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的造假作品 宋庆龄未了的心愿

  • 历史

党媒认怂 暗批习近平误判? 川普在香港一举领外企撤资 不作不死 中共官员要留后路

陆媒承认中共误判形势:川普已发宣战书 川普5月29日新闻发布会后,中共《人民日报》发文“抗议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环球时报》威胁美国取消香港优惠政策“是慢性自杀”等。除了对内宣传的口号式对抗之外,党媒对外则在宣传“川普尚未宣布具体制裁措施”,自欺欺人。 承担对…


蒋介石与宋氏三姐妹在一起。左起:宋美龄、宋霭龄、蒋介石、宋庆龄

《永不飘逝的记忆——我家与宋庆龄事业的情缘》(东方出版中心出版)以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理事邓广殷口述的形式,详细叙述了自20世纪30年代起邓家祖孙三代与宋庆龄长达半个世纪的友谊以及与宋庆龄事业的不解之缘,披露了宋庆龄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并附有大量珍贵的资料照片。

宋庆龄的未了心愿

在宋庆龄漫长的一生中,唯一受到她的信任,在她去世后为她写传记的人是爱泼斯坦,他为宋庆龄写的传记比较客观真实地反映了宋庆龄的生平。还有不少作家、新闻记者,包括宋庆龄的一些老朋友,在他们的书中也会有很多有关宋庆龄的描写,有些被宋庆龄所认可,有些则令宋庆龄十分不满并强烈反对。宋庆龄在晚年给我的信中,多次提到对有些著作中关于她的描述不甚满意。她在1972年8月9日的信中写道:

“索尔兹伯里的文章让我很烦恼,不喜欢他对我年龄的猜测。一个朋友指出他的错误的时候,他拒绝道歉,并归咎于他的秘书,说是秘书从经常忽略纠正事实的美国 Marquis ‘Who’s who and why’名人录上瞭解的信息。时不时会有一些作家发表一些关于我的轰动新闻。最近,写过史迪威将军的芭芭拉·塔克曼写到蒋介石曾经‘通过中间人’向我求婚,但是被拒绝了。我们从没有这种事,更不要说我们政治上是对立的了,却还是有这样荒谬的说法!塔克曼访问过我,但是那个时候我没有看过她的书,不然一定让她立刻删除那些无理的不真实的言论。我不知道你是否要在香港见她,如果见她,请提一下我读了那几个特别的段落后感到很震惊,要求她立刻改正。因为她在旅行,我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联系到她。”

信中所提到的索尔兹伯里是美国《纽约时报》的副主编,1972年中美关系缓和以后,宋庆龄曾经在北京寓所设宴招待他和他的夫人,廖承志夫妇作陪。芭芭拉·塔克曼是美国著名女作家、历史学家,曾经以《八月炮火》与《史迪威在中国》两度获普利策奖。宋庆龄于1972年7月28日下午在北京寓所会见过芭芭拉·塔克曼和她的女儿阿尔玛·塔克曼。但是当时,宋庆龄还没有看过塔克曼书中写的关于蒋介石曾经“通过中间人”向她求婚但被拒绝的内容,没能够当场提出来,因此在给我的信中说到此事。

关于蒋介石曾经“通过中间人”向宋庆龄求婚的说法,在很多外国作家的书中都能看到。施特林·西格雷夫所著的 《宋家王朝》第214页是这样写的:“孙中山逝世后,蒋迫不及待地想以某种方式同圣洁的孙博士以及同宋家的威望和财力建立关系”,“蒋派了一个中国传统媒人———显然是张静江———向失去丈夫的宋庆龄提出了一个求婚的建议”,“宋庆龄在同斯诺的一次谈话中追述了蒋的求婚建议。斯诺简要地记述如下:‘在孙博士1925年去世后,蒋通过一个中国媒人向她求婚。她认为这是政治,不是爱情,于是断然拒绝。’”显然,关于蒋介石向宋庆龄求婚这一说来源于斯诺的作品,不过我当时并不知道,还是后来从宋庆龄的来信中,才知道是出自斯诺写的《复始之旅》。

斯诺的这本《复始之旅》最早由美国兰登出版公司于1958年出版,主要讲述的是斯诺的记者生涯,其中详细记述了他与宋庆龄、甘地和罗斯福等人的交往,并穿插了一些回忆和思考。这本书出版以后反响很大,为斯诺赢得了很多的赞誉,以及“报导一贯准确的名声”。然而,宋庆龄在1959年读过此书以后,对书中关于她的一些描述非常不满,书中不仅有关于蒋介石向宋庆龄求婚的误述,还有其他一些关于宋庆龄以及宋氏家庭的不切实际的描写。为此,宋庆龄在1959年给斯诺的前妻海伦·福斯特·斯诺、老朋友詹姆斯·贝特兰、文森特·希恩的夫人黛安娜·福布斯-罗伯逊以及王安娜的信中都提出了对斯诺书中这些描写的质疑。斯诺曾于1960年8月写了一封信给宋庆龄,表明未经过宋庆龄的同意,是不应该发表这样的论述的。对于给宋庆龄造成的所有不愉快和不方便,斯诺表示了深深的歉意,并且希望能通过什么方式进行弥补。

1970年,宋庆龄与斯诺夫妇久别重逢,这也是斯诺夫妇最后一次访问中国大陆,宋庆龄曾当面指出过《复始之旅》中的一些事实错误和一些她不能同意的看法。然而,直到1972年斯诺去世,这本书中关于宋庆龄的错误描写都还没有纠正过来。

斯诺去世以后,我和在瑞士读书的女儿邓勤与斯诺的夫人有一些往来,宋庆龄曾经希望我帮忙与她联系,纠正书中的这些错误。1975年,宋庆龄连续数封信中都提到了这件事。在1975年2月18日的来信中,她说:

“你打算帮助洛伊斯·斯诺纠正斯诺书中关于我父亲、我姐姐以及蒋介石的荒唐说法,我非常感激!

“斯诺来看我的时候洛伊斯跟艾黎都在场,我批评他乱写了。他回答说 ‘那是他从民众那里听来的’,并且承诺要做修改,并说要写信给出版商删除那些不实而可憎的谣言。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给洛伊斯看这封信。艾黎可以作证,因为他当时在场。

“非常感谢你帮助我维护事实。斯诺这么做就是为了给他的书制造轰动效应,这让我很恼火。谎言,都是谎言!”

第二天,宋庆龄又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说:

“我很多的朋友都来信询问我有没有谴责埃德加·斯诺关于我父亲的出身、我对我大姐的不敬之辞以及蒋介石向我求婚等这些无稽之谈。路易·艾黎可以证明,斯诺和夫人洛伊斯·斯诺来看望我的时候,我谴责过他的这些不实之词,他当时在那里向我承诺在新版本中删除这些不实之词。但是他什么都没做!没有公开的道歉!没有改动!

“因此,你必须尽一切努力停止这些侵害,维护正义。斯诺书中的这个黑点必须彻底清除,即使是要对出版商采取法律手段也在所不惜,因为他写的东西被很多人奉为‘事实真理’。

“由于你相信公平和事实,我相信你会为我维护正义。除了每月的工资以外,我没有钱去寻求法律的帮助,但是我相信我的朋友们知道此事以后会帮我的。”

在之后的信中,宋庆龄提醒我在与洛伊斯·斯诺联系的时候要小心谨慎,太过高调处理只会让这本书更加得到宣传。宋庆龄还曾经通过廖承志,请外交部新闻司处理这件事情,要求将书中的这些内容删掉并写信给出版商澄清事实。她在7月30日和8月13日的信中将她认为书中本应该早已纠正过的一些错误描述一一记录下来,作为我与洛伊斯·斯诺联系纠正的依据。

1975年10月,我去夏威夷旅行回来,到北京去看望宋庆龄,适逢洛伊斯·斯诺到中国访问。宋庆龄身体不好,不能亲自与洛伊斯·斯诺见面,就请我做她的代表,并让艾黎和马海德协助我,证明当年斯诺亲口答应纠正这些错误。

然而,经与斯诺夫人多次接洽,斯诺夫人亲口告诉我说她没有权利对这些内容做出修改,因为版权属于出版社。所以,直至宋庆龄去世,《复始之旅》 中的那些令她不满的误述也没有被纠正过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为宋庆龄澄清历史事实

自《复始之旅》1958年问世以来,已经过了半个世纪,然而书中有关宋庆龄的错误描写,依然被很多作者在书中引用。宋庆龄一生坚持实事求是的写作原则,生前明确表示不希望这些内容以讹传讹地作为历史流传后世。而今,在她去世30年之后,我将她信中告诉我的这些误述以及她的反驳一一整理出来并公之于众,也算是完成她的心愿,还历史以真实的面目。主要有下面几点:

前文已经提到斯诺写蒋介石在孙中山去世以后通过一个中间人来向宋庆龄求婚:“她认为这是政治,不是爱情,拒绝了。”宋庆龄对这样的说法非常不满,事实上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认为斯诺这么写的主要目的就是激起人们对这本书的兴趣。她说:“好像如果是‘爱情’的话,我就会接受他的求婚一样!这是对我多么卑鄙的论断啊!”从宋庆龄对蒋介石一贯的态度来看,宋庆龄的这句话所表达的意思是:“即使他是因为爱情而向我求婚,我也不会接受。”宋庆龄曾说过,自从认识孙博士的第一天起,她就一直忠实于他,在孙中山去世之后,依然忠实于他。而从宋庆龄关于芭芭拉·塔克曼的那封来信可知,从来没有蒋介石向她求婚这样的事。

有关宋庆龄当年是如何离开家赴日本与孙中山结婚的问题,斯诺在书中是这样写的:“宋庆龄说:‘父母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去日本,想把我锁在屋子里。我在女佣的帮助下从窗户里逃了出来。’”关于这一点,宋庆龄反驳说:“这又是他自己虚构的想像!我的父亲是最早的同盟会成员之一,在我们家建了一个印刷厂印刷革命小册子,同时印基督教作品做掩护。我的父母也不是那么愚昧、残酷!可怜的斯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制造这样的谎言,就为了给他的书制造轰动效应。我的父母不希望我去日本工作,是怕我可能会受到流言的伤害。但是他们从没有‘把我锁起来’!我离开家乘轮船,在一个同志和他女儿的陪同下去日本。那时是早晨6点我父母还没醒。那才是事实!”

众所周知,这里陪同宋庆龄去日本的是孙中山的秘书朱卓文和他的女儿,英文名字叫“慕菲雅”。后来,在很多关于宋庆龄的书籍上,都能看到的关于宋庆龄如何被父母锁起来,如何从家中爬窗出逃,赴日本与孙中山完婚的戏剧化过程,包括爱泼斯坦着、沈苏儒译的 《宋庆龄———二十世纪的伟大女性》一书中,也有“卧室的门被反锁”这样的描述,大多来源于斯诺的这本书。这个说法已经成为关于宋庆龄的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

关于宋庆龄父亲的出身问题,斯诺在书中写宋庆龄说:“我的祖先是很穷的。我的亲戚从不说起,但是,我们的祖先是海南岛的客家人。几代以前,他们当中有些人移居大陆,来时身无分文只好当苦力。”而关于父亲宋耀如,宋庆龄自己的说法是:“祖先的老家是海南岛,那里的天气很温暖,还有一个长长的海滩,父亲的父母在海南岛文昌县五指山靠酿酒为生,祖上好几代都是酿酒的。”

关于孙中山是否希望举行基督教仪式的葬礼问题,斯诺在书中以对话形式写宋庆龄说“举行基督教葬礼是孙中山的愿望”。对于这一点,宋庆龄反驳说:“这不是事实。他在宗教信仰方面是比较淡漠的。其实是孔祥熙坚持这一点,因为他是葬礼的‘主持人’。他还跟我商量过孙博士喜欢什么样的圣歌,尽管这不是我的意思。”

关于宋子文是否为宋庆龄筹划一小笔年金的问题,斯诺在书中写“蒋介石和共产党破裂后,宋子文动摇了,尔后支持了蒋介石,但他依然是宋庆龄在宋家的一位忠实的朋友。他为她策划了一小笔年金,偶尔也在政治上帮助她。”这一点宋庆龄也不同意。她在信中告诉我的是:“斯诺自己认为宋子文设法给了我一小笔钱作为生活之用。事实是孙博士死后,国民党知道他分文未留,送了10000元(广东币)给我做生活之用,后来还给了廖仲恺的遗孀何香凝同样多一笔钱。子文从来没有提出要给我钱,因为他知道我不会收他的或是我家任何一个成员的钱。我弟弟尊重我,尊重我的意愿,我动身去欧洲的时候,孙科给我一张支票,因为他说我来自国民党的收入不够我在国外生活,我立刻把支票还给了他,说:‘我过着跟那里所有的学生一样的生活(我在柏林图书馆读书)。’我住的是从房东那里租的有家具的房间,每天只花50芬尼(50分)在一家中餐馆吃一餐,所有的食物也就是面包、茶和果酱,跟那里大多数的学生一样。”

斯诺在书中还写宋庆龄用极轻蔑但又钦佩的口吻对他讲了宋霭龄在金钱交易上的手腕:“蔼龄聪明极了,她从不冒险,只有当她预先从财政部的同夥那里得到政府财政政策变动的情报后,她才决定买进或卖出。”宋庆龄对于斯诺这样的说法也很有意见,她在给我的信中是这样驳斥这一点的:“关于所谓的我对我大姐的冒犯之辞,是斯诺自己告诉我说她是怎么利用内幕消息知悉何时买入,何时卖出股票,获得金融交易信息,通过投机生意赚钱的!我完全不懂金融方面的事!都是斯诺自己告诉我的!我到现在也不懂金融交易,我一直讨厌数学。我也从没有像斯诺说的那样叫我大姐的名字。‘姐姐’是我从儿时起到现在叫她的唯一称谓。斯诺做了太多的假想!”

此外,斯诺在书中所写的孙中山建议列强占领中国的说法,也是宋庆龄所不能同意的。斯诺写孙中山“建议英、法、美三国占领中国五年,消灭军阀,跟国民党合作,建立一个公正的政府,帮助中国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使人民做好民主选举的准备。”作为孙中山理想的继承和捍卫者,宋庆龄明确地说:“孙博士从没提议让外国列强占领中国,而是主张帮助国家的发展。”

希望上述内容公布之后,那些曾经广为流传的误述能够得到纠正,也算是我在有生之年还能为宋庆龄做的一点事情吧。

原标题:为宋庆龄澄清历史事实

作者:邓广殷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斯诺的造假作品 宋庆龄未了的心愿

中印边境再冲突 中共军人遭拳打脚踢被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