伦泽利(Alberto Lorenzelli)被确认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呈阳性。

教会证实,两人都接种了由智利卫生当局施打的中国科兴疫苗。

此前,菲律宾总统安全卫队(PSG)指挥官杜兰特(Jesus Durante III)4月7日向该国媒体证实,PSG累计有126名成员感染中共病毒。而此前他们都接种了国药集团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

香港从2月26日至今已有14人接种科兴疫苗后死亡,并有多人出现面瘫、中风等症状;一些接受中国产疫苗的国家,如智利、土耳其、巴基斯坦等,确诊人数不降反升。

延展阅读:中共疫苗造假早已有之

早在2010年,《中国经济时报》就披露,在3年时间里,数百名山西儿童因疫苗毒副作用而死亡或生病。但山西政府不仅否认疫苗有问题,还将揭露该事件的编辑撤职。

2016年,山东非法疫苗案曝光。价值5.7亿元人民币(约合8741万美元)、因储存不当或过期的含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在全国范围内销售。

2017年10月29日,中共食品药品监管局召回了长春长生公司生产的两批未通过效力检测的数十万支百白破疫苗(百日咳、白喉、破伤风混合疫苗)。不过该事件一直被中共隐瞒,9个月后才被曝光。中共官方调查结果显示,该公司从2014年4月起就开始生产假疯狗症疫苗。

2017年11月,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简称“武汉生物”)将400,520支劣质百白破疫苗销售给重庆和河北。

在此轮假疫苗风暴中,长春长生公司停产,十多个高管和大股东被抓;但隶属央企的武汉生物却只被“行政处罚”,之后复产。武汉生物的高管和大股东至今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