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不买首都房

大部分人读书的时候都膜拜过白居易的文章,也曾被“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精神感动和激励。但是在现代岳母的眼里,比之现代青年,白居易显然是不合格的女婿。因为顶着“居天下有甚难”光环的白居易,在住房问题上走了很多弯路。

从收入上来讲,白居易是能在岳母面前扬眉吐气的。这么说,虽然有点三观不正,但在岳母动辄逼迫买房的时代,高收入也算是做女婿的一个积极回应。其实白居易买过房子,还不止一处。

33岁时,在陕西渭南农村买了一座宅子,“家去省兮百里,每三旬而两入”,距离长安约百里,需要在家和单位间奔波。53岁时,在洛阳买了一套房,因为手头不宽裕,除了支付现金,还搭进去两匹马充当购房款。两次置业。都没有选择首都长安。

虽说长安居大不易,但著名人士顾况看了老白的诗文之后不是说“得道个语,居亦易矣”么。何况,白居易的收入称得上丰厚。

公元803年,32岁的白居易刚刚参加工作不久,任校书郎,“俸钱万六千,月给亦有余”,37岁升任左拾遗之后“岁愧俸钱三十万”,64岁进入中央机关担任太子少傅时,“月俸百千官二品”。按照当时的物价水平,无论哪一阶段买房子都不是问题。何况,以上收入说的都是基本工资,未说禄的部分。

唐代官员的合法收入,主要包括俸、禄、职田和赏赐。唐朝初年,禄沿袭了隋朝末年的制度,对于京官按照品级发放,京外官员没有。唐代宗在位时,京外官员方获得同等待遇。

在京兆府任户曹时,白居易提到“俸钱四五万,廪禄二百石”。禄是实物工资,多以大米、小米形式发放。不论形式如何,大米也好,现金也罢,即便是公积金,终归属于收入的一部分。除了禄,还有职田。据《唐会要》记载,武德元年二月,京内外官员“各给职分田”,京官一品十二顷,二品十顷,依次递减,到了九品只有二顷。京外官二品十二顷,六品五顷,递减到九品二顷五十亩。这些地大多出租给佃户承种,一般每亩租价六斗。如果是京外五品官员,年入粮食四百二十石,差不多有五万斤,按现在的物价算起来,怎么着也值十万二十万,是很大一笔进项。

俸钱这份基本工资,除了职务提升会涨,随着物价上扬,也不断增加,和现在社会普涨工资差不多。当然,白居易从月入一万六到两万五再到十万,靠的倒不是物价,而是职务晋升。

把上面提到的收入拢一拢,现金、小米、大米、白面……老白一个月装进兜里的可是不少。其他收入方面,白居易曾为元稹撰写墓志,元家馈赠润笔六七十万钱。不过老白坚辞不受,实在拒绝不过,拿到手后随即捐了出去,用于修缮香山寺。年逾七旬时又施舍家财开山挖河,疏通水道,方便往来船只通行。

本该从来不缺买房钱的白居易,总在长安工作,却始终不在那里买房。32岁月入一万六的时候,“得长乐里故相国私第之东亭而处之”,租住某宰相宅院内的一间屋子。33岁买了渭南农村的房子。工资两万五的时候,换租在地段不错的昭国里。后又迁居新昌里,从长乐里到新昌里,虽然同样是租房,但地段有改善。

一般来说,谈到白居易的房子,都会提到他的《卜居》诗,“游宦京都二十春,贫中无处可安贫。长羡蜗牛犹有舍,不如硕鼠解藏身。却求容立锥头地,免似漂流木偶人。但道吾庐心便足,敢辞湫隘与嚣尘。”从诗句来看,白居易似乎对漂泊的生活存有悔意,对名下有京城房产的人艳羡不已。可若是从他的经济实力和实际行动来看,其实根本不太关心买不买房,买在哪。对于一个拒收数十万钱润笔的人,一个捐出家财疏通河道的人,房产显然不会成为人生的寄托和羁绊。

这个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没有选择去过现代岳母眼中那种现实主义的生活。也许,这正是其伟大之处。

2014-01-19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白居易不买首都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