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父去信向教宗求助 中共勒令关闭河北知名天主教孤儿院

中共当局之前勒令关闭专门收容身障弃儿的河北天主教“黎明之家”孤儿院,大批残障儿童被迫离开熟悉居所。

中共政权较早前勒令关闭河北天主教“黎明之家”孤儿院。孤儿院收容的残障孤儿全部被迫离开熟悉居所,一位中国神父冒险化名投稿天主教传媒,恳求教宗关注事件。

天主教传媒“亚洲新闻”报道,关闭天主教孤儿院并非个别事件那么简单。讽刺的是,这些天主教孤儿院在过去几十年来,都受到共产党的赞赏。

以化名“P. Wendao”投书的神父指出,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治下,中共政权有了新的政治目标,即“想尽一切办法减少天主教会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因此无论是教会公益活动或教友信仰生活都受到政府加倍的无情打压。

这位神父说,中共当局也以控制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为借口,收紧对天主教会的管控,例如本月初天主教徒极重视的复活节,教徒很想参加弥撒,教堂却被政府封著,但其实中国的商场、风景区都已开放,唯独教堂不得开放,连知名的5月上海佘山圣母朝圣活动都被取消。

这位神父表示,中共当局还加强对老师与学生的信仰管制,从小学、初中到大学,都禁止师生参与任何宗教活动,有些学校甚至发文调查师生是否有宗教信仰,表明有信仰的教师收到警告,不退教可能影响前途,或遭到当众鄙视,政策目标是达到“学校无信仰”。

这位神父痛陈,梵中2018签署主教任命协议后,他一度怀抱希望,以为中国教友的生活会愈来愈正常,怎知中国教会后来的处境愈来愈让人寒心,多地教堂被拆,未成年人被禁止上教堂,“信德报”被停刊,小修院被关闭,各地教堂内都必须悬挂宣传中国共产党思想的海报旗帜。

这位神父说,受到打压的中国教友渴望获得普世教会声援,但因顾忌梵中协议,教宗的正义之声沉默了,就连香港主教悬缺两年,教廷仍无法任命新人选,以及教廷对香港示威者遭迫害事件默不作声,教会中也传言是因为怕影响梵中协议的缘故。

他表示,原本应由万民福音传播部负责的中国教会事务,已改为直接由教廷国务院负责,教会事务上升为政治问题,一切为政治服务,教廷国务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一再强调对梵中协议的乐观,这份乐观却掩盖了中国教会受苦者的呐喊。

这位神父痛心指出,现在中国教友就像黎明之家所收留的身障婴儿,他们是最弱势的族群,被父母与社会抛弃,承受身心痛苦只能发出微弱呼喊,他想问问普世教会的圣父教宗,“您可以听到中国教会最微弱最真实的声音吗?”

创立于1988年的“黎明之家”孤儿院位于河北省宁晋县,属于赵县教区。据指出,“黎明之家”享有国际口碑,加拿大天主教传媒曾专程前往拍摄纪录专辑,机构也常应邀前往香港教会等地交流。

1980年代末,一群河北天主教友发现,当地的火车站、医院等地常有残障婴儿被抛弃,决定轮流收留照顾弃婴,当时的教区主教王宠林得知后,认为孩童需要固定场所成长,于是借用民宅创立孤儿院,交由德兰女修会管理,迄今已收容照顾过600多名残障弃婴,约四成是患有大脑麻痹症的儿童。

除了“黎明之家”孤儿院外,河北省中部偏南献县教区的“任丘若瑟残婴院”、河北张家口、正定县与陕西也都有天主教孤儿院遭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