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3个干女儿惨死秘闻 孙维世被轮奸裸死

孙维世与其母亲

叶挺女儿叶扬眉是周恩来的干女儿。1946年4月8日,出狱36天的新四军军长叶挺与妻子、女儿叶扬眉、儿子等一行17人乘坐美军专机投奔延安,途中飞机失事,全机无一人生还。

疑点是:周恩来为什么特意从延安去重庆找叶扬眉接父亲?为什么周恩来接叶挺一家却不和他们坐同架飞机?为什么叶一家坐的飞机失事,而周恩来可以安然无恙回到延安?

谌曼里是周恩来在天津时的战友谌志笃的大女儿,是周恩来的第二个干女儿。1937年“七.七”全面抗战爆发后,谌曼里到重庆参加战地服务团。1938年,谌志笃将谌曼里直接交给在驻汉办事处的周恩来。

谌曼里在延安陕北公学和鲁迅艺术学院毕业后,在延安从事京剧、昆曲等研究工作,才貌双全。1945年11月1日晚,谌曼里一个人死在窑洞里,年仅24岁。谌曼里为什么会一个人死在窑洞里,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孙维世是周恩来的第三个干女儿。孙维世的父亲孙炳文是周恩来的至友,1927年去世时,6岁的孙维世被周恩来认作干女儿。1937年,周恩来把孙维世带回家中时的喜悦,邓颖超已看出周恩来内心的秘密。文革中,1968年3月1日,孙维世以通敌叛国罪被逮捕,逮捕书上亲笔签字同意的就是周恩来。同年10月14日,年仅47岁的孙维世被活活打死,死时全身裸体,布满伤痕,四肢被铐着,死前曾遭犯人轮奸。

已解密的档案资料显示,文革中,周恩来为自保谁都可以出卖。

《秦城监狱中的女人们》一文中,披露了陆定一夫人严慰冰、周恩来养女孙维世等女囚在秦城监狱中鲜为人知的经历。

文革中,严慰冰因写匿名信辱骂叶群,1967年2月11日清晨,被押往秦城。严慰冰回忆称,“那是真正的人间地狱。每天夜晚,半夜三更的时候,汽车叭叭地响起来,那是又一批犯人被送了进来,犯人进来的时候脸上蒙着黑布,被牵着分到各个牢间……”进了监狱,就得换穿黑色囚衣。严慰冰住6平方米的99号囚室,水泥地潮湿冰凉,床离地只有七寸高。监狱规定:不准晒太阳;不准洗澡;不准阅读书报!

在秦城监狱,严慰冰巧遇孙维世──但只闻其声而未见其人。

孙维世抗议伙食恶劣被拖出去打死

1967年夏秋之间的一个早上,从严慰冰的隔壁──100号的窗口,忽然传出一曲“女声独唱”。严慰冰在窗口一听,是俄文唱的苏联歌曲《祖国的英雄》。以后,每天早上或傍晚,这个歌声都会响起,但严慰冰不知道歌唱者是谁。

有一天,监狱发给她们的“饭”是长了白毛、发了霉的窝窝头,“菜”是一杓子看不见菜叶子、一半泥沙的汤。犯人若倒掉饭菜,轻则挨打,重则挨紧铐。

隔壁的歌唱者突然大声叫喊着:“这不是人吃的,这是喂狗的,给你们,拿去喂狗吧!”随着喊声,一个窝窝头从她的窗口飞了出来。严慰冰听这说话声,才知道她隔壁关的原来是孙维世。

孙维世立即被拖出去毒打,从此严慰冰再也没听到孙维世的歌声。过了几天,看守叫严慰冰到隔壁的100号囚室打扫卫生,但房间已是空的。

孙维世的100号囚室是牢中牢,安有两道铁门。屋里连床也没有,人只能睡在地上,水泥的马桶上没有水管开关可冲水,里面都是大小便。墙上印着斑斑点点的黑色血迹。严慰冰后来才知道,那一次孙维世的确是被打死了。

孙维世死前被轮奸头上被钉钉子

孙维世是中共著名的艺术家,生于1921年,其父孙炳文是周恩来的至友,1927年被民国政府处死,当时6岁的孙维世被周恩来认作干女儿。孙维世16岁那年,周恩来把她从武汉带到延安。周恩来去苏联养病,孙维世也跟了去,关系非同一般。

据曾是胡耀邦智囊的阮铭发表的《旋转舞台上的周恩来》一文披露,文革中,孙维世以通敌叛国罪被逮捕,而在逮捕书上亲笔签字同意的就是周恩来。

1968年3月1日深夜,孙维世在家中被逮捕,被改名为“孙伪士”,并定为“关死对像”。

孙维世在牢中饱受折磨,1968年10月14日,年仅47岁的孙维世被活活打死。孙维世死时全身裸体,布满伤痕,四肢被手铐和脚镣紧紧锁着。孙维世死前曾被看押她的人授意犯人剥光衣服轮奸,死后家人发现她头上被钉进一颗长长的钉子。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