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岳飞 孙立人与新一军的战场奇迹
被击落的日机(AFP)

在整个抗战中,国军有一支战力表现极其突出、名扬中外、令日军闻风丧胆、为中国争取无限荣耀的英雄部队,那就是中国驻印军。

本处只对远征军之驻印军主力新一军(早期为新38师)与日军作战经历作重点概括性介绍,而对那赢得“东方野战之狐”美誉,被盟军公认为中国最优秀的前线指挥官,清华大学、美国普渡大学、维吉尼亚军校毕业生之名将孙立人,则只有另择机会介绍了。

一九四二年,日军接连攻破马来西亚,新加坡,猛攻中南半岛,长驱直入缅甸,并且狂妄的叫嚣要与希特勒纳碎军会师中东。驻扎在缅甸的英军,被日军打得丢盔弃甲,为了保卫缅甸,英军要求国民政府帮助。一九四二年一月二日,国民政府正式宣布远征军开入缅甸与英军合力保卫缅甸。三月七日,远征军五军之第二百师在师长戴安澜将军率领下先期到达缅甸的同古。

新三十八师则从贵州兴义徒步走到云南安宁,三月十七日早晨,安宁县老百姓夹道欢呼,爆竹齐鸣,新三十八师健儿在“欢送新三十八师出国远征”,“扬威异域”,“为国争光”的老百姓慇切希望下,坐汽车向缅甸进发。

四月五日,新三十八师在师长孙立人将军带领下到达缅甸腊戍,九日进驻曼德勒,孙立人将军任曼德勒卫戍司令。四月十六日英、缅混合第一师在仁安羌油田区被围,情况极其危急,驻扎巧克拍当的新三十八师一一三团接到命令立即驰往救援。十八日,孙立人将军亲自从曼德勒赶往前线指挥。

当时英军对国军新三十八师战力并不清楚,英军史林姆将军甚至怀疑新三十八师能否如期将被围的英军第一师救出,孙立人将军当即回答:“中国军队,连我在内,纵使战到最后一个人,也一定要把贵军解救出险!”

三月十九日清晨,一一三团(总兵力八百多人)向日军大举进攻,国军以极其精确的射击(被俘日军称国军的射击奇准,很多打在头部或胸部)及白刃格斗,与日军第三十三师团近万人大战,至下午五点,日军仅被击毙就达一千二百多人,全线崩溃。国军顺利救出英军七千余人及被俘的英军,美传教士,和新闻记者五百余人,并将日军抢去的英方辎重汽车一百多辆,交还英方。

“仁安羌大捷”是一个奇迹,因为新三十八师以不足一千的兵力,击溃日军三十三师团近万人,救出十倍的英军。这一仗堪称一个冒险的杰作,差不多是一个可怕的空城计,日军自始至终不知道国军到底有多少兵力,国军到处设置疑兵,虚张声势,同时在正面猛烈攻击,方取得最后胜利。这一仗也显示出中国传统文化的优越性,孙立人将军对史林姆将军的回答:“中国军队,连我在内,纵使战到最后一个人,也一定要把贵军解救出险!”及其后来一一三团的具体表现,都充份体现了中国军人舍己救人和不背盟信之传统美德。由于在仁安羌援救英军的卓越战功,孙立人将军荣获“英帝国司令”(C.B.E)勋章和美国的丰功勋章。

四月底,由于英军撤出战斗,日军有机会迂回至中国远征军后方,切断了远征军的后路,远征军各部腹背受敌,被迫实施突围作战。新三十八师担任掩护杜聿明第五军及驻缅盟军撤退的任务。孙立人指挥新三十八师以逐次抵御,漂亮地进行后卫战斗,在完成掩护任务后,及时识破沿野人山撤退的危险,全师各团相互支援撤往印度。在掩护狱撤退及后来的转进途中,新三十八师在温早及旁滨又击毙日军一千多人。从旁滨到英法尔,成千上万的从缅甸逃离的印度难民和华侨,冒着酷暑逃命,狼狈不堪。新三十八师官兵自动的把自己水盒里仅剩的水,倒给病人喝,分出背袋里的粮食帮助难民,孙将军还把以前担任曼德勒卫戍司令时,蒋委员长发下来奖赏清理街道的士兵之余款三千罗比,用来救济沿途难民,中华传统仁义之风,又一次被新三十八师官兵体现。

新三十八师在历经战斗及长途跋涉进入印度后,仍军容整齐,士气旺盛。随身装备,除一部份衣裤和鞋袜,因为碾转作战的关系,似乎稍嫌破旧外,其他军服、军帽、武器都是整洁齐全,这大大出乎英国东方警备军军团长艾尔文将军的意料,国军军容和零星从缅甸退回的丢盔弃甲的英军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因此艾尔文将军及时打消了将国军缴械的念头,并让英印军民都对国军表示敬慕和爱戴。六月十四日,新三十八师士兵应邀参加联合国在印度首府新德里举行的联合国日阅兵典礼,以“步伐最整齐,精神最饱满,军容最壮盛”夺得第一名。

第二天,印度各报一致对新三十八师给予高度评价,认为一个历经战斗、长途跋涉的疲劳之师,在没有得到盟国任何补充的情况下,在受阅的十一国军队中,竟能得第一名,真是无上的光荣。

罗斯福总统在后来颁授孙立人将军丰功勋章的颂词中也说:“中国孙立人中将于一九四二年缅甸战役,在艰辛环境中,建立辉煌战绩。仁安羌一役孙将军以卓越之指挥,击灭强敌,解救英军第一师之围,免被歼灭。后又掩护盟军转进,于千苦万难中,从容殿后,转战经月,至印度,犹复军容整肃,不减锐气,尤为难能可贵。其智勇兼备将略超人之处,实足为盟军楷模。”

一九四二年七月,国军驻印军成立,下辖两个师:新三十八师和新二十二师,开始在兰迦进行美械装备训练。至一九四三年一月,驻印军噎在蓝迦严格训练了整整的六个月。驻印军训练的科目包括爬山,上树,武装渡河,战斗射击等等,更特别推崇森林战术的运用。

一九四三年三月中旬,驻印军改编为新一军,总指挥为史迪威将军,郑洞国将军任军长,孙立人将军任副军长兼三十八师师长,廖耀湘将军任新二十二师师长,胡素将军为新三十师师长。后来国军又陆续成立了几个炮兵团,工兵团,汽车兵团,骡马辎重兵团,独立步兵团,战车营,高射炮营,兵工营,通信营,特务营和人力运输部队等,使驻印军的力量日益壮大起来。缅北反攻开始后,由国内空运去的国军第五十师及第十四师也加入了缅甸战斗序列。

为打通被封锁了一年的滇缅路,便以取得盟国物质援助和加强抗战力量,盟军统帅部决定反攻缅甸,修筑一条由印度直达昆明的中印公路,以充份满足战时物资需要。孙立人将军担任前敌司令官,指挥新三十八师为反攻先锋率先出发。新三十八师经过一个多月的车船运输,从印度比哈省的蓝迦进入萨密省极北的列多,负责消灭盘踞在野人山胡康河谷的敌人,并掩护修筑中印公路。

新三十八师一一四团一到列多,就向日军猛烈攻击,接连攻取了几个山头。但进入野人山后,除了抗击小股日军的骚扰,便是面对极其险恶的自然环境。野人山是一座绵延四百多里的大山,平均海拔在八千尺以上,山中处处是原始密林,环境极为恶劣。从一九四三年春天至八月,新三十八师的官兵一直过著一种抗击黑暗、泥沼、蚂蚁蚂蟥和日军袭击的生活,国军历尽千辛万苦,砍杀出一条路基,肃清山中的日军,并掩护随后跟进的步兵和开山机筑路。

很多人认为国军不可能通过野人山,一位英国少校曾说:“你们的部队想从野人山打出去,还要掩护中国和美国的工兵修筑一条中印公路来吗?我看不要说这条公路没有法子修得成,恐怕连你们部队也没法子爬过这座野人山啊!”

但是新三十八师官兵却克服重重难以想像的困难,于一九四三年十月通过了野人山。十月二十九日,新三十八师占领胡康河谷的前进基地——新平洋。

驻守胡康河谷的日军,是著名的第十八师团,其前身为久留米师团,兵员来自于日本九州,七七事变后,它首先在杭州湾登陆,在南京、上海一带作恶多端;一九三八年,在大鹏湾登陆,侵占广州;一九三九年十一月,侵占南宁;一九四零年被调往越南接受特殊的森林战训练,后进攻南洋各岛、马来西亚和缅甸;一九四二年,进攻棠吉、腊戍,从缅甸境内一直攻到云南惠通桥,是日本陆军中最精锐的甲级作战师团,拥有所谓“攻无不胜,战无不克”的长胜军称号。

十月二十九日,在新三十八师的一一二团攻占了新平洋和大洛西北的战略要点瓦南关以南后,主要的战斗便推进到大龙河和大奈河的交汇点,和它以北的于邦,临滨,沙劳以及大洛以北的拉家苏。日军兵力为十八师团第五五、五六联队,配有重炮若干。拉家苏一带战斗一直进行到十二月底,日军山下大尉以下四百多人,被一一二团击毙。临滨一带,日军用一个大队以上的兵力,向我守军作了两次大规模历时七昼夜的围攻,国军重机枪兵把噎冲入鹿巖的密集日军扫射的落花流水,敌大队长田中胜,中队长原良和吉五以下四百多人被击毙。

于邦是胡康河谷西北的一个重要村镇,日军的主阵地都由纵深的据点群构成。

十二月二十一日,一一四团在孙立人将军亲自带领下赶到前线。自二十三日起,国军砲兵向日军阵地猛轰,炮弹弹著点极其密集,把日军整个阵地都翻了个个,国军步兵在砲火掩护下前仆后继冲向日军阵地,并与日军发生肉搏。二十九日,日军不支,全线溃退。在此战中,日军第五五联队联队长籐井小五郎大佐以下约一千余人被国军击毙。日军十八师团尝试前所未有之失败,在师团长田中新一中将的报告中指出:“进攻于邦之敌军,总是逐次渗透到我阵地侧背,突然进攻,使我军障碍设施和正面火网完全无用武之地。我军本来具有善于热带丛林战的特长也被粉碎,不得不被迫后退,情况不断出现逆转。”由此可见孙立人将军战术之高超。

一九四四年一月十一日,孙将军采用迂回战术,避开大龙河正面日军的坚固攻势,以一部兵力和大龙河正面日军对峙,另一部兵力从临滨偷渡大龙河,攻占大龙河东岸的大班卡,日军受到侧击威胁,大龙河正面日军河防阵地,随即土崩瓦解。二月一日,新三十八师攻占胡康河谷日军重要据点太柏家,随后,攻克太柏家东南方的卡杜渣卡,拉安卡,拉貌卡,陈南卡,新郎卡,歼灭日军五百多人。

太柏家地区战斗结束后,新三十八师与新二十二师开始合力猛攻孟关。新二十二师在孟关正面猛攻一周后,伤亡惨重,不易前进。三月初,孙立人将军亲自带领新三十八师一部,作深远大迂回,绕到了孟关的背后,连克清南卡、恩藏卡、康卡、阳卡、丁宣卡、中马高、下马高、瓦卡道、沙鲁卡、山那卡等三十多个据点,进展一百八十里,攻到了瓦鲁班的附近。孟关正面的日军,在听到归路被截断的时候,军心大乱,正面进攻的新二十二师趁机开始猛攻。三月五日,新二十二师战车营一马当先,纵横驰骋,一举突破日军防线,日军大败,当日国军克复孟关,田中新一从小路逃走,师团长官防大印被国军缴获。

三月六日,新三十八师一部兵分两路,一路从密林中开辟道路进击瓦鲁班背后的秦诺,一路从东南两面向西北围攻瓦鲁班,断绝由孟关南窜敌军的逃路。三月七日,攻击秦诺的国军截断了瓦鲁班至秦诺的联络。田中新一为急于打通孟关残敌的逃路,不惜一切代价向截断公路的国军疯狂反扑,国军的山炮和重迫击炮,大显神威,把日军杀的横尸遍野,血流成河,日军七百五十七人被击毙在公路两侧。田中见攻击无望,狼狈逃走。九日早晨,新三十八师攻占瓦鲁班和秦诺,缴获日军枪炮弹药甚多,仅砲弹就有四个大仓库,下午与孟关南下的新二十二师及战车第一营会师,追歼残敌。

整个胡康河谷的战斗,国军几乎都用孙将军的迂回战术取胜,孙立人将军的迂回战在森林中的妙用十分杰出,孙将军的经验是:用适当兵力从正面攻击,吸引日军,而以主力从森林中开辟新的道路迂回到日军的背后,截断日军后方联络补给线,使日军的粮弹补给断绝,失去持续作战的能力;阻止日军后方部队增援,使其陷入孤立,惊慌失措,丧失战斗意志;国军主力迂回到日军后方,迫使日军炮兵后撤,不能直接支援其正面部队的战斗,另外使日军伤兵无法救护后运,增加日军正面阵地内的惨象,动摇其战斗意志;然后对战场正面的日军,施行包围夹击,便很容易收到歼灭战的效果,此即孙子所说的“以正合,以奇胜”,“以迂为直”和 “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功而不取者,攻其所不守也。”的战法。

三月十四日,驻印军开始进攻孟拱河谷。孟拱河谷,从西向东,有卡盟,孟拱,密支拿三大日军据点。驻印军首先需要打开通向孟拱河谷的大门,全长约二十英里、海拔四千公尺的布杰班山天险。

新二十二师开始从正面佯攻,新三十八师一一三团沿着库芒山脉开路前进,迂回到布杰班山天险的后面。库芒山脉陡而且滑,上下山都得用手爬,马驮著炮根本不能行动,只好士兵抬炮,让骡马空着身子走,上山时士兵走在马前用力扛着马头,下山时士兵走在马后,死命拖着马尾,以防马从山上滑跌下去。十四天之后,一一三团终于迂回成功。和正面进攻的新二十二师两面夹击,只一天时间就攻占了布杰班山天险。国军的英勇作战,奋不顾身,赢得了美军对国军的尊敬,美军第一营的一个士兵很坦白的说:“我们和三十八师在一块作战,便什么都不怕。”

五月十九日,新三十师、新五十师及美军梅利尔特种团开始攻击密支那,随后战斗呈绞著状态,这时缅北雨季即将到来,空运困难,参与密支那战斗的一万多盟军有可能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因此为策应密支那方面的作战,必须立即攻占加迈和孟拱,以便打通到密支那的地面道路,使密支那城外的盟军无须再担忧日军的援军,完全靠地面运输就可以补充粮弹。五月二十一日,孙立人将军得到准确的情报,判断新三十八师当面日军因为伤亡太大,将后方兵力噎全部用到第一线,加迈后方变的十分空虚。因此孙立人将军决定再次用迂回战术奇袭日军,攻取加迈。

从二十一日下午二时起,这新三十八师一一二团冒着大雨,昼夜行军,利用各种有利掩护的地形地物、猿啼、鸟鸣、水流、雨响等,穿越日军的重重封锁,有时竟在日军阵地左右一二百码以外的地方走过,而始终没有被日军发觉过。二十六日上午十一点,一一二团赶到加迈以南的南高江东岸,南高江因连日大雨江面变得很宽且水流湍急,没有木排竹筏,更没有汽艇,一一二团靠随身携带的胶布、钢盔、水壶、干粮袋竟奇迹般渡过了南高江。这种秘密的迂回作战,竟使加迈地区日军,不知不觉中陷入了新三十八师的包围圈中。渡江后的一一二团,随即开始攻击日军后方物资供应站–西通,日军全无防备,疑是伞兵天降,惊慌失措,一战即溃。当天,一一二团就打死日军九百多人,缴获十五公分重榴弹炮四门,装满弹药的大卡车七十五辆,粮弹库房十五座,汽车修理场一所,这便是抗战时期有名的西通截路战役。

二十七日,一一二团从西通沿公路南北两面展开,把日军在孟拱河谷物资总囤积地几乎完全占领,还控制了长达四英里的公路,把加迈日军所依靠的公路补给完全断绝,另将日军所有的后方通信,联络,运输和指挥的机构全部摧毁。日军因粮弹囤积中心被一一二团占领,派出两个联队的兵力携带大砲三十二门,战车五辆向一一二团阵地疯狂反扑。面对极其惨烈的战况,一一二团英勇阻击,至六月十六日,将日军大队长增永少佐以下官兵二千七百多人击毙于阵地前,日军狼狈溃退了。

一一二团迂回西通,使加迈地区的日军陷入了弹尽粮绝的境地,整个动摇,日军饿死不计其数,在孟拱河谷西南的一个山谷里,竟有全副武装的日军两千以上集体饿死。国军趁此大举进攻,六月九日,一一三团克复加迈。二十二日,一一四团冒着很深的泥水开始对孟拱进行攻击,日军精神崩溃,虽有坚固工事亦无济于事。二十五日,一一四团攻克孟拱,田中新一借助地道仓惶而逃。之后,一一三团和一一四团在密支那城南伏击最后一批来援的日军,将其全部歼灭。新三十八师在整个孟拱河谷战役中,共击毙日军一万二千余人,自身伤亡尚不到千人。八月五日,围攻密支那的盟军经过近三个月苦战,攻克密支那。

孟拱河谷战役结束之后,驻印军乘雨季进行扩充、整编、休息,新一军扩编成两个军。孙立人将军任新一军军长,下辖唐守治的新三十师、李鸿的新三十八师和潘裕昆的新五十师。廖耀湘将军任新六军军长,下辖李涛的新二十二师和龙天武的新十四师。不久,由于日军进行一号作战,新六军作为国军精锐之一在攻占瑞姑之后,便空运回国增援。新一军则继续挥师南下,开始负打通中印公路的全责。

九月,史迪威和蒋介石因对作战及援华物资分配上有严重分歧,而奉调回国。蒋介石深知共产党是不真正抗日的,只是欺世盗名、趁机扩充。但史迪威并不了解这一点,因此两者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但罗斯福总统十分清楚国军驻印军是盟军缅北反攻中进展速度最快、战力最强的部队,因此为顾全大局,特地将史迪威调回美国。

史迪威和孙立人在共事期间,因训练,作战等争执不断。胡康河谷战役孟关战斗中因对一一四团的使用两人大闹一场,孙立人将任中印缅战区参谋长,兼驻印军总指挥的史迪威从中午关在师指挥部外直到黄昏。两人虽然争执不断,但争论到最后,史迪威总能采纳孙立人的意见,有史迪威这样有气量善于包容的上司是孙立人的幸运,有孙立人这样敢于直言、判断准确的杰出将领自然也是史迪威的好运气。新一军原军长郑洞国凡事都不与史迪威争执,史迪威反不欣赏,除密支那战斗后期外也不让他直接参与指挥作战,只让其负责部队的后勤和训练。史迪威非常珍视和孙立人在一起的时光,临别时特地留一封信给孙立人:

“中国驻印军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亲爱的孙将军:我已被解除中印缅战区的职务,必须和您分别。要在长时间的并肩战斗后就这样离开您对我来说是很难的。如你所知,我一直坚持中国军队只要有适当的装备和训练,就可以和世界上任何军队比肩,我很欣慰我们噎有机会将之证实了。您噎充分证示了中国军队的勇敢和能力,而能为此略尽微力让我非常骄傲。没有人能抹杀我们证明了的事实。从此已后,您已是世人瞩目的军人了。您噎为一支新的,善战的国家军队打好了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将能够建立起使中国自由和强盛的陆军。您应该以您的此一成就自豪,我希望您能够忘却我们之间以往的所有误会和冲突,把我当作您和中国的朋友。忠实的,史迪威美国陆军四星上将”。

新一军经过近两个月的休整,于十月十五日开始缅甸反攻第二阶段的作战,新三十八师为第一线兵团,立即扑向日军重要据点八莫。守卫八莫的是日军第二师团搜索联队,十六联队一部,以及十八师团五五联队,指挥官为原好三大佐,八莫日军工事极其复杂坚固,许多隐蔽部都是用大树夹杂着钢筋水泥建筑起来的,十五公分的重炮炮弹打在上面,竟若无其事,五百磅左右的炸弹直接命中,也不能把它全部摧毁。凭此依托,日军狂叫要至少死守三个月。

新三十八师一路攻占日军前哨据点,于十月底攻至日军太平江防线。孙立人再次采用两翼迂回战术,从上下游过江,突破沿途日军防线,于十一月中旬将八莫全部包围并攻占八莫外围日军所有据点。至十二月十四日,八莫南北两大据点、最坚固的陆军监狱、宪兵营房和老炮台都被新三十八师攻克,国军乘胜向八莫腹地进击。激战中,原好三大佐被击毙,日军拚命突围,国军用最大的火力向日军猛烈扫射,日军除六十多人跳江逃走之外,余全被歼灭,十二月十五日中午,新三十八师攻占八莫。

新三十八师历经一个月的攻坚战,击毙日军原好三大佐以下官兵两千四百多人,俘虏持田大尉等二十八人,缴获零式战斗机两架,战车十辆,压路机及牵引车八辆,轻重机关鎗九十五挺,步枪一千二百七十三支,各种口径大炮二十八门。

为纪念这一个伟大的战役,盟军指挥部特将从莫马克到八莫市区的一段路命名为孙立人路,将八莫市区中心地区的马路,命名为李鸿路。

在三十八师向八莫猛攻的同时,孙立人将军为在战略上争取主动,早日打通旧滇缅公路,不因日军的死守八莫,而迟滞全军的进展速度,故不等八莫攻下,便令新三十师绕过八莫,对南坎发动攻势。十二月五日新三十师的主力将南坎外围五三三八高地占领,将日军增援部队完全阻止在山脚的下面。十六日,日军向我五三三八高地猛攻,一日之内,五三三八高地竟落炮弹三千多发。砲击过后,日军连续十五次不分昼夜以密集队形向五三三八高地作自杀式冲锋,国军山上的轻重机关鎗、冲锋鎗、步枪向日军猛烈射击,日军尸横遍野,几乎全军覆灭,仅遗留在阵地前的尸体就达一千二百六十三具,其中有中少佐以下军官尸体四十一具,余部狼狈的向密林中逃去。日军在阵地前丢弃轻重机关鎗七十六挺,大炮六门,步枪六百五十多支,掷弹筒四十六个,卡车四十六辆。

一九四五年一月七日,国军将南坎包围。一月十五日,新三十师在在大雾中一举攻克南坎。一月二十二日,新三十八师主力攻克芒友。一月二十八日,穿着卡机布的新一军和穿灰棉衣的滇西远征军在芒友会师。

紧跟向前攻击的新一军之后,中美工程技术、施工人员加紧中美联合工程—-中印公路及输油管的建设。中印公路起始于印度列多,经密支那,八莫,保山到昆明,全长一千五百六十六公里。担任筑路任务的,是驻印军的工兵第十团及美国的机械化工兵团。一九四三年十月,新三十八师攻下野人山之后,美军特从美国把著名的陆军工程专家皮可将军调来主持中印公路的建设,由于新一军进展十分迅速,皮可将军采取了二十四小时轮番工作制,日夜不停,工程始终紧跟新一军前进。开山机最前头安著两丈来长五尺来宽的刮刀,推起几千斤的土石飞跑,不费吹灰之力,挡在前面的山坡,除非是石头的,否则只几个来回,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径在一尺以上的树,经刮刀一冲就倒,生活在那时候的人真是见了世面,开了眼界。

美国人把中印公路称为“列多公路”、“华美路”,蒋介石委员长为纪念创造这条路的史迪威将军的功绩,把它称为“史迪威公路”。芒友会师之后,“史迪威公路”开始正式通车了。

第一批由印度开往中国的汽车一共有一百○五辆,其中有载重两吨半的大卡车六十六辆,还有一些武器拖引车、吉普车和救护车,载运的物资包括汽油、军火,拖引的武器有重炮、野炮、山炮和平射炮。

与“史迪威公路”同时进行的战时另一伟大工程,是中印油管的铺设。采用的油管是当时世界上最新发明的轻便式的油管,拆除、架设都非常的容易,油管上有许多自动开关的活门和调节油量的装置。

“史迪威公路”通车后,中美军事当局接着就宣布了当时世界上最长的油管—-中印油管输油的消息,卡车从史迪威公路上不断的将军火运到中国大西南去,增强中国国军的武器装备,油管源源的把油输送到中国去,增强中国战区的动力,推动战局向胜利之途大踏步的迈进。这就是新一军及滇西远征军在抗战中的最大贡献及收获。

攻占芒友之后,史迪威公路全程畅通无阻,但为了扩大战果及确保史迪威公路的安全,新一军继续挥师南下,新三十师于二月二十日攻克新维,新三十八师于三月八日攻占腊戍。日军第二师团,第四十九师团残部全部被新一军歼灭。

在新一军左翼的新三十师及新三十八师追南逐北反攻日军的同时,新一军右翼的新五十师经过半年的战斗,先后攻克万好、南保、南杜、西保等重要日军据点,最后于三月三十日攻克乔美,将五十六师团的残部彻底歼灭,结束了缅北反攻作战。

缅甸前后两期攻势作战,从新三十八师于一九四二年四月人缅起,到一九四五年四月三日止,整整三年,和新一军对垒的日军有第二、十八、四十九、五十三和五十六五个师团,及第三十四独立旅和其它特种兵部队,新一军共击毙日军三万三千○八十二人,其中包括三个联队长和其他高级军官,击伤日军七万五千四百九十九人,俘虏田代一大尉以下官兵三百二十三人,日军几乎全军覆没,新一军伤亡一万七千人,新一军和日军伤亡的比例是一比六。缴获的战利品有:步枪七千九百三十八支、轻重机关鎗六百四十三挺、大炮一百八十六门、汽车五百五十二辆、火车机车及车箱四百五十三节、坦克车六十七辆、飞机五架、仓库一百○八所、金属器材二万余吨。确实没有任何其它一个中国军的战绩能和新一军相比。在一九四二年四月到一九四五年四月三日的三年对日作战中,新一军获得全胜。军长孙立人因此赢得”东方野战之狐“美誉,被盟军公认为中国最优秀的前线指挥官,为中国赢得无上荣耀。

缅北反攻胜利结束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欧洲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元帅,电邀孙立人将军参观欧洲战场。孙将军遂与班师回国之时,启程赴欧。在欧洲的三星期,孙立人将军旅行五万英里,成为艾森豪威尔元帅、巴顿将军及戴高乐将军之上宾。孙立人将军当属中国二十世纪中最优秀的将领。

孙立人将军最崇拜的将军是岳武穆,对岳飞的“满江红”及文天祥的“正气歌”,新一军官兵几乎是人人会唱,“好坏出自人的一念”,中国传统文化所崇尚的正气,对国军新一军提高士气、“扬威异域”、获杰出战绩所作出的贡献自是功德无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