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专家:快找逃跑路线 准备逃生包

民生 David 3周前 (06-22) 491次浏览 0个评论

三峡大坝专家:快找逃跑路线 准备逃生包

三峡大坝破坏风水,给子孙后代带来的巨大灾难是无穷无尽的。

中国南方洪灾泛滥,中共水利部要求全民做好防大洪水的准备。近日,三峡大坝上游爆发大洪水和泥石流,一些村落瞬间消失。知名三峡大坝专家王维洛示警,若三峡溃堤,长江中下游直到上海全部玩完。他提醒三峡以下的民众,快找好逃跑路线并准备好逃生包。

自6月以来,中国南方进入暴雨季节。据中共官方数据,截止目前,华南、华中等24个省、直辖市,852万人次受灾。至少148条河流超警戒水位。

中共水利部在新闻发布会承认,今年或遇自1949年以来最大洪水,尤其在三峡大坝上游地区的降雨,对大坝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并警告,今年要重点关注超标洪水、水库失事、山洪灾害“三大风险”。

6月16日起三峡上游的四川省东北、西北、中部和川西高原局部,连降24小时大雨或暴雨,多地出现严重的洪灾。17日凌晨,三峡大坝上游、四川甘孜丹巴县发电站被冲毁及爆发泥石流。

视频显示,巨大洪流由上游奔腾而下,所到之处,一些村庄直接消失,而山顶突然喷出泥石流直接吞噬埋葬了许多村庄。再次引发人们对三峡大坝溃坝的担忧。

与此同时,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博士生导师黄小坤在微信朋友圈发出“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的警告,引发各方关注。

为此,《大纪元》中文网对旅德著名国土规划专家、《三峡工程三十六计》作者王维洛博士做了专访。他认为三峡大坝的防洪目标通过实践检验,对防洪根本不起作用。

采访中,王维洛博士分析了目前三峡水库的状况,提到了三峡工程论证、设计和质量检查是同一组人马,提醒三峡以下长江中下游的民众做好心理准备,了解周围的地理环境,找好逃跑路线,并准备好逃生包。

以下内容根据采访整理:

三峡工程不能防洪且是大遗患

中共建立三峡工程有5个目标,防洪、发电、航运、南水北调和区域发展,它还强调防洪是其最主要目标。

在现在的条件下,三峡大坝下游,我们已经看到报导,江西、湖南、湖北都有洪水,武汉已经发出了今年最高等级的红色预警,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还说今年可能要有黑天鹅,可能会出现极端的暴雨天气。下游已经是洪水灾害了,还担心会有更大的洪水到来。

中下游的人们寄希望于三峡工程什么呢?我这里已经有洪水了,希望你能把上游下来的水量减小,使得长江干流的水位下降,让江西、湖南一些支流的水能够很快进入长江,然后流走,减轻下游地区的洪水灾害。特别是武汉,你能够把这些洪水都给我卡住,不要流下来,我这里对付自己这里的暴雨,问题就小很多了。

对于上游来说,洪水灾害也很严重,三峡上游的重庆库区,像开州、巫溪和重庆一些市区等地,都发生了严重的洪水灾害,城市二级预警。上游的人们希望三峡工程干什么呢?本来你已经把我的水位给抬高了,增加了我这里的洪水灾害,水流不畅了。我希望三峡赶紧把我的水放走,往下游放。

站在三峡大坝位置上,它怎么办?是放水还是不放水呢?

它是一个矛盾的东西。其实三峡工程在论证的时候,就可以论证出在这样的情况下,三峡工程对防洪是没有用的一个东西,所谓防洪都是骗人的,你宣传怎么宣传都可以。非要等到工程建成了二十几年以后,然后让这样的洪水过程来告诉老百姓,这个东西是没有用的,宣传还在拚命说它是有用的,你要寄希望于它。

我们不需要对每一个水库都用实践来证明。盖一座水库就需用实践去检验一次,不需要这样。从过去经验中可以得到结论,不需要花这么大的力气来得到一个负面的教训,这个代价太大了。

三峡大坝专家:快找逃跑路线 准备逃生包

王维洛表示,三峡前期工程施工的质量很差,从2003年开始试运行至今都没有验收过,没有人敢担保它的质量。

三峡工程的工程质量是大问题

三峡平时正常蓄水位是175米,三峡上游重庆库区的寸滩现在水位是海拔164米,比下游的146米高出18米左右。如果为保武汉要发挥三峡防洪效益的话,就要挡住水,不让往下流,以便武汉的洪水可以尽快流入长江,向东流走。

那么三峡大坝水位就要至少提高到175米以上,才能保住下游的安全。那样一来,上游重庆市区就就危险,会被淹掉,水位就可能达到210米。所以说,三峡水库根本就不能起到防洪的作用。去年长沙橘子洲头江心岛上毛泽东头像都淹到脖子了。

从水流方面来看,三峡两头受气,重庆受不了的时候,它多放点水,减少重庆压力。这时候下游的武汉受不了也要叫,那三峡只好再卡一点水,让重庆多淹一点。由此看来,三峡水库就是这么一个东西,根本不能蓄水。只能是上面来多少水,下面放多少水。

目前大家讨论比较多的是三峡工程安全问题,三峡在洪水期间把水位压在145米,那是它的压力最小的地方,水蓄到175米(正常水位)时,它的压力很大。

那么三峡工程的质量怎样?中国设计和领导质量工程检查的钱正英、张光斗他们给中央领导写信时候说“不好”。不好的原因是三峡工程的水泥浇筑工程太快。

1998年长江洪水以后,朱镕基对三峡工程的质量不放心,要求请外国监理,有一个奥地利的工程监理是主管钢筋混凝土中的钢筋焊接,他说中国工人的钢筋焊接全部不合格,当时,三峡大坝左岸基础工程的钢筋焊接和水泥浇灌已经全部完工,不能返工了。

另外,三峡工程论证、设计和质量检查的是一组人马,钱正英是论证领导小组的组长,张光斗是她请的顾问,他们俩又是三峡工程质量检查组组长,就没有公信力。所以说三峡工程的工程质量是一个大问题,去年大家讨论了很多,很多之前参加过三峡建设工程的人,都说这个中间层层转包,问题很严重。

三峡大坝专家:快找逃跑路线 准备逃生包

三峡大坝危在旦夕,上游出现大面积山体滑坡。示意图

三峡若溃堤中下游直到上海全部玩完

三峡工程现在大家比较注意的都是弹性、变形等问题。其实大家忘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渗漏。渗漏问题远远比变形要严重很多。因为溃坝都是从渗漏开始的。

渗漏最严重的地方在三峡工程的船闸那里,那里是施工质量最差的、位移最大的地方。这个工程是由武警部队做的。当时钱正英、张光斗去检查时,就听说了船闸施工质量很差,他们带着红牌去的。最后什么牌也没抽,因为武警惹不起。去年中国科学院专家讨论时,也没有提到船闸的位移问题。

三峡船闸的高偏颇是世界上最高的,位移也是最大的。三峡在施工的过程中使用的炸药量过量,炸药当量超过炸广岛的原子弹当量,硬炸炸出来的,炸得旁边的山坡体相对来说比较松动,这就很危险。

如果三峡溃坝,主要影响到长江中下游流域,都是比较重要的城市,上海长江三角洲的城市群,中间本来要建的武汉、长沙、南昌中部城市群。中国经济实力的40%在长江流域。

溃坝首先会把葛洲坝冲垮,首当其冲是宜昌,沙市、岳阳等。引用1989年戴晴的《长江啊长江》书中,杨浪从军事角度来说,如果三峡被炸的话,长江中下游受影响的是4亿人。杨浪原来是部队的,后来到中国青年报社当过老总,后来在财讯传媒集团当副总裁。

三峡工程论证的时候,没有问过军方同不同意,没有一个部队的代表来参加论证。杨浪从军事角度分析,三峡下游是中国后备军屯军的地方,如果三峡溃坝的话,中国的后备军就没了,比如空降兵90%在三峡影响范围之内。杨浪主要是说和台湾打仗的事情,说你都不用打了,只要三峡溃坝,后备军都全灭了。

三峡溃坝不光是带来水灾,还有20—30亿立方米的泥沙。泥沙下来的破坏力比洪水要厉害。第一拨洪水下来的时候你要能挡过去了,你就活下来了,但是泥沙下来整个生态就破坏了。也许长江就被堵住了,再下来水往哪里流就不知道了。

在这种情况下,泥沙一旦下来,整个长江中下游一直到上海口就全部玩完。如果能够躲过第一拨洪水,第二拨的泥沙危害还不知道要延续多少年,这个后续的危害是很厉害的。

三峡大坝专家:快找逃跑路线 准备逃生包

党媒证实三峡大坝变形,专家此前曾预警:将有特大灾难发生。

防三峡溃坝注意逃命事项

老百姓首先要认识到这个危险。你得认识到三峡根本不能起到防洪作用。它说三峡大坝可以防御十年一遇、百年一遇的洪水,这个说法是错的。

1969年,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张体学、水利部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钱正英,两个人联合向毛泽东打报告,要求建设三峡大坝工程。毛泽东回答:“头顶一盆水,你能睡得着觉吗?”

因为它说三峡大坝可以防御百年一遇的洪水,使得人们都集中在长江边上居住,过去人口可能分散在农村。以宜昌为例,过去只有5万人口,建了葛洲坝变成20多万人,现在把市县合并,变成4百万人口

这导致了人与长江争地、争空间的矛盾,这在武汉城市发展中可以看得很清楚。武汉纯粹是开垦低洼湿地搞发展,所以它的矛盾就越来越大。

第二,要熟悉周围的地理环境,要看看周围还有几个其它的水库、湖泊和低洼地,在武汉周围起码有100多座水库,你得了解你家受哪个水库的影响,它是怎么样的一个水库,它在哪里,你得考虑好,逃命的时候往哪里逃。

现在高考只注重几个科目,很多人不知道地理知识,长江中下游很大一段地方,特别是湖北湖南地势很低,很多地方是湖。比如湖北的江汉平原,如果长江洪水上来的话,它的底面比洪水位低18米,如果溃坝水进来就出不去了,那边比江西还低,在历史上它是一个湖,叫云梦泽。

洞庭湖的情况也是一样,如果淹了之后,水就回不去了。

比方说湖北人逃跑时,不要再跑到江汉平原去,不要跑到比长江河床最低的地方还低的地方,你认为是逃命了,你认为离长江远了,实际上是去找死。水是从上往下流的,从高往低流的,要逃就跑到高地去。

第三,学会像日本人一样准备逃生包,看看日本人的逃生包是怎么准备的,向日本学习一下,不要老是反日。你们家的房产证什么的,放到逃命的包里。不要洪水下来的时候,你再去找房产证放在什么地方,没时间了。

其实长江中下游的人对洪水是有经验的,好多人家都是有船的,家里值钱的东西不摆在一楼,摆在二楼的。比较有经验,洪水来的时候把你老的门窗全部打开,让洪水流过去。如果不这样做,你家的房子可就被洪水冲垮了。

老百姓的这些经验就跟三峡水库道理是一样的,洪水来了放开水库让水流过去,否则就溃坝了。所以三峡水库根本起不到防洪作用。

中共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说了,这是一个黑天鹅,是一个特大暴雨造成的特大洪灾。三峡大坝如果溃坝,他把这话已经告诉你了,说这是黑天鹅,那是你自己去理解的问题了。你怨谁呀?中共永远不会为此负责任的,它完全是一种暴力的统治。每一个死的人,对它来说不就是一个数字嘛。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三峡大坝专家:快找逃跑路线 准备逃生包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三峡大坝专家:快找逃跑路线 准备逃生包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