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恨之入骨的 “双枪黄八妹”

  • 历史

党媒证实三峡大坝变形 专家:将有特大灾难发生

党媒证实三峡大坝变形,专家此前曾预警:将有特大灾难发生。 近期,中国南方遭遇大洪灾,148条河流超过警戒线水位。已经变形了的三峡大坝遭遇严重挑战。著名三峡大坝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此前曾透露,三峡大坝是走动的,并非铜墙铁壁,一旦溃坝,下面宜昌市70万人命就没了。黄…

有“双枪黄八妹”雅号的她,在江浙一带组成抗日游击队,多番重创日本部队及击沉敌艇,日军虽千方百计但始终无法将这名响当当的传奇女子打败。

黄八妹原名黄翠云,原籍浙江平湖,一九零四年出生于江苏金山县黄家埭,父母共有子女十三人,她排行第八,故称“八妹”。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从小就得父母兄长的宠爱,可是家境不好,因而幼年失学,父亲后因生计而从事私盐买卖。

金山与平湖是沿海县分,盛产鱼盐,该处也是江湖好汉出没之区,所以贩运私盐的都得有一手看家本领,黄八妹为应付生活环境练得一手好枪法。有一次遭另一帮私盐贩子抢航道,黄八妹被迫火拼,在寡众悬殊下,幸赖她一轮左右兼施的快枪才反败为胜,“双枪黄八妹”的雅号也因此在江湖上崛起,在太湖一带成为响当当的人物。

日军于一九三七年底席卷江浙边境一带,黄八妹的家乡亦告沦陷。那时黄八妹在地方上经已颇具势力,眼见日军及汉奸在家乡奸淫掳掠,胡作非为,激于爱国义愤,随即带了一部分人枪下乡打游击战。后来她罗致了部分失散官兵和地方自卫武装分子,实力逐渐强大,并藉着她的帮会关系,得到部分武器供应和掩护,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大,经常袭击下乡来骚扰的小股日军,常有斩获,使盘踞浦南海北一带的日军深感头痛,于是屡次下乡对她发动“清剿”。

这时黄八妹已与谢友胜结婚,并接受浙江省政府浙西行署和忠义救国军的正式番号。他们夫妇虽然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但头脑灵活,深明事理,另有一套带部队打游击的方法。在地方基层方面,谢友胜广收门徒,黄八妹广收干儿女,部属中大都是他们的门生子女,此时的“黄八妹”三个字,老百姓视她为传奇女英雄,日本人却对她恨之入骨。

一九四三年,黄八妹部队在平湖乍浦海口击沉一艘日本砲舰,日军大举“扫荡”谢友胜的家乡渡船桥,把他们的长子谢其昌和老少村民数百人(大多为黄谢两家亲友)逮捕,要胁黄八妹和谢友胜投降。日军派人往返谈判,结果黄八妹拒绝投降,只答应如果日军释放全村人质,她的部队不再袭击当地日军。

然而,不顾人道和信义的日本兽军,第二天就把三百多人质在渡船桥村头用机枪屠杀清光,噩耗传到山区基地,黄八妹痛心欲绝,这一份血海深仇更加深了她对日军的切齿痛恨,于是指挥部队对日军各地据点大举攻击,自一九四三年夏天起的一年中,她把海北地区日军四十八个乡镇据点,攻克了三十六个,并在友军支援之下,攻进海北重镇乍浦。

不久她的部队又因抢救国军飞行员程百祥,得到上级嘉奖,委任为江浙护航纵队司令,以配合日渐接近的盟军反攻行动,日本军阀自此更视黄八妹为心腹大患,三番两次调动大军对她进行“围剿”。

一九四五年六月在平湖的一次战役中,日军没有出动战车重炮,只派遣两百多名骑兵包抄突袭,等到黄八妹的警戒线发现情况不对时,已来不及向她通报。黄八妹于危急关头机警地越墙逃出,跳进一条傍村的河中,她游得筋疲力尽,几乎葬身河底,幸得一位正在河畔采菱的李老太太搭救,又把她藏在木桶之下,才避过日军搜查而忽脱险逃生。

日本无条件投降,八年抗战终获最后胜利,黄八妹的“护航纵队”番号结束了,部队改编为平湖县保安总队。黄八妹则以地方士绅身分被选为平湖县参议员,参加地方复兴重建工作,由于她自己未受教育,深知失学的痛苦,于是出资在地方创办了两所小学,造福家乡。

战后,黄八妹因经营业务仍往来于平湖、乍浦、金山之间,常在激战过的地方凭吊,不时探望她的战时袍泽和阵亡将士遗属,加以慰问和救济;尤其是对救过她的李老太太,更以“干娘”名义侍奉,足见黄八妹义胆仁心,忠孝两全,是游击队伍中的巾帼典范。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日军恨之入骨的 “双枪黄八妹”

传重庆官场分三派 公安局长邓恢林落马涉孟建柱

邓恢林(网络图片) 6月14日晚,中共官方通报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邓恢林被调查。邓的落马并无先兆,消息出来人们大多关注重庆转为直辖市后六任公安局长中已倒下四人,前者是朱明国、王立军和何挺。有关邓恢林的落马内情,随后也有消息披露。 据海外媒体人何频爆料称,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