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45年!中共不敢公开的唐山大地震真相

  • 历史

今年7月28日是唐山大地震45周年,许多人一直在发掘唐山大地震的真相,反思这场灾难的教训,以期避免重蹈覆辙。一些海内外学者认为,唐山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但中共官方对背后的真相一直避口不提。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53.8秒,河北省唐山市发生里氏7.8级地震,有感范围广达1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其中,北京市、天津市受到严重波及。仅仅10秒钟,中国北方这座150万人口的工业城市,顷刻间变成人间地狱,全市交通、通讯、供水、供电中断,80%以上正在酣睡的人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被埋在瓦砾之下。

中共官方数据显示,唐山大地震导致24万多人死亡,16万多人重伤,7200个家庭全家死亡。但是,民间流传的死亡数字是:至少60万。据原河南医科大学医师、美国耶鲁大学退休癌症研究员张育明先生讲,唐山大地震的震级实为9级,死亡人数高达75万。

王友群:中共高层早就得到地震预报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此前撰文揭示,中共高层早就得到了唐山地震预报,但由于当时的地震专家都在政治运动中“靠边站”,导致地震预报被中共高层压制,最终酿成惨祸。

王友群博士在题为“唐山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文章中,详述了大陆专家对唐山地震的跟踪监,但未能得到中共高层重视。

早在1967年10月20日,唐山大地震发生前9年,大陆地质学家李四光曾谈到:应在滦县、迁安(均属唐山地区)做些观测工作。如果这些地区出现异常活动的话,那就很难排除大地震的发生。

1968年,唐山大地震发生前8年:唐山地震办公室负责人杨友宸着手组建唐山地震监测网。唐山市区的40多个监测点都有专人负责,每天报给他数据。

1975年12月,唐山大地震发生前7个月,地质部地震队上报给国家地震局的《1976年地震趋势意见》中,将唐山圈进危险三角区,明确指出:“1976年可能发生大于6级的地震。”

1976年初,唐山大地震发生前6个月,杨友宸在唐山市防震工作会议上作出中短期预测:唐山市方圆50公里内,1976年7、8月份,或下半年的其他月份,将有5~7级强震发生。

1976年5月,唐山大地震发生前2个月,国家地震局华北水化学地震会商会议上,杨友宸郑重提出:唐山在近两三个月内可能发生强烈地震。

1976年7月6日,唐山大地震发生前22天,开滦马家沟矿地震台工作人员马希融,正式向国家地震局、河北省地震局作出短期将发生强震的紧急预报。

1976年7月14日,唐山大地震发生前14天,地质部地震队电告国家地震局,唐山地区出现7大异常。唐山二中群测点负责人田金武郑重发出地震警报:1976年7月底8月初,唐山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有可能达到8级。

1976年7月23日,唐山大地震发生前5天,唐山乐亭红卫中学群测点负责人侯世钧预报:即将到来的大震最低为6.7级,最高可达7.7级。

1976年7月27日18时,唐山大地震发生前9小时,开滦马家沟矿地震台的马希融,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和上级作强震、临震预报:强于7.3级的地震随时可能发生。

尽管有关唐山可能发生大地震的预警,像警钟一样长鸣,但是,当时的中共最高层正忙于批判“不肯改悔的党内最大的走资派”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没有人把老百姓的死活放心上。所有这些地震预报,最后都没有引起中共中央的重视。中共中央不重视,中共河北省委、唐山市委也不可能重视。结果,1976年7月28日晚,唐山大地震发生,几十万人在睡梦中丧命。

王友群说,中共当政70年,类似唐山大地震这样的悲剧,在中华大地上,一遍又一遍重演。每一场大的天灾背后,都有中共制造的人祸。

相关推荐: 羊献容:从皇后之位跌落,最后归宿是什么?

三国末年,魏国大权旁落,司马懿用计策打败夏侯曹家以后,将曹爽等人一尽诛杀,后拥立傀儡政权曹芳,但是他没有称帝。司马昭与司马师是司马懿的儿子,他们在夺权的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也是第二代“掌权人”。到了司马昭儿子司马炎这里,终于自立称帝,再往后就是司马炎的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