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鲁迅:淞沪抗战时忙着狎妓作乐

  • 历史

一提起鲁迅,人们首先想到“俯首甘为孺子牛”的诗句,在大陆的官方历史和教科书中,鲁迅是以“民族魂”和文化旗手的形象出现的;同时,鲁迅至少影响了中国两代知识份子和作家的思想、世界观甚至人生道路。鲁迅被毛泽东钦点为中国现代第一文圣人。一九四零年为他盖棺论定的时候,称他是“伟大的文学家、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革命家,他的骨头是最硬的,是最正确的、最勇敢的、最坚决的、最忠实的、最热诚的”,毛泽东一口气用了三个“伟大”六个“最”。

近几年来,由于互联网和资讯的普及发展,开始有学者对鲁迅的高大全形象提出疑问,对鲁迅的研究以及其历史地位的评判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本文只是摘取历史中和鲁迅有关的片段,不轻易对历史人物做标签式的褒贬,只希望人们能够从这些历史轶事和言论中,从不同的角度审视历史人物和历史,能对了解历史真相和认识真正的鲁迅提供帮助。

在日留学

周作人有文谈到,鲁迅留学日本仙台医专时,成绩不好是“弃医从文”主因,其最好的伦理学83分,其余德文、物理、化学仅60分,藤野先生教的解剖课只59.3分,不及格。有研究者称:1906~1909年鲁迅滞留东京历史值得怀疑,没职业也没家庭资助,但在东京却过着富裕悠闲的生活,雇日本女佣,还资助二弟留学。资金何来,推测是日本特高科发工资,密探留学生动向。直到特高科派他去中国另有任务,才离开东京。一二八抗战爆发,他躲到特高科驻上海的联络站内山书店。

签字“二十一条”

1915年,趁欧洲列强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逼袁世凯政府签署《二十一条》,这条约等同于卖国,袁世凯老奸巨滑深知其中利害,责任不想一个人担,于是让政府公务员集体签名同意,不签名的就要辞职走人,鲁迅毅然签下了大名。多年后鲁迅的论战对手陈源(陈西滢),对此不无嘲讽的说:“鲁迅爱国?他爱的是日本国吧!”

如何对发妻

1919年12月,鲁迅回绍兴把全家迁来北京。在家已独守空房十三年之久、年已四十的妻子朱安,得知大先生(鲁迅)要回来,本已死寂的内心升起一丝希望。每天必到大门口翘首以盼。这天终于看到鲁迅进门了,连忙上前打招呼,接行李,鲁迅用鼻子“哼”了一声,而行李并不交给朱安。当晚鲁迅仍然坚持独住,让朱安一个人在房中以泪洗面。

淞沪抗战狎妓作乐

9.18东北沦亡,世界各大媒体报导,鲁迅说:“详情我一点不知道”。而1932年打得十分惨烈的十九路军1.29淞沪抗战,住在虹口的鲁撰文说:“就是同在上海也是彼此不知。”鲁迅挟全家老小躲到外国租界日本人内山完造的书店里,中国军民浴血抗日,上海文化各界都在声援抗日,宋庆龄亲自上街头鼓励中国将士。

躲到日谍内山完造书店,躲避战火一个半月。期间狎妓作乐,鲁迅日记1932年2月16日载:“青莲阁邀妓来坐,与以一元。”

为日军开脱

日据上海时,上海有许多抗日团体,成员内多发徽章和照片,不懂地下工作的残酷,一旦被日军发现,难免被杀。鲁迅如是为日寇开脱:“像这一般青年被杀,大家大为不平,以为日人太残酷。其实这完全是因为脾气不同的缘故,日人太认真,而中国人却太不认真。这样不认真的同认真的碰在一起,倒霉是必然的。”

一种声音

30年代左倾以后的鲁迅,最叫我反感的地方,就是他不断地为苏俄和共产革命中的血腥和残暴辩护。他明明知道苏俄的肃反中大规模杀人、关人,许多人——包括许许多多的知识份子被整得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然而他却告诉青年们说,像这样对反动派决不怜悯的无情打击,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最为正当的”,“正确的战法”,是有“坚强的意志的战士”所不能不采取的斗争方法。

清水君的话

在鲁迅的眼中:中国的前途只有灭亡一途:坟!他躲在上海的租界,通过民国大型报刊公开臭骂羞辱政府所享受到的超高额稿费,不是自由言论的象征!他认为中国的文化等同于垃圾,中国书会害人杀人!中国青年的动辄被日本人杀戮,不是因为日本人残酷残忍,而是因为我们不认真!我们的大水也没有日本的水温柔,什么都比,却忘记了日本没有长江黄河!日本人是注定要像蒙古人那样征服中国的。日本的“勇士们”,亏我们的“族魂”喊得出!在鲁迅眼中,日本人不是在侵略东三省,而是作为教授来“惩罚”中国政府和人民!在鲁迅的眼中,国民党成立以来到他发表这谈话的1934年,除了造监狱没有别的事可干!

和日间谍渊源

离开广州后鲁迅长居日租界,1934年5月的上海《社会新闻》有文指鲁与内山完造关系密切,是“乐于作汉奸矣。”日据上海、南京后,内山代管商务书馆。日本投降后,他又成了上海数十万日本侨民首领,这都能证明内山是一个很有背景的日本间谍。鲁的《伪自由书》“后记”里提到他完全知道内山是日谍。

所骂的人

鲁迅所骂的人,基本都是当时地位比他高名声比他响的人。如章士钊、杨荫榆、胡适、梁实秋、林语堂、徐志摩、陈源、李四光、成仿吾、顾颉刚、沈从文、施成蛰、朱光潜、徐懋庸、周扬、阳翰笙、田汉、夏衍等。且动辄用“狗”、“叭儿狗”、“走狗”、“落水狗”之类词汇。

部分被鲁迅所骂人的结局

37年日本人来了,被鲁迅辱骂成“性变态”的原北大女校长杨荫榆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学生不被日本兵强奸,找到日本宪兵队长那儿斥骂日本人,被日本兵枪杀后一脚踢到桥下;被他诬蔑拿日本经费的陈其昌是在上海搞地下抗日被日本人抓起来装进麻袋乱刀戳死,从吴淞口扔进大海;曾被鲁迅屡屡痛骂的“情敌”高长虹后来远在法国留学,37年惊闻日本人入侵中国,立马放下手中的工作,辗转数十个国家,行程几万里赶回中国抗日,之间跟随中国军队转战大半个中国。

民国社会背景

国民党政府于1928年名义上统一了中国,南京国民政府也获得了国际承认,成为中国唯一合法的政府。国民党政府宣布,根据孙中山革命理论的三步骤——军政、训政、宪政,中国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并开始进入第二阶段,转到经济建设为主。1927年至1936年被国民党政府称成为黄金十年,十年中,中国的工业增长率达8%以上。正面的看法认为,在恶劣的环境下,当局在农田水利、电力、矿业资源开发、化学工业、重工业的振兴等等,几乎每项对国家进步有关的事都在马不停蹄地齐头并进中。仅仅在1931~1936年间中国工业成长率平均高达9.3%,创下民国以来第一次经济奇迹。同时交通事业的发展尤为蓬勃,除电讯、邮政快速成长外,铁路修建达2万余公里,公路增开了8万多公里,民航空运在这十年间开辟了12条航线,长1万5千多公里。并且在这高速发展的黄金十年,其实整个国家一直都在动乱之中,前五年北伐、中原大战、九一八,后五年剿共、宁粤分裂、闽变,几乎天天都在打仗,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能有这些成就,其功绩应该是值得肯定的,这也说明中国人民在新兴的国民政府的领导下是有自强不息精神的。所以鲁迅在国民政府内忧外患,政权并不巩固之际,痛骂当时广为人民拥护的新兴的国民政府,不知所骂为何事?国民党腐败肯定有,但应该比以前的北洋军阀政府,腐朽末落的满清政府要好得多了,而且当时国民党内忧外患,也根本来不及腐败。有种说法是苏联出钱给鲁迅要他骂国民党。

一则评论

鲁迅是有钱兼有闲的人,他的教授薪水在民国是最高薪的职位之一,他的稿费收入在民国是暴富阶层的水准(民国时期一篇评论文章的稿费可以让老舍在北京买一个黄金地皮位置的四合院),他住在上海滩的外国租界,和日本老板茶余饭后亲密无间合作愉快,享受着和许广平经常去“大光明”看西洋电影(见许广平回忆录)然后回家用许广平“洗脚”(见鲁迅日记)的乐趣,骂着这个给他骂得体无完肤的内外交困忍辱负重的政府,自由出版着《伪自由书》,他还觉得这是“伪自由”,他到底还想怎样啊?(我们今天的国内文艺人士,有哪个不羡慕国民政府时期的出版自由、学术民主、教育包容的政策啊)

一则评论

周树人一生,留学时眠宿日女花丛,一说后来的弟媳妇是因母亲反对不得入门、却旧情难舍介绍给弟弟以便长期奸宿的旧情人。后因窥探弟媳入浴被周作人追打,以铜香炉砸头,兄弟终生反目。其一生国币、日元、卢布、美钞均拿,爱钱如命,常因稿费和人恶吵相骂,有奶就是娘,且睚眦必报,做人毫无节操。

自己的话

鲁迅自己在与许广平的《两地书》就说过:“我的作品,太黑暗了,因为我常觉得‘惟黑暗与虚无’乃是‘实有’,却偏要向这些作绝望的抗战,所以很多着偏激的声音。”“我所说的话,常与所想的不同,至于何以如此,则我已在《呐喊》的序上说过:不愿将自己的思想,传染给别人。何以不愿,则因为我的思想太黑暗,而自己终不能确知是否正确之故。”

肖云山说

新月社的主力,曾在美国研究心理学的肖云山说:“鲁迅其实是个精神病患者。鲁迅的杂感来源于他的多疑、敏感、自恋,而这些都是偏持狂的特征。也是之所以在鲁迅的眼中,满世界都是敌人的原因。”

周作人说

“现在人人捧鲁迅,在上海墓上新立造像——我只在照相上看见,是在高高地台上,一人坐椅上,虽是尊崇他,其实也是在挖苦他的一个讽刺画,即是他生前所谓思想的权威的纸糊高冠是也,恐九泉有知不免要苦笑的吧。要恭维人不过火,即不至于献丑。”

毛泽东答问

1949年后有人问毛泽东,如果鲁迅没死话现在会怎样?毛沉默了会回答道:“他要么自己乖乖闭嘴,要么会蹲在监狱里面把嘴闭上(大意)!”

“一个政权到了对外屈服,对内束手,只知道杀人、放火、禁书、掳钱的时候,离末日也就不远了。他们分明的感到:天下已经没有自己的份,现在是在毁别人的、烧别人的、杀别人的、抢别人的。越是凶,越是暴露了他们卑怯和失败的心理!”可能许多人不知道这段话是鲁迅说的吧?在鲁迅的所有名言中,这句话可能是最具现实意义的。可惜的是,鲁迅选择错了抨击的对象,生错了时代,假若鲁迅生在当今中国,这段话简直是为当今中共政府量身打造,鲁迅还真有可能成为政府的阶下囚。

相关推荐: 毛泽东不希望自己的指示被记录 杨尚昆等人就在毛的身边安装了窃听器

一九五九年初北京人心惶惶。街道上宣传,要成立人民公社,大家都吃食堂,要大家把锅交出去炼钢。这可闹得大家都慌了神,怕把自己的东西交给人民公社,于是将家具、衣物都拿出去卖,免得白白充公。一时间,街上成了旧货市场。 自大跃进开始,我老家的经济情况便每况愈下。我很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