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桥起义:在失败中积累战斗经验

原标题:藤桥起义:在失败中积累战斗经验

藤桥起义旧址,前后两棵见血封喉老树依然矗立在此处。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摄

徐成章。(资料图)

这是两棵见血封喉老树,历经一个世纪的岁月洗礼,依旧枝繁叶茂。

它们植根于藤桥起义旧址前。1927年,琼崖“四二二”事变,海南岛上空阴云密布。一批英勇无畏的革命先驱,划破黑暗,在这片土地上举起红色的旗帜,传播红色的火种。

昔日的红色热土,如今已从小镇墟升格为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先行区,红色热土步上国家海岸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成为企业争相投资的洼地,游客休闲度假的胜地和免税购物的天堂。

于危难中奋起

1927年4月,国民党海南当局发动“四二二”事变,各地进步人士和共产党员先后遭到国民党反动当局的血腥镇压,“白色恐怖”迅速蔓延。严峻的形势下,海南岛的革命战略转移迫在眉睫。

“我接受组织的安排。”那年,年仅22岁的革命战士张开泰,在组织的安排下,和占行城、陈保甲、王植三等同志从暂时停办的嘉积仲恺农工学校,转移到国民党守备比较薄弱的藤桥地区,继续开展革命活动。

成立党支部、发展党员、宣传党的革命……在上级组织的领导下,张开泰等人在藤桥广泛发动群众,传播党的主张。王植三在风塘村当小学教师,陈保甲则在村里主持办起了平民学校,组织青年农民读书识字,通过教唱《少年先锋队歌》和《国际歌》宣传革命。不久,他们又前往人口更多的洪李村,组织了规模更大的农会和妇女会。

随着革命工作的开展,藤桥地区先后建立起崖三区、军田和风塘等多个党支部。到了9月底,藤桥、林旺地区建立起来的党支部就有19个,党员发展到100多人。农民协会、农民自卫军、妇女解放会、红色少峰队、劳动童子军等革命组织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然而,历经多场战斗洗礼的张开泰等人深知,只有一腔热血是远远不够的。为了获取武器装备,他们把目光转向了拥有多支枪支的红土坎盐田实业团,并安插8名农会骨干到实业团当盐警。等待时机成熟,动手夺取武器装备。

与此同时,他们还得知藤桥地区有一个名叫“维持公正会”的民间组织,宣称不分黎汉,只要反对官府盘剥欺压,主持公道,为民说话的,都可以杀鸡饮血酒,盟誓入会。了解情况后,张开泰等人找到该会首领蔡启明,要求入会。他们在这个农民帮会中挑选出骨干,用火药枪、弓箭、大刀、长矛等秘密装备组建出一支200多人农民武装队伍,进行军事训练,为之后的战斗做好准备。

1927年10月,藤桥地区的农民运动如火如荼。李茂文、张良栋受派来到藤桥地区,组建中共崖县三区委员会,并召开干部会议,正式决定在藤桥地区举行武装起义。

首个区级苏维埃政权成立

为贯彻中共八七会议确定的总方针,中共崖三区委加快了武装暴动的步伐。

“时机成熟,可以夺取枪支。”在一个繁星密布的夜晚,得到命令的年轻战士们悄悄埋伏在国民党红土坎盐田实业团外。入夜,万籁俱寂,在敌人酣睡时,大门被悄悄打开。战士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进去,夺取枪支十余支。返回途中,他们又趁敌不备,围攻了灶子村欧九兴的民团,缴获步枪9支。

次日凌晨,农军回到藤桥镇军田村祖庙。李茂文早已集合100多人的农军等候,大家手擎大刀、长茅,肩扛钢枪,汇集在军田村祖庙的广场上。

“农军同志们,我们是贫苦人民的儿子,长期遭受地主豪绅的压迫剥削,吃不饱、穿不暖、当牛做马,今天,我们要把那些压迫剥削贫苦农民的封建势力,横行乡里的地主恶霸、土豪劣绅统统推翻。”广场上,李茂文、张良栋腰挂盒子枪,站立在土墩上,铿锵的宣誓声激励着每个农军战士。稍作安排后,队伍兵分两路奔赴椰子园及龙家坡村,惩治盘踞于此的土豪恶霸、反动民团团长龙鸿标和朱仕拨,为下一步起义扫除障碍。

1927年12月1日凌晨,200多名农军高举着红旗,冲入藤桥墟,包围了当时的国民党崖县三区警察署。由于行动出其不意,农军很快就俘获30多名警察,并全部缴械,署长邢诒炳仓皇出逃,起义取得初步胜利。

攻下警察署的第二天,中共崖三区委派员奔赴陵水向东路工农革命军报告情况,请求派兵支援攻打商团。1927年12月6日,琼崖工农革命军东路总指挥徐成章率领一个营的兵力进入藤桥,配合农军围攻藤桥商团,最终缴获50多支步枪。至此,藤桥武装起义取得完全胜利。

起义胜利后,在革命热浪的推动下,1927年12月初,崖县第一个区级苏维埃政权——崖三区苏维埃政府诞生,鲜艳的红旗插上古镇的城楼,迎风飘扬。

获得翻身解放的藤桥人民,欢天喜地,庆祝胜利。街道上人声鼎沸,两旁的店铺门口、小楼阁的窗台挤满了人,场面非常热闹。市民、工人、商人和学生上街游行,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苏维埃万岁!”“反对压迫剥削,实行人人平等!”等口号,祝贺崖三区苏维埃政府的诞生。

书写红色新篇章

“忍不住双重压迫,不要紧一颗头颅。”这副当年曾贴在崖三区苏维埃政府门前的对联,如今读来,仍使人深受鼓舞。藤桥武装起义胜利后,革命烈火迅速蔓延。1928年元旦刚过,徐成章收到琼崖特委命令,率部继续南下攻打三亚和西进夺取崖城。

“徐成章来到崖县的时候,李茂文率领工农革命军补充连和农军2000人,配合徐成章的东路工农军攻占了崖县。”琼州学院退休教师、三亚历史文化专家张远来曾在采访中说,藤桥镇的各族人民也积极参与其中,拿着锄头、镰刀、弓箭、木棒、大刀,配合革命军进攻。国民党崖县县长王鸣亚见大势已去,仓皇带上残部,爬上事先准备好的渔船向海上逃跑。

正当徐成章准备集中全部武装力量去攻打崖县县城时,突然接到琼崖特委的急令,要求其回师北上,配合工农革命军第二营进攻万宁(今万宁市)县城。

面对大部队已撤出、只有两个补充连及农军保卫的藤桥,敌人蠢蠢欲动。不足一月,王鸣亚纠集了大批地方武装和反动民团卷土重来,兵分两路进犯藤桥。

“队伍的子弹实在有限,子弹不足,大家就用砖头、瓦片、枪托同敌人展开激烈斗争。”琼崖纵队老战士曾写文回忆,被敌人包围的两个多月中,红军坚持到弹尽粮绝,为了保存群众力量,只好选择突围,藤桥保卫战宣告失败。

从武装暴动起义到保卫失败,先后不到4个月,但对红军来说,却播下了革命的火种,崖县革命走上武装反抗道路。从仲田岭革命根据地到梅山抗日根据地,从黎族汉族群众自发斗争到中国共产党统一领导,后人沿着这条道路不屈不挠、前赴后继地前进,绘就了三亚曲折艰苦而又光荣伟大的革命斗争历史图卷。

激烈的战争已融入岁月的年轮,但英雄的光芒依然无比璀璨,革命先辈在前仆后继中铸成的精神丰碑激励着后人砥砺前行,红色热土正迸发着强劲发展动力。2007年,藤桥、林旺合并为海棠湾,并被定为“国家海岸”,2017年海棠区成立,成为三亚现代服务业、旅游业转型发展的先行区。昔日的红色地带,迎来了大开放、大发展、大繁荣的好时机,高楼林立、酒店连片、游人如织……革命老区再次走在了时代前沿。(记者 李梦楠 黄媛艳)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藤桥起义:在失败中积累战斗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