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红楼梦》一场扬州旧梦曹雪芹的《红楼梦》,与扬州渊源极深。可以说,一部《红楼梦》,就是一场扬州旧梦。

  • 民生

中国园林的山水精神

中国古典园林最终成为“模仿自然,高于自然”这样一种艺术形式,其形成和发展的根本原因,不能不提到三个最重要的意识形态方面的精神因素——崇拜自然思想、君子比德思想、神仙思想。 崇拜自然思想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人与自然的关系向来密切。中国人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很早就积…

曹雪芹的《红楼梦》,与扬州渊源极深。可以说,一部《红楼梦》,就是一场扬州旧梦。

小说:书目两提“扬州城”

只需翻开《红楼梦》的书目,就能看到,有两回的书目就提到了扬州,分别是第二回的“贾夫人仙逝扬州城”,第十四回的“林如海捐馆扬州城”,由此可见,在《红楼梦》中,扬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
而从林如海和贾夫人那里延续下来的,就是《红楼梦》中的女主角林黛玉,她是一名扬州姑娘。生在苏州,却从小在扬州长大。母亲去世后,她从扬州登舟进京,开启了她悲剧的一生。在书中,不时可见林黛玉的扬州情结,在贾府的生活中,尽管得到贾母的万般疼爱,也得到了贾宝玉的知己爱情,但是更多的还是寄人篱下的酸辛,在那种情况下,林黛玉思念故乡扬州,也是理所应当。而在书中,被红学家认为最为温馨的一段宝黛爱情插曲,就是发生在“扬州衙门里”,黛山林子洞里的耗子精偷香芋的故事。尽管是贾宝玉的杜撰,却有着浓郁的扬州风情。

书中提到扬州之处,还有很多,比如薛宝琴的一首怀古诗《广陵怀古》:“蝉噪鸦栖转眼过,隋堤风景近如何?”里面的广陵、隋堤,提到的都是扬州。

除了“扬州”二字,书中多见扬州的方言。比如林黛玉说的“嚼蛆”,就是典型的扬州方言,还有一些林黛玉所作的诗词,只有用扬州方言去读才能押韵。书中对于年轻女子的称呼,“林姑娘”、“宝姑娘”等,都是扬州乡音。

现实:荣国府兴衰映射曹家

一部《红楼梦》,可以看作是一部封建家族的兴衰史。那么,直接可以看成是曹家家族的起伏。从开始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到最后的“白茫茫一片真干净”,不仅是小说的虚构,更是现实的写照。一场红楼梦,就是一场扬州旧梦。

曹雪芹祖父曹寅在扬州署理两淮盐政的那几年,正是曹氏家族的鼎盛时期。但是为了迎接康熙皇帝南巡,为皇帝建造行宫,都是花的自家银两,为曹家的急速衰败留下了祸根。等到曹雪芹出生之时,曹家已经比较破败了。所以在书中,那些繁花似锦的家族景象,大多是曹寅在扬州时的鼎盛旧梦。

值得一提的是,曹寅是死在扬州任上的,而书中林黛玉的父亲也是死在扬州任上的,这也难免不被认为是一种对应。

至于曹雪芹究竟有没有来过扬州,这如今还是一个历史谜团。有传说他小时候跟随着父辈,在苏州、扬州、镇江一带居住过,还有传闻他曾经夜宿瓜洲,还曾留下字画,可惜在“文革”中被付之一炬。可惜的是,至今还没有非常准确的史料,可以证明曹雪芹的确来过扬州。

如今:扬州仍有“红楼情结”

扬州学者韦明铧介绍,在《红楼梦》之后,还有很多扬州人,对于《红楼梦》有着贡献。比如第一个将《红楼梦》改编成戏剧,并搬上舞台的,就是清代扬州人仲振履。他所著的《红楼梦散套》,将《红楼梦》用昆曲的方式进行演绎,后来因为过于风雅,又改为了更为通俗的《红楼梦滩簧》,在民众中传唱。

至今,曹氏家族在扬州的遗迹,已经成为红学研究中重要的一环,在扬州多次举办过“红学”学术研讨会。新旧两版《红楼梦》都在扬州取景,扬州饭店还做出了“红楼宴”等,“红学”在扬州生机勃勃。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一部《红楼梦》一场扬州旧梦曹雪芹的《红楼梦》,与扬州渊源极深。可以说,一部《红楼梦》,就是一场扬州旧梦。

淡泊出真功!张三丰是怎样修炼得道的?

武当祖师张三丰自创了太极拳法和剑法。(网络图片) 在元末明初时,有一位“活神仙”名叫张三丰,道号“玄玄子”。他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为人洒脱不拘,终年云游四方,行为古怪诡异,确是一个少有的奇人。据传说张三丰是辽东懿州人,关于他的出生和童年,有一段离奇的传闻。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