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心有多细,看齐白石画的“土鳖”就知道了

原标题:画家心有多细,看齐白石画的“土鳖”就知道了

“您老画什么不好,怎么画土鳖?”朋友不解。

“可别小瞧了这土鳖,只只都不同,”齐白石说,“你看,这只是画的侧面,这只是画的背面,今天把它的样子都画下来,以后想画就不用抓了!”

一九二一年的夏天,齐白石受朋友邀请到保定游玩,期间在住的房子里发现了土鳖,他饶有兴趣地捉了几只置于案几,观摩一番后并将它们画了下来。

土鳖学名土元,别名地鳖虫、地乌龟。身体扁,背上有壳,壳紫褐色,腿棕色,两侧全是毛毛刺。过去在农村比较常见,有人收购,据说有药用价值。

生活中“土鳖”是个贬义词,多用来调侃没见过世面的人,“这你都没见过,‘土鳖’”。

不管是它的长相还是习性,任谁也不会与“雅”联系到一起,“看到土鳖我觉得很享受”没人会这么说。

所以历来很少有人将此物作为绘画题材,只是某些书籍中有相关插图。画土鳖者,齐白石当属第一人。

从齐白石一贯的绘画题材来看,画土鳖并不稀奇。

因为蚂蚱、虾米、蛐蛐、苍蝇,甚至让女子尖叫的老鼠和蟑螂,都在他的绘画目录里。

画土鳖有什么,比起毫无用处的蟑螂,至少它还有一定的药用价值。

不刻意选题,全从生活中来,却又能细致入微,这是画家最难得的地方。而齐白石之所以为齐白石,正因如此。

为了便于观察,我们将原画作放大。左侧“侧面式佳”,意思是说侧面画比较好。右侧一只土鳖,虽然只有寥寥数笔,但没有一丝懈怠。

触角的长短以及背部纹路的宽窄比例,若非细心观察体会,根本画不成这样。

最惊人的地方是腿上的毛毛刺,粗细长短各异,末端指向不尽相同,看似静态实则静中有动,纵然实物也不过如此。

恰恰它又与事物有别,少了色泽上的匀称,多了线条上的协调;与工笔也不一样,工笔是什么就要画什么样,而它只点到为止,不在其外形,而在其神态。

也正如齐白石所言,他画的土鳖一只一个样,有的在爬行,有的呈匍卧状,还有的将腿直立在地面,好像遭人摆弄正在生气,妙趣横生。

有人说齐白石运气好,在北平遇到了徐悲鸿先生,不然根本出不了名,可能画都没人要。

的确,他在工作上和生活上都得到过徐先生的帮助——徐先生担任艺专校长期间曾力排众议聘请他教画画,而且每月都要多拿钱给他。

不可否认有这方面的原因,但不全是。

要知道,机会和运气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设若齐白石画技一般,徐先生也不会又给工作又给钱,还是说明他有水平,只是缺一个展示的平台而已。

心细、善于观察且能付诸笔端,是齐白石最大的优点。一个画家心细到什么程度,其实看齐白石画的“土鳖”就知道了。

大家对此有什么看法,欢迎在文章下方留言哦。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关注二小书法,让我们一起探讨;如果您认同文中的观点,请转发让更多人看到吧。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画家心有多细,看齐白石画的“土鳖”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