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103研究所落成,首展呈现蔡江南的“交错的秩序”

原标题:厦门103研究所落成,首展呈现蔡江南的“交错的秩序”

部分参展嘉宾合影

6月19日,“蔡江南:交错的秩序”展览在厦门103研究所开幕。此次展览是103研究所建筑落成之际首次呈现了蔡江南的作品全貌。展览特别邀请王艺担任学术主持,朱燕芬为策展人。

蔡江南,生于1978年,现工作生活于厦门。毕业于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自学习雕塑创作起持续专注研究与实践,作品关注个体生长的时代印记,在数字浪潮中,依然坚定于物理形式塑造的温度。一个自我放大以后是很多自我,很多个自我就是人本身,而人的感知与所处时代息息相关。成长过程中的强烈冲突,是蔡江南对周围的深切感受。带着对历史瞬间观察后的余兴,在泥土中进行日常训练,以雕塑作为容器,自觉地用作品来记录地方现实,在交错的塑造过程中生产指向本质的秩序。

展览现场

据介绍,103研究所旨在为地方群体提供现代情感链接,以实现参与者在有限的时间进入有限的生命。空间计划定向邀约作者到来进行工作研究以及成果展示,也面向公众开放参观及活动预约,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展览、工作坊、论坛、品鉴等形式。项目共4层空间,建筑总面积600平方米,位处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

开幕日下午,学院代表、艺术家、收藏家等嘉宾朋友们应邀到场,以蔡江南的创作经历展开对谈,纷纷表达了对艺术家未来创作的期盼。

参会嘉宾合影

座谈会现场

嘉宾论坛回顾

(按嘉宾发言先后排序)

苏阳:江南平常一直处于比较玩味的状态,但为了完成这次展览,是很认真的,包括整个空间的打造。这么多年,从早期无系统地进行一些创作开始,至今可以看到他的飞速成长,并且正在获得自己的雕塑语言。能有今天的作品呈现,并且这么多老师来加持,对学院、对他个人、对厦门在地长期深耕的艺术家,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影响。陈文令老师、高孝午老师、王艺老师都在北京,早期走出去校友许多已经相当有成就。作为兄弟,一直看着他的创作,也希望大家来一起多多的关注,多多的批评,期盼他能更好的成长。

张革展: 刚才我到展览现场,观看了作品之后颠覆了我对江南兄的印象。我和江南一直是在酒桌上厮混,无论酒风酒品一直是肝胆兄弟,江湖上听不到一句对他的骂声,本以为通常人品好人的才气都一般。可刚刚展厅里江南兄的作品严重的告诉我:江南兄不仅人品好,才气更好!从今以后我等当刮目相看。

闵一鸣: 我对江南熟悉得比较早,20多年前就认识,江南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尤其率性,率性的人如果内心活动比较丰富的话,会有好作品,因为体验多。刚刚看到作品,就觉得江南的作品已经在原来比较自由的形态上出现了形式感,这是由内而外产生的。他作品的每一个阶段,我都很关注,这个阶段做到这个状态,是非常好的。

任宏伟: 聊江南离不开酒,在我们周围江南对酒的狂热应该排行前十。江南的生活状态里面有散漫、热爱、狂欢的痕迹共存,很有意思!不了解他的人觉得他特别随意,事实上他是非常认真一个人,尤其是对作品,要求很严苛。他这几年都是在做马,可能马的性格和他某个深处有关联。他做马,做到很自由,马变成他身体里的一部分。我想,他做的马其实是在做人,感觉他做的马比他做的人物还像人。江南早期主要从事雕塑工程,这三五年渐渐地做自己的作品,并形成自我的风格,风格沿袭罗丹、贾克梅蒂现代主义一路,渐入佳境。“人马组合”是他这几年塑造的主题,江南生长生活的环境并没有马,只有一些旅游景点供游客拍照无精打采的马,这显然不是他作品的参照系。马在他的作品中比人物突出,甚至更像人;自由、扭曲、乖张、痛苦、狂喜、痉挛、性暗示等等,打破了你对马的一切惯性的美好想象,马是他精神世界的幻化。江南的作品大多是架上雕塑,双手即思想,他喜欢十指连心塑造的亘古快感,原始冲动,快感十足,有Get到酒神狄俄尼索斯的神经;痛苦与狂欢交织的癫狂。他的雕塑造型张力内揠,马脚和人的四肢交织成复杂错综的空间,像一棵野蛮生长的树,构建自我的雕塑森林。他的新作从直觉进入到了理性的维度,我觉得是他的第二个阶段。

上美西舟: 我与蔡江南老师有过一次合作,在雕塑作品“被踩在脚下的马”进行油彩绘画,这对我们来说都是第一次尝试。先前我就觉得蔡老师的作品力量很强。我的作品风格也是强表现力的,因此我们作品结合的时候,更多地共同探讨如何在双重力量下寻找一种平衡感。今天现场看到最新作品,又有另外一种力量存在,这是我所期待的。

高孝午: 我们从培训的时候是同学,中间间隔很多年没有见面。近五年前再见,偶尔聚聚会,其实也已经产生的某种感应。通过江南的日常让我看到,在厦门生活太美好了,既能做艺术又能有欢乐的生活状态。今天到达展览现场,我感觉江南隐隐约约有一种被压抑的才气正在开始释放,所以我很期待。

陈文令: 蔡江南更应该叫蔡北方,他身上有江南人的通透和灵性。但他的朋友很多,做人很大气,很远见,男人气十足!作品也很有北方的腔调。他爱马,马也是北方比江南多得多。他更应该叫蔡北方。他生活在厦门,但作品创作仍然拥有国际视野。艺术语言,形式和观念都很自由开放。最近他个展创作了一件四五米高的带有装置感的顶马之柱,这串马就是人类的现状,它们叠叠加加何时了!攀高是无穷尽的,但坠落也是无穷尽的。它们是一种相互依存相互关爱但同时相互排斥相互挣扎的关系。江南说这件作品布展过程令人苦恼,时间来不及,临展前还用两长木头撑住…我调侃说:这两根木头不撤掉也许更好,作品会产生一种“坏坏的”更蔡北方的气慨。当然也可以边展览边布展或边布展边展览。当行为艺术处理,艺术永远无边界。因为我觉得我们艺术家,为什么和艺术拥抱这么紧?艺术其实还是给我们带来很多肉身上的痛苦、煎熬。搞纯艺术真的不容易,很考验艺术家的全部能量。我想艺术不应该给我们太多标准和禁锢。艺术应该使我们的心性和思想永远处于更自由开放的状态。如果当一个人的生命体开始痛苦、不自在,被禁锢被绑架的时候就应该有一种自我怀疑和自我重造的必要。所以我认为一切不要太着急,慢慢来,总会等到云破日出的好光景。江南有一种北方的大气和冒险精神,更多的是像王艺院长的文章里说的“无秩序的、交错的秩序”,让你寻找不到的答案的。可能追逐到最后,也不知道终极的答案。所以我觉得艺术的伟大也在于不可言说或各可言说。很多时候你说不清道不明但它的艺术此刻存在着。

万吉欣: 我就从雕塑的创作上提一点看法,我认为江南的雕塑是意象雕塑,这个“意象”是主观的“意”客观的“象”,他不是纯具象,也不是纯抽象,我觉得用意象来界定是不是可以,这是一个界定的问题。再有一点,在江南的作品上我看到了一些海的波浪的影子,看到了一些海洋文化的影响,是他的手法塑造出来的。

潘尤龙: 江南的这一次展览,整个历程我陆陆续续有跟进,是很不容易的,每个环节的细微都自己跟进,都一点一滴去推敲,他在学术上他是追求完美的。关于江南做马,据我所知江南在大学期间就参与到大型的公共雕塑项目上制作马群,实践是在学习过程中是重要的。

林苒: 聊江南一定离不开酒,酒和他的血液是分不开的,尼采在他的《悲剧的诞生》里曾经谈到酒神精神,说从个人的痛苦和毁灭中获得与宇宙生命本体相融合的悲剧性陶醉。后来尼采嫌这层含义太形而上学气,虽仍倡导酒神精神,却是指从生命的绝对无意义性中获得悲剧性陶醉:人生是幕悲剧,最大的悲剧就在于它的没有终极根据,但生命敢于承担自身的无意义而并不消沉衰落,这正是生命的骄傲。 刚才提到江南的马不是太抽象也不是太具象,他拥有的意象,很可能是酒在里面起了作用的。早些年我看他的作品里有一些比较外放的幸福感,两年前因为事故被限足,之后我们有过很深入的聊过,我想,生活的苦难是要带给他的创作力量的,它必须要融进创作中去的,这是宝贵的财富。后来我看到作品里有代入,不是特别直白,但是是有直接影响的。我们之间有交换作品,我喜欢他的后来作品中人与马很痛苦的很扭曲的在一起的状态,也分不清是马还是人全部卷在一起的那种感觉,这是一种挣扎的内心的体验,这对于艺术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陈圣燕: 江南为这个展览做了很多的准备,这个准备应该是一个打磨的过程,一直到刚才我们进展厅也还在完善。我们工艺美术学院一直有一种精神或者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匠心,对我们来说的话就是以艺为主,艺工结合的传统。那就是对细微东西的感受、认知和追求,可以看到整个空间的状态,作品与空间的融合,都有细致推敲,观众进入现场感觉非常舒服。因为这个展览是研究院第一个公开展览,对我来说是一个学习。

林金强:一个月前,我到103研究所现场去,交流中敲定了今天作为开幕日的整体安排。为103研究所得开放以及蔡江南老师的个展呈现完成一次仪式感!作为母校的老师,为他感到开心。

陈昆仑 :和江南从同学至今二十六年,我们都出生在厦门翔安区,拥有共同的时代经历。他是一个情感很丰富的人,不管是对男的、女的、还有动物。他哥哥跟我说,他们小时候,父亲作为老师一个月领三十块的工资,基本上是一家五六口人开支是不够的,所以,家里饲养一头母猪,母猪生的猪仔拿去销售就可以贴补家庭的费用,所以江南的家庭父母亲对于情感的教育上面还是很重视的。在这个母猪死亡后,家里并没有宰来吃,而是像亲人一样对待,将它埋葬,所以家庭教育的情感是非常丰富的。还有一次我想捉鸟,他对我说不要抓它,其实你抓过来也是玩两下又把它放走,这样会伤到它,不如静下心来好好的欣赏它。他是一个心态非常好的人,所以这几年来,他对这个马,他把自己内心的感觉表现出来,他可以踩它,他可以打它,可以爱他,但是别人不能对他伤害太大。有一天,我睡在沙发上,他把我的这个形象塑了下来,其实他看到了我的另外一面,他把我塑的更立体了,也让我更了解我自己了,也让他自己呈现地更立体。是精神上的立体,而不只是形体上的立体。

王艺: 我说一点感想,首先是感谢到场的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其次,我想表达一下对咱们工艺美院的崇敬之情,一个院校有这么多优秀的毕业生,有这么多杰出的校友,这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而且我们强院也是对杰出校友特别的支持,这个特别难得。所以说特别感谢这么有情有义的学校和领导,才能我们的这个艺术家充满情怀的来做这场展览。这个展览的过程中,有很多特别缘分的事儿,最后我说来写这么一篇文章,其实特别困难,因为读懂蔡江南,表面上看他是一个嘻嘻哈哈的人,但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以至于我这篇文章写了3稿,越写越多,最后我的助理说不能再写了,还在开头就已经写了好几千了。最后,还是把这个稿子重新来过,重新写了一篇,关于学术的定位总结,我自己的学习体会已经贴在前言,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下。这个是我的一个学习过程,至于准确不准确我拿不准,所以听了大家的发言,我觉得回去还应该重新再梳理一下重新再写,这个重新写就期待你下一次展览。 关于这个展览我想说三句话:

1、一般来讲,一个伟大的灵魂总是附着在一个无聊的躯体上的,这是一个一般规律,因为,如果说,这个躯体是一个很有趣的一个人,他内心的这种矛盾、纠结、变化一定会很少。所以这种搭配我觉得可能是上帝安排的,伟大的灵魂总是附着在一个无聊的躯体上的,但是放在蔡江南的身上就特别的有意思,一个有趣的灵魂放在有趣的躯体上,那这种安排好不好,要是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讲,他不是一个好的安排,也就是使得生活中、工作中、创作中,他的排列组合变得越来越少,那么这种越来越少使得作品的呈现没有那么多的变化,没有那么多的哲学思考,没有那么多的形成方式。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怎么让一个有趣的灵魂和有趣的躯体能够高度的统一的基础上又能产生出很多的变化,这就很好玩。所以好在这个人这种好玩儿他就有很多的故事,故事多了,常在河边站哪能不湿脚,这些故事就变成了事故,刚刚我们也提到了一些事故,那么这些事故呢就造成这个有趣的灵魂和有趣的躯体他这一种排列组合形成一个极简的复杂,复杂的极简,所以才有了蔡江南这批作品的创作的动力和源泉,所以我从这里来讲觉得很有意思,上帝的每一次安排都会是莫名其妙的一种排列组合,这是我的个人体会。

2、创作是对现实的描述还原然后再提升,艺术一定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那么在这个还原的过程中,有的可能还原的好,有的可能还原的不好。那还原的好就是不断的提升,那还原的不好呢我们就要还俗。我们在一个什么都过剩的一个内卷的年代,这个艺术界现在很难混了,很难混的情况下,大量的过剩的艺术家,过剩的艺术从业者,过剩的艺术作品,在这种情况下再加上这种还俗,所以就造成我们一个对美好事物的价值判断和对美好事物引导性的一个东西。如何进行还原甚至是提升,这种提升在一定程度上就叫还魂。那么我看蔡江南很多情况下他是魂不守舍、魂不附体,经常是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但是在这次作品上,我觉得最大的成功在于他的还魂,他把作品赋予了他的哲学思考,找到了他的灵魂的归宿点。所以这种纠结这种挣扎这种交错的秩序把它融到他的作品里边,用它的作品来感动我们这个内卷时代的焦虑感,让我们能走出这种困惑。所以这一点是从作品意义上来讲,我也是非常感动的。

3、目前蔡江南的创作应该是完成了早期的作品的实验阶段之后的向成长期,向成熟期过渡的一个状态,总的来讲我对于蔡江南的作品,尤其是早期的作品看了不少,也一起探讨过。而且在探讨的过程中,我记得是以非常严肃的朋友状态提出过一些批评。这个阶段的过渡目前应该是完成了,但是这个阶段之后又会怎么样?我也有更多的期待,我们期待江南他有更集中的焦点、更简练的语言、更老辣的表现去创造新的作品。因为现在很多艺术家尤其是年轻艺术家现在都急于一夜成名,这是在这个网络时代没有办法,年轻的艺术家在这个时代不更早的出名可能他的机会很快就失去了,但是正是因为这种焦虑和这种急躁使得年轻的艺术家他容易去急于寻找自己的语言,急于去寻找自己成名的方法,也就是说他失去了自己对生活对未来那种哲学的思考和判断,这样的话,作品往往是浮于一个表面的东西,或者说更造作一些。所以我期待江南的作品经过这个成长期成熟期这个阶段的磨合之后可能更趋于完整性、系统性、独特性,形成自己的语言风格。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厦门103研究所落成,首展呈现蔡江南的“交错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