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相王是什么意思?魏齐两国之间的连盟为何会惹怒楚国?

  战国时期,齐魏马陵之战,魏国大败,为对付秦国,魏惠王与齐威王于公元前334年在徐州相会,互称为王,史称“徐州相王”。下面由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

  为何这个历史事件如此重要呢?有种说法是春秋、战国这两个时代真正的划分,就是以这一历史事件作为标志。也就是说,不少人认为,春秋战国真正意义上的分水岭不应该是三家分晋,而是徐州相王。而从徐州相王之后的影响来看,诸侯彻底地实现了对周天子的僭越,这一观点也确实有其道理。

  徐州相王,其实就是齐魏两国在徐州这一地点互相承认对方的王号这一历史事件。而这一历史事件之所以能够如此具有影响力,其实也是有这两个国家影响力的加成。当时的齐国和魏国都是诸侯国中处于顶尖地位的国家,他们的相会并互相承认对方称王,这自然会在当时引起所有诸侯国的关注。而其中,反应最大的莫过于楚国,在第二年楚国就直接因此对齐国用兵。那么,为什么本是齐魏两国之间的徐州相王一事,会使得楚国如此震怒,甚至不惜兵戎相见呢?

  这就要从头说起了,早在春秋早期,楚国在楚武王的统治之下,迅速强大,楚武王因为看到中原地区的诸侯们相互攻伐,而自己实力又如此强盛,于是想要参与其中扩大影响力。但因为楚国一直被视为蛮夷之国,加上楚国最初在周朝的封爵只是一个小小的子爵,没有和中原那些公侯之国平起平坐的地位,所以楚武王请求周天子,提高自己的封爵,以便楚国能够顺利参与到中原的攻伐中。

  结果楚武王没想到的是,周天子一口回绝了自己的请求,这使得楚武王十分窝火。楚武王认为自己祖先曾经做过周文王之师,而楚国在楚地又如此强大,四周的蛮夷都服从于楚国,周天子居然拒绝自己提升爵位的请求。既然如此,那就自封,不仅要自封,还得和周王室平起平坐,于是楚武王在诸侯国中率先称王,而周王室竟然衰弱到拿楚国无可奈何的地步。

  之后楚国一直享受着在诸侯大国中唯一可以以“王”自称的地位,虽然之后在春秋时期吴越两国也曾以王自称,但吴国和越国不论是影响力还是国力,都无法与楚国媲美。到了徐州相王的战国时期,吴国早已灭亡,而越国也早已衰落,失去了当年在诸侯中的霸主地位。也就是说,楚国在当时能自称为王是一份独特的荣耀。

  而徐州相王这一事件的发生,意味着中原诸侯国也开始了自称为王这一行为。这无疑威胁到了楚国一直以来的骄傲。楚国认为,吴越两国和自己一样是边远之地,自称为王也就罢了,没有人会真的把它们的王号当回事,但中原这两个国家可不一样,它们的称王影响远不是吴越两国能比的。

  首先,齐国作为周天子最早分封的诸侯国之一,在周朝这几百年间一直是诸侯国中的大国,并且还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以维护周王室权威的马前卒的形象出现。其次,魏国是战国前期最具有影响力的大国,在三家分晋后迅速成为了诸侯国霸主,其魏武卒曾经威震天下,虽然到了魏惠王统治中后期,魏国已经没有了当时的霸主地位,但其影响力依然没有完全消失。

  这两个国家互相承认对方为王,可以说是为中原诸国做了一个榜样,曾经最为维护周王室权威的齐国,以及战国前期最为强大的魏国,都带头僭越周礼自称为王,那么其他诸侯国自然也会蠢蠢欲动。而楚国一方面为了维护自己作为诸侯大国中唯一以“王”自称的荣耀,加上为了防止其他诸侯国因为齐魏两国的带头作用,从而纷纷效仿这一现象的发生。楚国自然要枪打出头鸟,通过杀鸡儆猴,来给诸侯国们形成一种震慑作用。

  还有一个原因就更为现实了。徐州相王,看似是齐魏两国互相承认对方的王号,但齐魏两国在这一事件中根本不是平等的地位。整个事件的最初其实是魏惠王主动带领韩国和一些小国,去朝见齐威王,并尊称齐威王为王,而齐威王则是害怕自己独自成为众矢之的,于是也承认了魏惠王的王号。

  事件的整个过程齐国是处于明显的强势一方,加上齐国在田氏代齐后,齐国再次成为了诸侯国中的大国并日渐强盛,这使得楚国感到了来自齐国的威胁。而徐州相王这一事件的出现,无疑证明了齐国已经取代了魏国,成为了中原诸侯国中新的霸主,楚国自然不会甘心,于是在徐州相王后的第二年就发兵攻打齐国,以此来对齐国进行打压。

  楚国试图通过对齐国用兵,来维护独自称王的荣耀,还想顺便打压其中原新霸主的地位。但是,楚国的如意算盘最终还是落空了。楚国攻齐的行为,最终在双方均有胜负的情况下收场。楚国并没有从齐国手上讨到什么便宜,而楚国凭一国之力也难以阻止诸侯国们在徐州相王后纷纷开始自称为王的历史大势。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徐州相王是什么意思?魏齐两国之间的连盟为何会惹怒楚国?

相关推荐: 西汉窦太后的弟弟,窦广国如何走上巅峰的?

  汉朝有个叫窦广国的人,一天睡觉时,山上发生泥石流,上百人被压死,他却安然无恙。感兴趣的读者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有个相士算了一卦,惊讶地说:“你小子命不错啊,过几天就会成为皇亲国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窦广国当时不太信,但又抱着期望,万一走狗屎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