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抹的历史 1911-1949 之军事篇

  • 历史

青岛航空派黑丝短裙空姐参加袁隆平团队插秧引热议

青岛航空的空姐空少们穿着制服下地插秧一事引发网络热议。青岛航空今日(6日)回应称,这是公益活动现场临时设置的插秧体验环节,目的是推广海水稻,让大家珍惜粮食。 “中华拓荒人”插秧节活动日前在潍坊举办。插秧节上,青岛航空正式加入袁隆平院士团队发起的 “中华拓荒人计…

1926年7月9日蒋中正就职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并誓师北伐。(网络图片)

国共第一次合作

面对袁世凯复辟和军阀割据的局面,孙中山回到南方建立广州政府,痛定思痛,一方面改造国民党,一方面建立军队,准备重新统一中国。这时候他得到苏联共产党的支援。当时只有苏联支持他,孙中山别无选择,但他提出条件,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必须服从三民主义,服从国民党的纲领,但共产党最后背弃了承诺。

于是国共一起北伐。日本眼看中国快统一了,它就难以入侵了,于是三次出兵山东,但北伐军绕过山东去打北京。日本人诱惑不成张作霖就炸死了他,张的儿子张学良很生气就归顺了中央。两年半北伐基本统一了中国东边三分之一的领土,1927年国民政府建都南京,随后是黄金十年,但是日本人的侵略不断。

巩固政权坚决反共

中原大战后,蒋中正从冯玉祥、阎锡山等人手里收回了兵权,在国民党党内与汪精卫、胡汉民等广东势力较量中,蒋二次下野,直到1932年初才勉强重新掌权。当时蒋看到中国有个更大的问题没解决,那就是共产党。

蒋有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毕生反共,他年轻的时候对社会主义有过一些憧憬,后来孙中山派他到俄国考察,考察回来后,他对共产主义的憧憬全部破灭了,他认识到共产主义绝不可行。孙中山在晚年不得已接纳了苏联共产党,孙中山认为自己比较平和中正,用我这么博大的胸怀应该可以融化那些共产党员,让他们变成真正的国民党员,哪知共产党员不但没有被融化,反而把国民党很多人拉进了共产党,把国民党搞成了左中右三大派,令国民党更加衰弱。于是1927年4月12日,蒋中正发动铲共,那次杀共杀得很狠,酿成国共血仇,结束了第一次的国共合作。

藉剿共统一中国日共令国军腹背受敌

国民党的五次剿共,前四次都失败了,有两次是功败垂成,打到一半,日本人打进来了,国民党只好回过头去打日本,一次是九一八事变,一次是长城战役,剿共直到第五次才打赢,赢得非常彻底,共军就开逃,政府军就在后面追,一追追了368天,他们叫长征,其实是长逃,这当中少说有三四次,国民军眼看追上了,可以消灭共产党了,为什么没消灭呢?

当时中国只统一了三分之一,老蒋念兹在兹的是怎么样统一中国,所以他的策略就是赶着中共的军队走,三面包围留一路,就让你往那里跑,一跑进去我就追打进去,然后就收复云南、贵州等各地军阀的兵权、财权,拔掉当地的土官,一路统一过去。

这样一路追,追到云南贵州一带,老蒋在日记中很高兴的说,我现在找到抗日的根据地了,将来日本打我,我会丢掉东边的,因为日本太强了,丢掉时一定要有西边抗战的基地。起初他想拿云南贵州做抗日基地,后来发现四川盆地更好,最后是迁都重庆。当时国民党一面抗日一面剿共,国民党打日本时,共产党就趁机进攻国民党,所以日军和共军就起了实质上相互呼应的作用,国民政府就腹背受敌,那几年的历史大体就是这样。

只有融入反法西斯联盟才能取胜

中共一贯宣传蒋介石不抗日,是西安事变中共逼迫下才抗日的,这是弥天大谎。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入东北,蒋介石非常痛恨日本,在日记里一律称之为“日倭”或者“倭”,他很清楚:中日必将一战,因为“倭所要我者,为土地、军事、经济与民族之生命。”

但他同时深知双方力量的悬殊,中国军队远远不是日军的对手,1937年上海保卫战也证实了这点。两个月日本就把国军70%的兵力全部消灭,日本当时宣称,“三个月灭华”,它是有那个实力的。怎么办?为什么蒋介石迟迟没有对日宣战呢?一宣战,中国就无法从外国买到武器,一宣战,中国肯定打不过,打败了就得割地求和,卖国是蒋介石最不能容忍的事。

老蒋认识到,中国抗日要想取得胜利,只能是持久战,只能融入国际反法西斯联盟,一直坚持到反法西斯联盟取胜的时候,抗日才能取胜。事实也是这样。后来毛泽东剽窃了老蒋的想法——论持久战,吹得神之又神,这个观念老蒋在1934年前就讲过了,我们不对日抗战则已,一抗战必然是长期抗战,也就是持久战。

西安事变张学良坏了全局

到了1936年下半年,老蒋让张学良、杨虎城的部队围剿延安,但共军用民族主义搞统战,张、杨的军队都受到蛊惑,主要是主帅动摇了。杨虎城的太太谢葆真是共产党员,她奉命下嫁做杨的工作,结果杨张共三家结成同盟,老蒋以为见面能说服张学良,结果一去被抓起来了。

当时最想杀蒋的是杨虎城和共产党,但史达林一听急了,他发电报说不能杀蒋。史达林认为,杀蒋后,中国就一盘散沙,没人抗日了。中国一投降,日本就要打苏联了。为了保住苏联,就必须保住一个能抗日的中国,就必须保住能抗日的蒋介石。毛泽东看到这个电报气坏了,又骂又撕又吐口水,但最终不敢杀蒋。于是共产党藉机逼蒋签保证,不剿共,不打内战,共同抗日,然后就把蒋放了。

当时老蒋给张学良看了他的日记,反覆讲“汉卿误我大局”。老蒋希望再拖个一两年,他说,我的中央军就在你们外面,我们一换防,中央军去打共匪,就解决问题了,你现在搞成这样,我被迫去抗日,但我们没有实力抗日,你原本不希望中国变坏,但结果让中国变得更坏。张学良看了老蒋日记后很受感动,主动提出护送他回去。后来老蒋食言,把张学良关了一辈子,但张学良不敢吭气,因为他知道自己犯下历史大错,现在很多人都明白老蒋当年的苦心了。

假抗日共军趁机坐大

西安事变后,国共第二次合作,中日正式开战,一打就是八年。国民革命军好不容易统一的中国东部,一年内全部丢光了,丢给日本了,政府军节节败退,一路向西撤,主力部队在山西陕西,下来到湖北往西到四川,但国民革命军也留下很多游击部队,正规军脱掉军服就变游击队了。

同时共产党趁机发展自己的地盘。当时日本占领区变三家天下,国民政府收编共军变成八路军和新四军,但是八路军和新四军从来不抗日,用他自己的话说:“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发展。”八年下来,共军兵力从3万人增加到100多万人,其中正规军90万到120万,民兵是240万到280万,总兵力360万到420万之间,而政府军的兵力,正规军180万上下,民兵200多万,加起来430万,共军和国军兵力大概是1:1.1,非常接近。当时中共建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个伪政府,它统治了19个边区政府的一亿人,中国当时四亿五千万人口,它统治了四分之一,中共在里面征兵、抽税,完全是个国中国。

国军浴血奋战直到最后一人

抗日的主要力量是国民政府军。最惨的是上海一役,日本从北向南一路打过来,为什么选在上海回击呢?因为老蒋想改变日军的主攻方向,让它从东向西打,中国的地势由东向西地势渐高,仰攻就比较难打,所以把上海当作决战点,上海一役打了两个月,打掉国民政府70%的军队。当时谁最怕老蒋投降呢?一个是苏联,一个是毛泽东,所以拚命逼蒋去抗战。老蒋态度很明确,不能随便抗战,但是一旦抗战就要一打到底,绝不停战求和。

上海那一战打掉的基本上是老蒋的嫡系兵力,那一役打完后,大家才发现老蒋真的抗日,其他军队才出省打仗,其中很有名就是云南的滇军出滇抗日,日本人大吃一惊:中国不是一盘散沙吗?原以为把蒋介石打完就胜利了,后来川军也出川作战,全中国都行动起来了,日本人目瞪口呆。

当时英国《泰晤士报》报导说,中国军队装备远远不及日军,但是打仗很英勇。举两个例子,第一,中国军队基本上是两三个人用一把枪,第一个人被打死了,第二个人拿起枪继续打,第二个人死了,第三个人再拿这枪再打。枪也没有日本人好,最好的是用桐油借款向美国买来的枪,其次是汉阳兵工厂造的枪,其他的鸟枪兽枪,只要能打出东西来的都用上了。第二,日军全部配备雨衣,而中国军队拿伞打仗,而且拿的还是桐油伞。

《泰晤士报》说,中国军人英勇抗战,屡屡看见一个阵地打得只剩下一个中国兵了也不退,最后全都死光了。邱吉尔就引用这话去鼓励英国人,当时全世界的人都敬佩中国人这种精神。日军在一个师里有重炮有坦克,而中国的一个师只有轻炮,也没有坦克,兵力远远不及。

抗日前面四年中国是独立抗日,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美国投入战争,有了盟国之后,中国的战局才慢慢改观,这跟蒋中正以前设想的一模一样。日本后来承认在陆地上打败他们的是中华民国,海上打败他的是美国,两个国家才把它打败了。

剿共失败的原因

抗日结束后,国民党开枪打共产党。这是应该的,因为他是中央政府,有责任剿灭叛军。中共反叛中华民国,搞苏维埃政权,帮助日本人打中国人,当然要剿他,但是糟糕是,国民党剿共没有成功,反而被共剿了。在山东战败,在延安也战败。林彪打东北先败后胜,有几个原因。一是美国逼国军停战三次,每一次停战都给共军喘息;第二,苏联提供武器设备给林彪;第三,当时国民政府解散东北伪军,让他们回家,这些人从年少就进了军队,什么技能都没有,于是中共喊出一个口号“蒋家不要毛家要”,一下子几十万大军就过去了,林彪一下子变成七十万大军,林彪是军事天才,几个月就将这批乌合之众训练成了可作战的军队。

东北、徐蚌、平津战役,国军连连失败,北平的傅作义被共军策反,五十万大军没开一枪就投降了。三场大战后,国民政府在大陆就待不住了,党内讨蒋声四起,老蒋第三次下野。老蒋一下野,中枢无人,垮得更快,李宗仁代理就准备投降,就这样离开了大陆。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被消抹的历史 1911-1949 之军事篇

高雄议长许昆源堕楼身亡前 在脸书留下最后的遗言

许昆源(右一)向来力挺韩国瑜(中) 据台媒报道,高雄市长韩国瑜遭罢免后,一向挺韩的高市议长许昆源周六(6日)晚上在住处堕楼身亡,确认已无生命迹象,遗体送至殡仪馆。报道指,目前台湾警方已证实消息,现场未发现遗书。 许昆源晚间8时40分于Facebook上留下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