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被自己的妻子逼得出轨的

我是如何被自己的妻子逼得出轨的

选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张岩那天是下午四点多给我打的电话,“晚上有空吗?一起喝点酒去?”

“开什么玩笑,我哪儿来的空。我现在下班都是立刻飞奔回家。要让我老婆知道我下班不回家带孩子还敢出去玩,我这条命还要不要了。”张岩是我大学里的铁哥们,所以我毫无顾忌地吐槽。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呵呵,理解,理解。”

“你小子倒是挺有空啊。你家玲玲不查岗啦?你今儿解放了?下班不用回家?”

“唔唔,是。我这几天都有空,你要是也有空就找我。”张岩含糊地回答,挂了电话。

回家的路上我又想起这通电话来,突然觉得有点奇怪。

我们毕业已经七年。大家都还是单身汉的时候,无处可去,晚上常聚在一起喝酒打牌。找到女朋友之后,一开始女朋友们还贤惠地作陪,后来眼见我们已经跳不出她们的手心,就明里暗里地越来越不支持这样的活动。下班回家做饭,周末陪女友逛街,和女朋友在一起做的事取代了当年的聚会,后来又分别结了婚。除了大型同学聚会,算一算,我们已经有三年多没有一起喝过酒了。

今天张岩这是哪儿来的空?他老婆玲玲一向防他如防贼。玲玲漂亮是挺漂亮的。但我们几个哥们提起来都只有呵呵一声。那是在酒桌上就敢冲过去拎张岩耳朵要他回家的火爆脾气。

张岩人普普通通,与玲玲站在一起,别人都忍不住略有鲜花牛粪之感。因此当年追她追得辛苦,婚后自觉矮了半个头。

我们这些狐朋狗友当面见他被玲玲骂过几次,谁也不敢作声。之后为了避免尴尬自然是不常联系了。

等我回到家,我老婆张口就问我,“张岩跟你联系了吗?”

我心底一惊,“领导你又查我通话记录了?还是现在已经神通到连我白天做什么都知道了?”

“呸,谁有那功夫。是玲玲在微信上联系我了,说张岩已经五天没回家了。问我他有没有找你,你知道点情况不?”

“五天没回家?不是出差也不是加班就是五天没回家?什么情况?”我隐隐嗅到了一点八卦的气味。

“咳,谁知道呢。玲玲吞吞吐吐地不肯说太清楚。你也知道她平日里有事没事就闹得厉害。说这次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吵了一架,玲玲又嚷嚷要离婚,张岩这次居然没有跪地求饶,撂下一句离就离就走了。第二天趁玲玲上班的时候回家拿了些换洗的衣服,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玲玲一开始还硬撑着不联系他,过了两三天觉得不对给张岩打电话,竟然被他拉黑了。他上交给玲玲的工资卡也去银行挂失了。这下玲玲才慌了神。在微信上问我们几个。”

“张岩今天是给我打了个电话,叫我喝酒。”我一听老婆这么说,赶忙把我知道的情况都交代了。“谁知道是这么个事儿,这张岩,可真行啊。”

“真行?瞧你这意思,还挺崇拜他的?觉得他做得挺对?”老婆眉头一皱。我心下暗叫不好。

“不是不是,我这是贬义,贬义。张岩怎么能这样呢!太过分了!要不老婆你放我一天假,我明天约他出来喝酒,趁机打探打探,你好跟玲玲回话?”我一看势头不对赶快求饶。

“嗯,那你明天下班就去找他吃个饭。问问到底什么情况。玲玲也挺可怜的,今天跟我们抱怨半天了。别在外面野!九点之前必须回家听清了没?”

“遵旨。”

“哼,你们这些男人。这张岩平时老实,做起事儿来也挺绝啊。要不都说你们男人狠呢。女人念叨100次离婚也不见得离得成,男人一说离婚,就翻脸不认人……”老婆还没发表够意见,叨叨着去给娃换尿布了。

我和张岩都是做IT的,号称钱多人傻死得早的理想老公人选。工资卡上交,每月零花钱不超过500,老婆过生日要买礼物还得靠做家务挣。这些说起来都算是标配。平时大家一翻兜,兜里有二百块现金的都算是大款。张岩更是老实孩子,遇到玲玲之前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这次竟然胆大包天做出这种事来,估计是被逼得狠了。

第二天和张岩见了面,大家一开始都装作没事人。我们点了一堆羊肉串板筋脆骨大腰子,燕京啤酒打开,闲聊一些工作啊技术啊什么。

一人两瓶啤酒下肚,慢慢无话可说。我终于问道,“你这是什么情况,听说你离家出走了?”

张岩苦笑了一下,“对。”

“怎么就搞成这样了呢。你跟玲玲不是挺好的吗?”

“唉,女人啊。”张岩把杯子往桌子上一磕,“没法说。你说我对玲玲好不好?她想要什么我没给她?我天天工作,白天伺候老板,回家伺候她。家务活我干了大半,怕累着她。什么事儿我都听她的,免得她生气。可她呢?想着法儿地跟我闹。微信微博qq,什么她都要查一遍。稍微有点不顺她意,哄个一天都是轻的。”

“有时候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了,那也得哄啊,每次她都能想出花样来折腾我。各种花式道歉。丧权辱国啊。”张岩长叹一声。

我默默地给他倒上酒,伸出杯子和他碰了一下。咕咚咕咚干了一杯。

“这次又为了一点小事,嫌我中午带她去吃的饭馆不好吃。在饭馆就给我甩脸子也就算了,回家还没完没了地生了一下午气。想起来把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都找出来数落我一遍。我回了一句嘴,就更没完了。吵吵着要离婚。每次一吵架她就要离婚,我们结婚这几年大概提了一百次了。这次我终于受不了了。离就离吧,我也不管这么多了。”

张岩低下头,抓起一串板筋,泄愤似的咬得龇牙咧嘴。

“唉,兄弟,都一样,家家不都有这么些破事儿吗?”我想起老婆,也想诉诉苦,又忍住了。

我们俩又干了一杯。

“那这婚你是真要离了?”

“那是气话。我希望她能冷静一下,如果她真想过没有我的生活,也许这段时间能让她适应适应。如果她对我还有点感情,那往后大家就好好过,别老折腾。”

大腰子上来了,烤焦了的肥油吱吱作响,冒着热气,肉香混着辣椒孜然的香气往鼻孔里钻。那时候一群人当中就是我俩最爱吃这个。可当年兄弟们一起撸串喝酒,畅想未来的时候,谁会想到未来会是这样的呢?谁会想到钱多了以后,反而连想什么时候吃烤串就吃烤串,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的自由都没了呢?

我们俩一人五瓶啤酒下肚,醺醺然陶陶然。互相搀扶着出了饭馆。

冷风一激,张岩肚子里的酒存不住了,找了个垃圾桶吐起来,吐着吐着突然呜呜地哭:“涛子,你说玲玲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我那么喜欢她。我对她那么好,她就一点也不念我的好么?”

我答不出来。有路人经过,停下来看了看两个蹲在地上的一团糟的大男人,大概以为是酒疯子,皱着眉从边上绕过去了。

回家自然又免不了被老婆骂:“放你出去吃就喝这么多。吃什么烤串啊又不健康又不卫生的,到时候痛风了可别说我不管你……”

我坐在卫生间的地上,等老婆骂够了跟她汇报,张岩是铁了心要离婚了,除非玲玲把这有事儿没事儿就闹一顿的脾气改改。

老婆没说什么,扭头跟玲玲微信上聊去了。

第二天跟我说,玲玲下班来找我,让我带她去见张岩。

玲玲见了我倒是还镇定,一张脸素着,眼圈黑黑的。

我带她去了张岩住的快捷酒店。房间窄小,玲玲坐在屋里唯一一把椅子上,张岩坐在床上,一时默默无语。我识趣起身告别,门还没关好就听见哇哇的哭声。

多么感人的会面。我有点讽刺地这么想,回了家。

之后张岩并没有给我打电话。我从老婆那儿听说,当天他就回家了。玲玲觉得没有张岩的日子不行,终于服了软。俩人又如常过日子。玲玲也开始时不常地在朋友圈秀个恩爱了。

“要我说就是玲玲挣得太少,没了张岩发现钱不够花。张岩这也够损的,肯定是故意想了这招来收拾玲玲。这要是你敢这样,我绝对当天晚上就让人换锁,把离婚协议书给你快递到你单位去,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这些男人的臭毛病……”老婆对这结局不太满意,在家里滔滔不绝地发表着意见。

是什么时候,夫妻之间的关系简单到了不是老公要制服老婆就是老婆要制服老公了呢?是什么时候开始一旦老公不服从就变成了阶级敌人?

老婆生完孩子这大半年,天天在家蓬头垢面,只能听见孩子呼唤,对我几乎视而不见。我承认老婆生孩子很伟大,受了很多罪,吃了很多苦。可这也不是她动辄拿我撒火的理由。孩子是她的全部,我在家中地位全无,在她眼里除了能贡献点工资帮她养孩子就全无用处。

她已经有三四个月不让我近她的身,不是说太累就是没兴趣。我又找谁诉苦去?

三个月之后,我和公司女同事吃午饭,聊起婚姻家庭,我突然忍不住:“我的老婆不理解我……”

出轨男人的经典开场白,我没想到有一天会从我嘴里说出来。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我是如何被自己的妻子逼得出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