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苍是什么人?他与李斯之间的关系如何?

  张苍从战国到秦朝、从楚汉争霸到大汉一统的奇人。下面由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

  在秦始皇嬴政眼里,李斯仅有两个人生污点,其一是曾经在吕不韦门下,与他一同编写《吕氏春秋》,不过李斯很聪明,在吕不韦即将失势之际及时投奔嬴政,君臣之后的亲密无间也造就一段佳话;其二则是没有经过嬴政的同意,李斯逼迫法家集大成者韩非自杀,使得这位颇爱才干的千古一帝很不爽,而李斯也因为残杀同门而饱受诟病。在当时,秦国还有一位荀子门下与李斯同朝为官,那就是柱下史张苍,此人不仅没有遭李斯暗算,甚至还做到了西汉丞相,活了一百多岁,同为荀子高徒,为何李斯要逼死韩非,反而放过了张苍?

  一、为学为官,不可同语

  曾经,李斯为地方上一小吏,可能一生会平平无奇的他在看到仓中鼠与厕中鼠时感叹人生不易,“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也激发了他“人往高处走”的决心,一狠心,李斯辞职不干了,来到齐国拜访当时的大家荀子,“乃从荀卿学帝王之术”,也是在荀子处,李斯遇到了他人生的大敌——韩非。李斯作为师兄,还是很照顾师弟韩非的,当然开始时,李斯与韩非都没往同门相残那方面想,因为两人同学帝王之术,又对法家思想有浓厚的兴趣与独到的见解,因此两人在还是荀子学生时关系很不错,但当李斯为秦王嬴政所器重时,他对师弟韩非的想法就不再单纯了,甚至为了保住自己在秦王心中的地位,他还不计后果害死了这位同门师弟,让本能有大作为的韩非含冤自尽。

  张苍是二人的小师弟,是在两人都学成后才加入的,他虽然在秦国被打上“李斯党”的标签,但并未与两位师兄有太深的交情,李斯也没有对这个小师弟太上心。此外张苍所学也与李斯韩非不同,他没有学习帝王之术与法家思想,反而对图书、乐律、算数等更感兴趣,任职柱下史也是因为能够看秦国所藏的各类书籍,也因为所长不同,最终张苍没有被卷入同门相残中。

  二、道学不同,结局不同

  李斯与韩非同从荀子学习帝位之术,两人又同学于一室,因此李斯暗中已将韩非视作大敌。曾经,李斯因为一篇《谏逐客书》而成为秦王嬴政的心腹,但韩非呢,他虽然口吃,却也擅长写作,甚至写得比李斯更好,一个所学所长皆在你之上的人得到了顶头上司的青睐,你会安心吗?

  但促使李斯痛下杀手还是那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李斯见秦王有吞吐八荒、统一天下之志,因此向秦王提议灭亡六国,还亲自进一步提议“诸侯名士可以下财者,厚遗结之;不肯者利剑刺之,离其君臣之计”建议秦王拉拢有志之士,离间六国君臣。灭六国何其难也,牵一发而动全身,秦国没有力量与六国开战,因此李斯提议“先灭韩,以恐他国”的吞并顺序得到秦王的赏识。听到秦王要先灭韩,韩王害怕了,“与韩非谋弱秦”,韩非出身韩国宗室,是王族子弟,决计不会同意秦灭韩,而李斯以为秦灭六国,韩首当其冲,两人意见不合,韩非又上书秦王批评李斯,最终李斯对韩非起了杀意。

  张苍没有与李斯抬过杠,他任职秦国柱下史,以图书、乐律、算数为乐,纵览天下的图书和各种簿籍,这些都与李斯并没有太大的冲突。还有与韩非不同,张苍祖上是张仪,张仪何人,那可是深受秦惠文王信任的秦相,韩非是韩国贵胄之后,秦王岂能不防?因此李斯才敢说韩非心存不轨,“非之来也,未必不以其能存韩也,为重于韩也。辩说属辞,饰非诈谋,以钓利于秦,而以韩利窥陛下”,最终说服秦王让韩非下狱,而要说张仪之后张苍在秦国如日中天时想要造反,估计嬴政也不会相信。

  “非为人口吃,不能道说,而善著书”,但当秦王嬴政拿起韩非所著《孤愤》《五蠹》后竟爱不释手,若非李斯引荐,可能等嬴政灭了韩国都不知道韩非这个人。然而李斯却从韩非身上看到了威胁,韩非是韩国公室之后,在韩国生死存亡上的观点与自己相左,又与自己所学相同,甚至比自己更加厉害,而李斯辅佐秦王多年,从秦王留韩非而不用可以看出嬴政对其的身份很是忌惮,但如果呢?如果韩非放下了心中的执念,秦王是继续用自己还是让韩非取而代之呢?李斯如今身居高位,不可能拿自己的前途去赌,赌韩非不会回心转意,赌秦王真的放过韩国一马,逼迫韩非却没有加害张苍,也只是因为张苍在各方面都没有与李斯相冲而已。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张苍是什么人?他与李斯之间的关系如何?

相关推荐: 邓小平很内疚的一件事:邓朴方跳楼受伤 北京多家医院拒收致瘫痪

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在其所著的《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中有这样一段话,痛陈文革中的北大黑暗历史。其原文如下: “北京大学,这所中国最著名的学府,竟然变成了法西斯的集中营,变成了血腥暴徒们施虐的场所。在这里,不知有多少人被冤、被屈、被整、被迫害,不知有多少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