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菱说了:林黛玉是个好老师!

生活 Emily 1周前 (06-30) 15次浏览 0个评论

长江流域主汛未到已在泄洪 中国26省市遭洪水围困

湖南衡东地区成为泽国。(推特图片/乔龙提供) 中国已经有26个省市近期受到洪水围困,一千多万人受灾。湖北宜昌连遭遇暴雨袭击,加之上游三峡大坝、葛洲坝泄洪,导致下游宜昌市被淹,多人在水中触电身亡。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首度表态指一些地区“汛情严峻”。 近期,中国南方多…

看红楼,每每觉得,天赋真是强求不来。黛玉和香菱,都是有天赋的姑娘,可惜生不逢时,才华只能娱己。愿每一个有天赋的人,都不要虚掷,让才华各得其所。

美丽的香菱姑娘想学写诗了,她需要一个领她入门的好老师。

好老师的前提,首先得是博学。懂得不够多,怎么教别人?大观园里的女子,谁最博学?当然是宝钗。

宝钗博览群书,知识面极广,诗词书画戏文无一不通,顺手拈来她都能说得头头是道,连贾政都夸她的学问好。

可是,要论起大观园里谁最善为人师,林黛玉却是当之无愧的NO.1

黛玉师从贾雨村时,因年龄小,‌‌“身体又极怯弱,功课不限多寡‌‌”,贾雨村‌‌“十分省力‌‌”。

按她的说法,进贾府时刚念了《四书》,后来才与贾氏姐妹一块读书,在读书数量上与宝钗实不可同日而语。

她行酒令顺嘴说了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就被宝钗揪住了小辫子:这是‌‌“禁书‌‌”里才有的东西。

宝钗的内存大得可怕。

然而,林黛玉有自身的过人之处,她具备超人的悟性,能将书上读来的东西很快消化、吸收,并生发出全新的东西。

不仅如此,她还另有一样天赋:特别会教。

对作诗一窍不通的香菱,经她轻轻松松一调理,没几天的功夫,就入了门,能像模像样地写诗了。

香菱央黛玉教自己写诗,黛玉答:‌‌“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为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口气很是不小,胸有成竹。

紧接着,黛玉又‌‌“口出狂言‌‌”:‌‌“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三言两语就把写诗那点儿事道破了。

能把原本简单的事说得很细很复杂是一种本事,比如宝钗,惜春准备画大观园长卷时,她给开了个用品单子,各类笔墨颜料用品在她嘴里有条不紊、滔滔不绝地道出,足足有四十五种之多!

令听的人目瞪口呆,特别是她说还要‌‌“生姜二两,酱半斤‌‌”时,被林黛玉调笑是要‌‌“炒颜色‌‌”吃,她解释道:姜和酱是要预先抹在粗色碟子上防止被火烤炸的。

众人无不对她的渊博肃然起敬。

而林黛玉却能把原本看似很神秘高妙的东西轻而易举地拆解,深入浅出地讲解出来:作律诗这种烦难的事,她用常见的对联打比方,一下子就讲透了。

如果说,宝钗开单子,在有意无意间卖弄的是才学;黛玉教律诗,却在三言两语间显露出了自己的见识。

才、学、识三者中,最难得的当然是‌‌“‌‌”,因为生发于心的真知灼见远比博闻强记的背诵要珍贵。

黛玉随后又说,如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都不用对的。这句经验之谈顿时让正为此而‌‌“天天疑惑‌‌”的香菱醍醐灌顶。可见黛玉也是一位乐于分享、不会藏私的师傅。

给香菱上的第一课,黛玉就从作诗的根本出发,给香菱灌输了贵在立意和创新的创作理念。

这让香菱从一开始就处在较高的境界上,少走了很多弯路,不用摸爬探索,黛玉纤手遥遥一指,杏花深处,乃是写诗的正经去处。

黛玉还给香菱留了课后作业:熟读王维、杜甫、李白的名诗,‌‌“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

至于‌‌“陶渊明、应瑒、谢、阮、庾、鲍等人的‌‌”诗,则是下一阶段的作业。

无论学什么都要把基础打好,黛玉不是一股脑儿全塞给香菱,而是有步骤地教学,循序渐进地引导。

为了帮助香菱更有重点地学习揣摩,黛玉又专门把王维的诗集给了香菱:‌‌“你只看有红圈的都是我选的,有一首念一首。‌‌”划出重点,这又省了香菱许多力气。

在第一堂课结束时,林黛玉还不忘激励一下这位学生:‌‌“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功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香菱果然大受鼓舞,废寝忘食地读完了,来换杜甫的诗集。

黛玉却没有马上给她,而是先叫她说说读后感,并很有大师风范地说,‌‌“正要讲究讨论,方能长进‌‌”,鼓励她表达。

香菱说了一两句读后感,黛玉觉得孺子可教,又进一步启发:‌‌“你从何处见得?‌‌”

香菱随即便滔滔不绝,谈了王维几处用词精准的诗句,

连宝玉听了也说‌‌“可知三昧你已得了‌‌”。

而黛玉并不满足于学生的收获,又把陶渊明的诗拿出来叫香菱看王维诗句的出处,让她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

第二课结束,黛玉留的作业是写一首以月为题的诗,教学与实践结合,让香菱快速进入了实际操作阶段。

香菱写完后先让宝钗看,宝钗本来反对香菱学诗,不肯多插手,只说‌‌“不是这个作法‌‌”,便推给了黛玉。

黛玉看了,中肯地说:‌‌“意思却有,只是措辞不雅。‌‌”

并指出了症结所在:你被杜诗缚住了。

香菱本有些初学者的拘谨,而写诗恰恰要求放空心灵,出手才能轻灵洒脱。

因此黛玉再次鼓励香菱放下包袱,把这首丢开,‌‌“只管放开胆子去作‌‌”,自由发挥。

在黛玉的鼓励下,香菱交出了第二首。

黛玉给予了肯定,说难为她能写成这样,只是‌‌“还不好……过于穿凿‌‌”。

宝钗却注意到这首写跑题了,写成了‌‌“月色‌‌”。

她俩的不同再一次彰显了出来:诗如人生,对待人生,黛玉重姿态,更看重意趣;而宝钗重规矩,会顾虑主题,她心里总习惯了设定一个框框,所以会看出跑没跑题。

这是浪漫主义者与现实主义者的区别。

香菱同学经过一次次的修改和探索,终于交出了第三首,并得到了众人的高度评价:‌‌“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成功了。

香菱能快速晋身诗人一族,林黛玉功不可没,除了诲人不倦的热忱外,她教得又省力又有章法:

‌‌“传道‌‌”,帮其树立正确的写诗理念;

‌‌“授业‌‌”,告之律诗的基本写法,写诗需要有一定的阅读量打底子,黛玉根据香菱的实际情况,有选择地为其量身打造了阶段性阅读计划,让她谈读后感检验阅读效果,鼓励她大胆创作;

然后是‌‌“解惑‌‌”,疑难问题及时点拨,理解有误快速纠正,对她的不足辨证施治对症下药,又准又稳。正是黛玉方法得当才有了香菱的速成。她给我们示范了一个很出色的教学案例。

后来湘云接手,对香菱进行下一阶段的深造,却是不分昼夜地狂轰乱炸,也不管香菱能不能接受得了,什么‌‌“杜工部之沉郁,韦苏州之淡雅,温八叉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教得缭乱不堪,毫无章法。

这样一来,让本就不赞成把太多精力放在写诗上的宝钗,聒噪得受不了,一句话做出了总结:‌‌“呆香菱之心苦,疯湘云之话多。‌‌”

原来,好为人师容易,要当一个好老师却不是那么容易啊,相形之下,林黛玉真是一位天生的好老师。

如果穿越到今天,黛玉从事教育培训速成班一类的行业,必定是一位业界牛人,会有大批的学生排着队流着泪要听她的课,而她也会赚到盆满钵满,不会再为吃几两燕窝而看人眼色了。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香菱说了:林黛玉是个好老师!

美国左派华裔众议员掏心窝:华裔学生读不了名校可读社区大学

面对ACA-5法案,明显要限制勤奋读书的华裔学生进入公立名校的“恶法”,三名华裔众议员邱信福(David Chiu)、丁右立(Phil Ting)及罗达伦(Evan Low)齐刷刷投出赞成票,坚决不让自己的同胞上大学。 昨天,罗达伦在加州众议院发表演说的视频在…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香菱说了:林黛玉是个好老师!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