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太恐怖太可怕了

  • 历史

WHO中国募款24天仅得3万人民币 网笑翻:可买2400块鸡排

世卫在中国发起募款成效不彰,24天仅募得人民币30511.89元。图:翻摄微博 中共肺炎肆虐全球,世界卫生组织(WHO)不断遭到质疑配合中共隐匿疫情导致大爆发,美国总统川普更是宣布撤资并退出WHO。中共随即与WHO发起「世界卫生组织COVID-19团结应对基金…

作者铁流前排左一作者提供

他是边纵队员,12岁参加革命,后加入中共,是个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就是这么一个洁如水,净如玉的后生,1957年也莫明奇妙地被划成了右派分子,送到云南省弥勒县东风农场去“脱胎换骨”,这一去就去了整整二十一年。1979年“改正”后回到“组织”怀抱,干了几任省烟草公司官位不高权力大的会计科长,一年管着几千几亿的进入款项。据说找他“开后门”批烟的人有的是,可他一尘不染两袖清风,洁身自好不随贪腐起舞,离休至今还是支部书记。不过对“57”事挺来劲,先后窜起帮难友编写云南省《21年右派纪实文集》,花钱花力气,可刚一问世就被省出版局扣押了,理由是“非法出版”。另一册是帮难友魏光邺《命运的祭坛》也给扣押了。当下中国出版管理机关最忌讳的是右派分子的书,就像这些书挖了他们的祖坟,不扣押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不知为什么?据说那个管出版宣传的老妈给一个老右儿子操了,是真是假没有去考证。

铁流(左一)身后的那人便是讲故年的主人,他是边纵队员、五七难友赵汉科先生,现场的目睹者。其它几人为同行的林惠清、吴明春、李国云,均为五七难友。

我办《往事微痕》,他几次荐稿给我,电话通了好几次,就没见过面。这次去云南旅游,他开着一辆重庆长安面包车全程陪我。来去三千公里,行经十余县市,七十二岁的人了一点也不感到累,从早至晚谈笑风生,有讲不完的故事。他讲的那些故事中有一个故事,无论是谁听了都不会忘记。这个故事改变了他对“革命”的向往与追求,也改变了他人生的价值的取舍,同时也使我深悔自已有过的极左狂热罪过。

他说,1951年他刚满14岁,在一个县税务局工作。那时工作的中心任务是“大张旗鼓地镇压反革命”。何谓“镇压”?就是天天杀人,月月杀人,人杀得越多越革命。那天沾益县城召开万人庆祝农代会胜利闭幕,。庆祝的“礼物”就是杀人,且要杀出水平,不能出任何疏漏。为了严防阶级敌人的捣乱破坏,县里调来一大帮久经革命斗争考验的边纵队员来执勤。他是边纵队员,自然到农代会服务组服务。他人小灵光,腰间挂着盒子炮,负责会场的南边秩序。在会场的四周全是县公安局的公安战士执勤站岗,外围还有解放军一个排警戒。事前不少人就知道,今天的庆祝大会,就是全县第一次镇压反革命分子的公审大会,要处决四十二名恶霸、特务、一贯道、土匪头子。

杀人会场设在县城火车站北一大片长满荒草的平坝子上,靠西边朝东搭起了一个简易的台子,上方横幅四个大字“反霸大会”,右边条幅红布上:“减租退押,清匪反霸。”左边红布条幅上:“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共产党搞任何一次政治运动都是出师有名,杀人有理,所以没人敢反对,就像今日“强行拆迁”民房一样,为了“现代化建设”,谁反对谁就是反对“现代会”。

在那台子两边贴满了诸如“坚决镇压反革命!”、“坚决保卫人民政权”、“坚决把革命进行到底!”一类红红绿绿标语。其实每条标语的后面都血腥、恐怖、残忍……

县农代会的代表都是些最有“阶级觉悟”的“贫雇农”,也是“打、砸、抢、抄”的“革命者”。他们个个胸挂红花,一脸喜色,威武凛凛走路一阵风,阎王见着也怕三分。他们准十二点整队入场,黑压压的一大片。靠农民代表南边坐着的是驻专区炮十五师的文工队员,他们身着军装整齐的坐在草地上,接受阶级斗争的教育。

大会由县农协主席余福礼主持,一个地下党老党员。在一遍震天价响的口号声中宣布大会开始,七八十名恶霸地主、反革命分子,由刚脱下长袍马挂穿上解放军战士衣服的战士押入会场。他们绳捆索绑,分两排站在主常台前,个个低头躬身,瑟瑟发抖。接着由开明士绅刘雨苍向农民代表大会认罪,愿把所有家产贡献给人民。他的话音刚落,主持人即讲:“他不是贡献给人民,而是赔偿人民的损失!”

紧接着斗争全县恶霸地主潘子笏。他五花大绑地跪在代表们面前,控诉的代表义愤填膺,历数他椿椿罪恶,可说不上几句话,看台下的人群为显示自巳的仇恨,拥上前去就是一顿暴打,直打得他头破血流也不歇手。不知什么时候,几个人骤然把他的小老婆揪出去跪在他的旁边。这是个不足三十岁的年轻女人,生得白白净净有点姿色,腰细臂大,胸脯突凸,突然几个代表跃然而起,冲到她的面前,说时迟来时快,一下脱去她的上衣,露出白白身子,大家还来不及弄不清情况,只见其中一个代表亮出明晃晃的的利刀,一道寒森森的白光,一声撕裂肺腑凄厉的惨叫,一对饱满的乳房带着淋漓的鲜血跌落在草地上,打滚跳跃,还在咕咕地蠕动啊!女人当即昏死过去,所有代表惊呆了,连空气都好像凝固了。刹时,会场上乱起来,惊恐的、慌乱的、悲怆的,尖叫声不断回荡。我呆着木鸡,脑子一片空白,极为恐吓,好像那一刀就割在我亲人的身上。我下意识地盯着前面坐在草地上两个女兵,她们面无血色,一双白净的手紧握在一起,不停地战抖着……

组长走过来问我:“小鬼,你怎么啦?”

我惊恐的望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神智一直处在恍惚迷糊之中,心里不停地在说:革命太恐怖太可怕了,我得离开……

不知为什么?法官宣判死刑名单从了四十二人一下增加为四十三人,是谁批准的不得而知,那增加的一人就是被农民代表割去乳房的年轻女人。唉,冤不冤啊?!只记得判词的最后两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炮十五团的战士立即把这四十三名死刑犯连拖带拉的,弄到离会场百余米荒坝的北边边延执行。她被杀了,暴行被掩盖了,没有一字一句的记录,就像尘封的右派历史一样,这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60年。没有谁认为做得不对?更无谁发出一声异议,相反是“大快人心”……

齐射的枪声过后,另一场更惊恐的事情发生了!不知是出于“阶级仇恨”?还是为了表现“立场坚定”?不少农民代表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尖刀,蜂拥着向执行的现场跑去,竟将四十三人的心脏挖刨出来,血淋淋地裹在布袋里,有说有笑地拎回家去。说这东西吃了补人,挂在门上驱邪。

会后我回到县税务局,大脑一片空白,几十年都惊恐眼前这一切,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事情,更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追求“自由民主”的革命?我就这样躺在床上久久地想。几天后才听说当活剐突发时,主持人也弄得手足无措,就近电话请示地委怎么办?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答复:“既然是这样,那就杀吧!”,

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1989年经过三灾八难活下来老战友们相聚在专署所在地,谈起往事都不禁老泪绕横,伤心不已。据另一位朋友介绍,当年主持大会的县农会主席李荫祥,后晋升为云南省曲靖专区团委书记,可是在1957年“反右斗争”中被打成极右,送“劳动教养”。后又被诬陷密谋组织暴动“反革命组织”,出任“总指挥”,因而被关进黑牢长达三年,历尽种种摧残磨难,始终坚贞不屈。近年已经个人经历写成一部五十万言的纪实回忆录《苦旅纪实》。

我听完他的讲述,半天没有说话,深深地在思索:20世纪50五十年代中国,是所谓的“地覆天翻慨而慷”的岁月。在这个岁月里人人讲“革命”,个个求“进步”,这“革命”与“进步”都是以伤害他人的利益和生命作为筹码。就像一些奸商做生意一样,不把别人搞得家破人亡自已就成不了富翁。试问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谁能说你清白无辜?请问:有几个去反思过?

正如而今当权的“红卫兵”,又有几个坦诚他“文革”中杀人、打人的累累罪行?那割奶的人是这样,那剜心的人是这样……究其原因,我们国家是暴力支撑的,暴力成了生命线,失去暴力便无法生存下去,所以需要暴力。因此,干这些坏事、恶事、残事的人,不但不会受到法律的追究,相反还受到“法律”的的保护。

纵是今日,此种流毒仍然普遍存在,比如警察刑讯人犯,城管动辄出手打人,各地大肆搜捕访民,都是一条“红线”贯穿下来的。这条“红线”就是而今还在宣传和肯定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如果这个“思想”不彻底推倒,不彻底否定,中国永远是个“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的暴力社会。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革命太恐怖太可怕了

传中共登记国民的海外关系 唤起文革打压海外关系群体记忆

两年前已公开的海外关系登记范围,现在正在迅速扩大。(资料图片) 中共政府近期扩大调查国民的海外关係,其中在美国的亲属关系是调查重点,有证据显示,此次调查可能是为中共的情报和统战部门提供资讯,因此就连海外小粉红的资料,也成为官方重点追查的内容。有海外华人担心,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