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男子将女记者同事殴打致死 才判15年

  • 民生

女友生气怎么办?男人常忽略的5个女人地雷!

爱情要拥有的应该是默契,当多了解对方想什么,才会减少争吵。 (图/weheartit) 男人总会抱怨女人爱问问题,爱闹小别扭,爱耍小个性。但其实,我们不是爱做这些事情,而是当下很难把话说出口,于是就形成男人的误解,以为女人就等于任性。这篇就要告诉男人,我们有时…

今年4月2日,红星新闻报导,2019年8月11日,在深度昏迷五个月后,天津某媒体记者小陈在天津市人民医院因抢救无效离世,年仅32岁。

法院相关裁定书显示,2019年3月19日晚10点左右,小陈与其单位同事崔某(男),在小区内车中停留期间发生争执,崔某多次击打小陈头部,发现小陈昏迷后,崔某再次击打小陈后脑,后小陈被送往医院抢救,此后小陈一直陷入深度昏迷状态直至离世。

小陈的父亲对媒体表示,事发地就在自家小区,离自己所住单元仅隔了几栋楼。当时他到医院,看到病床上躺着的小陈,“当时我一看,愣住了,我女儿已经面目全非了,身上插着管子,躺在病床上。”

“当时医生告诉我,已经没有抢救可能了。”小陈父亲说,“但我坚持请医生继续抢救。”经会诊后,病历记录上记载着:呼吸机辅助通气支持、双侧瞳孔放大……脑出血、脑死亡(?)等。

小陈父亲说,动手打人者崔某,此前父母从未听女儿提起过,事后才知道此人系女儿新单位的同事,而当时女儿刚入职新单位四、五个月,“后来在法庭上,我听到崔某说他喜欢我女儿,在追求她,而崔某的律师说两人是恋人关系。”

而法院裁定书上对两人关系的表述为“同事,且关系较为密切”。

小陈的两位闺蜜均告诉陆媒,从未听小陈提及过崔某。小陈的父母也称,从未听女儿提起过崔某,“以前女儿若是谈恋爱了,或是和比较有好感的异性在接触,都会告诉我们,但这个崔某,她从未说过。”

该案于2020年8月18日在天津市红桥区法院开庭,法院认定崔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赔偿小陈父母经济损失64万余元。小陈父母及崔某均不服判决,分别提出上诉。法院2020年12月2日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小陈父亲表示,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他无法接受。目前小陈父亲走上了替女儿申诉的道路,今年3月29日,他刚刚收到天津市一中院驳回申诉的通知。目前小陈父亲正在准备材料,将向高院申诉,“我不会放弃,我一定要为女儿讨一个公道。”

据法院终审裁定书显示,案发当日,小陈与崔某共进晚餐,约晚上10点二人用餐结束,崔某驾车送小陈回家。当晚10点10分左右,到达小陈所在小区并停留,双方在车内交谈过程中发生矛盾。其间,崔某有揪拽小陈头发、击打小陈头部等行为,双方进一步发生肢体冲突后小陈陷入昏迷……

“我最揪心的是,女儿深度昏迷的那五个月里,一次也没有醒来,一次也没有睁开过眼睛,她一句话也没有给我们留下,就这么走了。”小陈父亲说,女儿去世后,妻子因经受不住打击,变得精神恍惚,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而自己也因此膀胱癌复发,经常尿血。

小陈父亲还透露,关于本案,除了崔某仅获刑15年之外,还有两处是他无法接受的:一是案发一周后,本该在看守所里的崔某为何能够迅速办理离婚手续,并将名下所有财产转移;二是女儿小陈去世一个多月后的2019年9月23日,崔某才被逮捕。

小陈父亲说,前不久他被法院告知,本案判决中关于女儿的医疗费和丧葬费,崔某“无偿还能力,其名下无房产和任何财产”。在小陈父亲的追问下,才得知在案发9天后,即2019年3月28日,崔某与其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并将名下所有财产划分给了前妻。

据法院终审裁定书显示,崔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9年3月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6日被监视居住,同年9月2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看守所。

不少网民跟帖表示质疑:“崔某将女同事殴打致死,法院为什么不判死刑?才判15年,太轻了!而且崔某还能在事发后9天离婚,这是什么操作?!又一个孙小果?无法无天!”“天津版孙小果再现!”。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

人欠你 天会还你!(一定要读)

在明朝有一个读书人叫吴子恬,他的太太姓孙。吴子恬的母亲过世早,父亲娶了继母。继母偏心,对他弟弟比较好,对他不好。他心里慢慢地就有不平,有怨。后来他娶妻了,继母对他太太也不是很好。他就不平,想要去找继母理论,都是太太把他劝下来。后来他的父亲去世了,父亲留下的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