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博士所创公司两亿多资产被掏空 蒙冤重获清白

4月13日上午,在青岛市城阳区的一处产业园内举行了一场特殊的发布会,主角是一年多前因“坐冤狱”而获得法院道歉和国家赔偿的清华博士、山东企业家孙夕庆。

发布会上,57岁的孙夕庆以董事长的身份介绍了他的两家公司和他目前所涉足的照明领域。在向人介绍起他的光事业和对未来的期待时,孙夕庆的脸上总是带着笑。

而发布会的后半部分,他则以受害者的身份,呼吁相关部门应该对造成“孙夕庆案”的相关人员进行追责。同样在这场发布会上,还有另外两名与孙夕庆有相似经历的企业家讲述了他们在潍坊市所遇到的困境。

当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发布内容”出现在同一场发布会时,会给人以一种突兀、勉强之感,这种感觉背后,更透露出一位企业家的无奈与无力。

2017年7月,孙夕庆因被判定犯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山东省潍坊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孙夕庆不服判决后向上级法院上诉,法院做出重审裁定。

在被羁押1277天、历经114次庭审后。2019年8月,检方撤诉,孙夕庆拿到了检方的《不起诉决定书》,这意味着,孙夕庆是无罪的。

2019年11月29日,在孙夕庆所创立的中微光电子(潍坊)有限公司旁的一个街道社区服务中心会议室内,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的一位副院长向孙夕庆鞠躬致歉。一周后,孙夕庆收到了54万余元国家赔偿。

孙夕庆重获清白之身后,法院方面还专门为他举行了道歉仪式,这在外人看来不仅罕见,且已是相当“圆满”。但对孙夕庆自己而言,失去的还不仅仅是这些。蒙冤三载,他此前一手创立的公司两亿多元的资产被侵占、转移、掏空,谁来为此“埋单”?

孙夕庆透露,在获得国家赔偿后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追责的事情依旧没有进展。而最高人民检察院在2021年4月6日召开的会议上强调,重大冤错案件的追责工作必须跟上,失职渎职、违法办案,存在法定重大过错的,必须严肃追责、问责。

除了追责,作为企业家,孙夕庆也同时开始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二次创业。在青岛创立公司后,还收购了欧洲的一家上市公司。从事的领域,依旧是他熟悉的光通讯领域。

表面看起来,孙夕庆似乎又回到了和以往并无不同的生活当中去。实际上,过去几年的遭遇对于他来说,就像人生的B面,永远存在,难以抹去。

追责路漫漫

在周遭的人眼里,2019年11月29日上午举行的那一场法院道歉仪式,是孙夕庆洗清罪名后的一个完美结局。但孙夕庆自己心里最清楚,有些事情还远未水落石出,同样是在那场道歉仪式上,他坚称要追究造成这起冤案的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每当回望过去几年的遭遇,孙夕庆时常会想起央视主持人白岩松曾对他这起案件的评论:道歉之后也依然有很多的事儿要做,追责、反思,如何面对恶意的举报人等等。当然,更重要的是,如何让这样的事今后不再发生?

让孙夕庆没有预料到的是,追责的路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

2019年9月,孙夕庆针对“孙夕庆被诬告陷害”“姜辉昌等人涉嫌职务侵占”分别向潍坊市昌乐县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报案,警方在9月15日对这两起案件立案并侦查。

此后,孙夕庆曾多次向当地警方询问侦查情况,但时隔一年多时间,他没有等来任何消息。他很着急,时间越久,“夺回”公司的希望也就越发渺茫。

孙夕庆最后一次去中微光电子(潍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潍坊中微”)是在2014年7月,也就是“抢公司”的那天。追责没有成功,他至今再未踏入曾经一手创立的公司。

那是2002年,从美国回国的孙夕庆带领7名博士在上海创业,进军光通讯领域。两年后,在家乡山东省潍坊市政府部门的邀请之下,孙夕庆将团队落地潍坊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此后十年间,潍坊中微迅速崛起,除了在专业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以外,也成了潍坊的另一张亮眼名片。潍坊中微所研发的LED路灯也率先应用于当地,潍坊市也因此被誉为“世界上第一座LED城市”。

那时的孙夕庆不曾想到,家乡会成为他一生的痛,潍坊市也成了他永远回不去的故乡。

2015年2月3日,因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罪,孙夕庆被潍坊市公安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刑事拘留。2017年7月,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孙夕庆被潍坊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孙夕庆随即上诉至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后,法院撤销原判决并发回重审。

就在潍坊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宣判的前一天,也就是2019年5月9日,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撤诉,法院准许。一纸《不起诉决定书》宣告着孙夕庆的无罪。而在此前4年里,孙夕庆在看守所已被羁押1277天、取保候审350天,史无前例地经历了114次庭审。

孙夕庆向法院提出超过2亿元的巨额国家赔偿后的2019年10月,潍坊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判决赔偿孙夕庆共计54万余元人身自由赔偿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并在11月为其举行了道歉仪式。

孙夕庆曾经一手创立潍坊中微,后来官司缠身,法定代表人也已变为他人。孙夕庆清楚,虽然自己洗清了冤屈,但过去他所拥有的早已失去。孙夕庆表示,在他被羁押期间,公司有两亿多元的资产被别人侵占、转移和掏空,应该有人被追究责任。

据孙夕庆的代理律师、北京谷子律师事务所主任吴亚平介绍,孙夕庆案件与广东顾雏军、海南黄汉民等一批国内著名企业家涉罪案在很多方面相似,此类案件,往往是“刑民行”交叉案件,刑事错案的平反往往是单独展开,与企业家企业产权的保护等民事案件,以及行政案件,没有很好地联动统一起来。刑事案件虽然得到了平反,但企业产权等核心民事权益的争取、行政登记变更等行政案件,以及错案的内部追责,却异常艰难,步履维艰。

第二次创业

在获得国家赔偿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孙夕庆做了两件重要的事情,一件事是追责,而另一件事就是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创业。

离开潍坊市,孙夕庆将自己第二次的创业地点选在了青岛。在青岛市城阳区的一处产业园内,有一栋三层的厂房,其中两层是孙夕庆所创办公司的办公地,目前有员工20多人。

孙夕庆创业的领域还是自己的老本行,继续研发LED路灯。经过不断迭代,2020年10月,第三代LED路灯被研发出来,在继续优化LED路灯功能的基础上,还通过物联网将LED路灯与城市管理连接起来,今年年底前,他所研发的LED路灯将会投入应用。

然而,身为企业家的孙夕庆始终有一个遗憾,没能做出一家上市企业。他曾经把希望寄托在了潍坊中微身上,而今已化为泡影。于是在2020年,孙夕庆收购了欧洲一家上市公司,并在青岛设立公司,也算是完成了自己一半的理想。这家总部位于瑞典的上市公司,和孙夕庆所涉足的领域有些相似,都和照明有关,并且是利用太阳光照明,更接近孙夕庆的生命之光理念,而这也是孙夕庆收购对方的主要原因之一。

创业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经历了过去的事情,孙夕庆觉得自己的二次创业吸取了很多过去的经验。年轻时的他更注重研发和创新,现如今他觉得要想挑战一个行业,自身所具备的综合性的跨界整合能力,是年轻时的自己所无法胜任的。

孙夕庆向客户介绍阳光照明产品

同样,和很多企业家一样,即将奔向花甲之年的孙夕庆仍旧精力充沛,每天早晨七点钟起来处理公司的事务,到了晚上通过邮件处理瑞典公司方面的事情。周末休息时,孙夕庆会把精力都放在案件的追责上。

“每一秒钟都在考虑做事情,前面耽误的时间太多。”孙夕庆说,他还有未完成的理想和工作。他也曾想过,如果他不追责了,如今的生活和工作会不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追光人”照不亮自己心里那块阴影

已近花甲之年的孙夕庆大半辈子都在和“光”打交道。他曾参与研发的LED路灯照亮了行人,也照亮了城市,但却始终无法照亮自己心里的那块阴影。

阴影这个词,用于描述孙夕庆过去的遭遇,甚至连他自己也无法确定是不是准确,但过往的经历,也让他不得不有所改变,甚至是迫不得已地提防。为了保证自身安全,孙夕庆在青岛没有固定的住所,他的司机曾被不明身份人员要求说出他的住所,而他的房东也接到过电话,对方劝告房东不要把房子租给像孙夕庆这样的“危险分子”租户。

同样,以前一门心思放在研发新产品的孙夕庆,现如今也要花些心思在公司的管理上,以防过去的事情再次上演。他时常感慨,很多事情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不应该是到了50多岁的年纪才明白。

过去留下的痕迹,仍会变成“污点”,不断被提及。无论是在公司融资还是在和客户洽谈业务时,孙夕庆总会被问及过去的一些经历。有的人是向他求证,而有的人是担心如果孙夕庆重蹈覆辙,投进去的钱也就打了水漂。

“对于投资人而言,这是一种潜在的风险。”孙夕庆说。如果换位思考,这样的担心对于投资人而言不无道理,他一个人确实关系着公司未来的命运。遇到这样的问题时,他除了苦笑,没有更好的解答方式。

在获得国家赔偿和法院道歉后,孙夕庆还多了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倾听者,很多山东省内以及省外的人来到青岛向他取经,希望可以获得洗清冤屈的方法。但听了他们的诉说之后,孙夕庆也感到无力,甚至听多了会变得沮丧。

而今,孙夕庆的生活和创业看似早已回归了正轨,但却早已不是原本的模样。有人曾好心劝过孙夕庆,他不该在道歉仪式上提到追责这件事,也不该真的去追责。但孙夕庆说:“这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