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民生 Linda 6天前 26次浏览 0个评论

内幕:中共镇压内蒙抗议 统战手段曝光

内蒙古近期爆发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反对中共在内蒙古强推汉语教学。近日,大纪元获得的多份中共内部文件显示,中共为了推行此政策,早已做了提前部署,文件曝光了内蒙统战部门应对民众抗议的各种手段。 大纪元:内蒙民众信访中共早设圈套 8月底,中共内蒙古官方强行推行汉语教…

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贺亚伟

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带着女儿生活的贺亚伟,现在更不敢结婚了。2015年,他丢掉了工作,成了一名“刑满释放人员”。

贺亚伟本来是派出所一名协警,同事和朋友多次想要给贺亚伟介绍女朋友,但都被他拒绝,他说不想影响女儿,他也曾以为自己可以守着女儿过上一辈子。

但是,2015年,他和同是协警的廖星、谭昕晖、李康慧以及民警徐广利5人被控故意伤害、滥用职权,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四年六个月、三年两个月、十年和十一年。

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廖星

2020年7月19日,已经出狱一年的贺亚伟,和徐广利等4人的家人一起,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再审申诉。他说,申诉是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不想女儿一辈子都背上“犯罪分子女儿”的标签。

9月11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在湖南省耒阳市见到了的贺亚伟。已经出狱一年多的他,仍在为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而发愁。他去了许多单位,但在知道他“刑满释放”的经历后,都拒绝了他。目前,贺亚伟没有经济来源,女儿的未来也将受到限制,当初那起案件的影响,依然还在持续。


男子走出派出所6天后死亡

9月10日,贺亚伟将女儿送去学校后,再次打开手机,机械式地给此前面试的公司打了电话,没有意外,对方“委婉而礼貌”地拒绝了他。这样的画面已经持续了一年,对于贺亚伟来说,“刑满释放人员”的帽子就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压得他喘不过气,三年半的监狱生涯更像是一场噩梦。

2015年8月20日,耒阳市公安局在全市范围布置下达了针对酒店的统一清查整治行动。当晚8时许,接到命令后,民警徐广利带着数名协警前往当地的“远东商务酒店”进行检查。远东商务酒店位于耒阳市的耒阳师范学院附近,装修颇为大气,房间很多,在当地很有名气,酒店员工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吴小芳2013年11月左右接下的酒店生意,成为主要管理人员,并且早晚会跑步,没听说身体有问题。

谁也没想到,在这次检查过程中,发生了争执。贺亚伟表示,据事后了解,当天上午,曾有一名姓“屈”的警官对“远东商务酒店”进行过检查,而在当地的方言中,“屈”与“徐”发音相近,因此,吴小芳认为“徐警官”是第二次带人前来,是故意找麻烦。

在1分钟左右的争执后,警方以妨碍公务为由,将吴小芳带到了所属的蔡子池派出所。贺亚伟说,在派出所内,吴小芳态度很差,坚持认为徐广利是“没事找事”,其间徐广利本想在办公室与其沟通,但没说几句话,双方又吵了起来。在派出所内,吴小芳一直待到当天晚上12时许,后来徐广利接到一个电话,就让把吴小芳给放了。

得到吴小芳死亡的消息,是在10多天后。当天早上刚值完夜班回家的贺亚伟接到同事电话通知他回去单位,回到单位后,他才知道,吴小芳在被放出去6天后去世了,而其家人认为,吴小芳的死,与当天的抓捕有直接关系。

随后,贺亚伟被当地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带走,与他一起的,还有当天一起参与清查行动的廖星、谭昕晖、李康慧以及徐广利。


三家单位出三份不同的尸检报告:死者被打部位各不相同

三份尸检报告上,42岁吴小芳的死因,均是“心包填塞”。

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中山大学鉴定报中山大学鉴定报告告

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湘雅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报告

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中国政法大学鉴定报告

9月11日,封面新闻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吴小芳的前妻阳映芳。据阳映芳介绍,她与吴小芳2001年结婚,2002年有了孩子,两人生活美满。阳映芳说,吴小芳是个很上进的人,为了家里能有更好的条件,每天起早贪黑,2013年时接手了别人留下的酒店生意,每天除了工作,还要负责打理酒店,同时,吴小芳也不会忘记了陪儿子,“只要有空都会陪孩子玩,每个周末基本都要带孩子出去,他走的时候孩子才13岁。”

阳映芳回忆,2015年8月20日晚,他们在家里突然接到酒店前台突然打来电话,告诉夫妻两人“又有警察来检查”,吴小芳认为是故意找茬,因此立即就赶了过去。吴小芳离开后,阳映芳也随后赶到酒店,但当时吴小芳已经被警察带走。

据判决书显示,等到吴小芳回家,已经是8月21日凌晨0时21分,回家后的吴小芳告诉阳映芳,自己在蔡子池派出所内曾遭到五、六个公安人员的殴打,但吴小芳的身体当时并未表现出有不适。随后的8月21日白天以及8月22日,吴小芳出现咳嗽、流鼻涕的症状,耒阳市进化学校医务室在诊断后,为其进行了抗病毒和抗消炎治疗。8月23日晚23时许,吴小芳出现腹痛,其妻子阳映芳将其送到了耒阳市人民医院。8月25日,吴小芳经抢救无效死亡

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吴小芳死亡后,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中国政法大学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分别就此案出具了三份鉴定报告。然而,这三份报告虽然均认为吴小芳的死因是“心包填塞”,但对于其受伤的原因和部位的判断却各不相同。

湘雅司法鉴定中心认为,吴小芳死亡符合腹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累及心脏致重度机械性损伤并行剖腹探查术,终因心脏挫伤出血导致心包填塞死亡

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认为,吴小芳主要死亡原因符合钝性外力作用双侧季肋部引起心脏挫伤及肠系膜上动脉夹层动脉瘤破裂出血,导致心包填塞、失血性休克死亡。

中国政法大学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则认为,吴小芳符合因胸、腹部受到钝性外力作用,造成肠系膜上动脉夹层动脉瘤破裂引起失血性休克并行剖腹探查术后,以及心脏挫伤导致心包填塞而死亡。其中心包填塞是其死亡的直接、主要原因,其肠粘连、肠系膜上动脉夹层动脉瘤在失血性休克的结果中起到部分作用。同时,耒阳市人民医院在对吴小芳的诊疗行为中,存在对心脏挫伤诊治延误的不当,该不当在吴小芳的死亡结果中起到少部分作用。

最终,一审法院采信了中国政法大学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所出具的鉴定结果,认为吴小芳因外力导致心脏挫伤,最终造成心包填塞死亡。

外伤导致“心包填塞”,那么贺亚伟等人是否对吴小芳进行过殴打,就成为了事情的关键。然而,对于是否对吴小芳进行过殴打一事,这5名涉案人员的说法,却各不相同。


嫌疑人称自己曾被逼供:他们说我招了就能取保

在判决书中,徐广利供述称,李康慧用拳头打了吴小芳腹部两侧。谢伟则称,李康慧用拳头打了吴小芳左腹部两拳,徐广利对着吴小芳的左腹部打了一拳。李康慧称,看到徐广利右手从下向上给了吴小芳的腹部两拳。廖星表示,没有人殴打吴小芳。贺亚伟表示,李康慧在吴小芳正面打了两拳,徐广利打了一拳。

“我其实没看到打人。”贺亚伟一边说,一边掉眼泪,他说他有些对不起徐广利和李康慧,“从头到尾都没人打人,但是我真的不想再待在看守所了,我当时心态已经崩了。”贺亚伟说,自从被带到看守所后,他经常被检方提审,没有提审的时候,就被安排制作打火机,“每天工作量很大,做不完就不准吃饭,不准睡觉,而且我在进去之前是协警,里面很多犯人都在针对我,我真的一分钟都不想在里面多待了。”

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死者入院记录

贺亚伟说,在一次询问中,检方工作人员给他看了一段视频视频中是他生病的母亲和幼小的女儿,在那一刻,他彻底崩溃了,检方工作人员告诉他,只要他说出“打人的实情”,就允许他取保,可以让他先回去,“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出去。他们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我就看着问我那个人的眼睛,看他给我的眼色。”

随后,有了贺亚伟指认徐广利和李康慧的证词。然而,在指认后,贺亚伟依旧没能回家。在后来的庭审中,贺亚伟当庭翻供,称检方工作人员在此前的询问中,诱供和逼供。

今年37岁的廖星是一名退伍军人,也是五个涉案人中,唯一一个从头到尾坚称没人打人的涉案人。今年3月,他从监狱中刑满释放。回到家中,他感觉一切都变了,妻子与他离婚,本来身体还算过得去的父母躺在了病床上,襁褓中的女儿,已经到了要读小学的年纪……廖星说,4年半的监狱生涯,毁了他整个人生,他现在走在街上总是感觉自己被人指指点点,晚上睡觉,总是会半夜惊醒。

对于事发当天的情况,廖星说,他回忆过很多次,或是主动,或是被迫,但他依然清晰地记得,没有人打过吴小芳。

廖星称,2015年8月20日,从控制吴小芳开始,一直到吴小芳离开派出所,全程几乎都在监控之下,只有吴小芳到办公室内的那段时间,没有监控。根据审判书显示,吴小芳在办公室内,一共待了27秒。

在廖星的描述中,这27秒内,徐广利和吴小芳确实有过冲突,但也仅仅是嘴上。双方话不投机后,徐广利就让他们将吴小芳带到下面的问询室,整个过程中,确实有拖拽,但并没有殴打,而吴小芳在行动上也并未十分抗拒,只是嘴里与徐广利互相骂个不停。


申诉:我们对判决结果并不认同

2018年10月24日,衡阳县人民法院对这起当初轰动一时的“警察打人案”进行了宣判,衡阳县法院认为,徐广利等五名被告人违反相关规定,未经审批,擅自将吴小芳关入候问室,该行为系滥用职权。五被告在滥用职权过程中,又对吴小芳实施了故意伤害行为,导致吴小芳死亡,依法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五被告人刑事责任。同时,因为吴小芳死亡后果系“多因一果”造成,因此,对徐广利等人从轻或减轻处罚。

对于这个结果,徐广利等5人并不认同。贺亚伟表示,在整个过程中,其实除了口供并没有任何物证能够证明当天,他们有对吴小芳进行过殴打,同时,他们也没有殴打吴小芳的理由,“他当时不仅是酒店老板,还是个公务员,家里有钱又有背景,我们怎么敢打他?怎么会打他?”贺亚伟说,就算真的有人打了对方,但6天前打的,怎么会和6天后的死亡扯上关系,“他之前还做过检查,一切正常。非要说是因为有人打了他,只可能是当时打他的人会武功,不然怎么可能做到,6天前打人,6天后才发作,这期间一切正常。”

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今年的7月19日,徐广利的亲属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再审申诉,这份申诉不仅关系着徐广利本人,也承载了贺亚伟、廖星、李康慧、谭昕晖等人的希望。

申诉称,原审法院没有审清和发现案中的部分事实,严重影响了正确判决是发生错判的原因。这起故意伤害案的被鉴定人吴小芳死亡与申诉人无事实因果关系,其因患肠系膜上动脉夹层病,受到医疗损害造成死亡。

对于吴小芳是否为公务员,以及对徐广利五人提起再审申诉一事,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曾询问其前妻阳映芳是否知晓,但对方表示事情已经过去多年,她并不想再谈此事,她只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他们几个都是罪有应得,都已经判得那么轻了,还在申诉,这几个人真是不知好歹。”


专家意见:受伤时间存在问题

前南华大学法医学教授、前中南大学生物医学教授熊平,曾经在该案中作为“专家证人”出庭,他表示,该案件仍有疑点。

9月9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在湖南省中南大学见到了熊平教授。他表示,2015年8月23日,在吴小芳因腹痛入住耒阳市人民医院后,院方曾对吴小芳做过全面的入院检查,而检查结果显示,“吴小芳双上肢可见青紫淤癍,腹部平坦,腹部无明显压痛、无反跳痛。墨菲氏征阴性,移动性浊音阴性,肠鸣音可。诊断意见:‘腹部暂未见明确肠梗阻及消化道穿孔征象,未见出血征象’。”

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熊平教授

同时,在2015年8月24日湖南省耒阳市人民医院所做出的超声检查报告单中,同样显示,吴小芳腹腔内没有明显肿块和出血等液体的B超征象。腹腔超声所见“腹腔未见明显肿胀及液暗区”。

鉴定意见材料的内容显示,2015年8月24日10点23分,耒阳市人民医院心电图检查报告单显示吴小芳“大致正常”没有心包压塞的心电图改变。

8月24日13点左右,吴小芳再次腹痛,浑身大汗淋漓。当时医院为其测量血压,发现其血压仅60/40mmHg,在进行腹腔穿刺后,发现其腹内流血。但其病历资料足以证明,吴小芳在此前并没有肠系膜上动脉瘤破裂症状和体征。

而8月25日10点34分,吴小芳CT影像科检查部位证实其“肋骨未见明显骨折征象,没有心包压塞”。

熊平教授认为这样的检查结果,也就证明,在2015年8月25日上午10点34分之前,吴小芳并没有心包填塞的症状,而心包填塞是在心脏出现破损或挫伤后,立即就会造成的严重病症,“心包,是包裹心脏及出入心脏大血管根部的囊样结构。而在心包与心脏表面的脏层心包之间有一定的空隙,这被称为心包腔。正常心包腔内有少量淡黄色液体润滑着心脏表面。外伤性心脏破裂或心包内血管损伤造成心包腔内血液积存称为血心包或心包填塞,是心脏创伤的急速致死原因。如果是6天之前就出现了挫伤,那血早就流出来了,心电图和CT不可能正常。而根据吴小芳的病例,2015年8月24日18点05分他就已经住进了ICU病房。”熊平教授表示。

9月11日,封面新闻记者就鉴定相关问题,以邮件的方式联系了当初做出相关鉴定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张海波副教授和于天水副教授,但截至记者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美称偷渡港青”民主活动人士”,华春莹:你认真?

上月23日有12名港青企图”偷渡”台湾被广东海警截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今(13日)在推特发文,这12人并非民主活动人士,而是企图将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此外,深圳公安局也证实案件正在侦办中,强调会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各项合法权益。 广东海警上月拘捕12名准…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男子离开派出所6天后身亡 1名警察4名协警获刑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