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沙皇斯大林毁掉自己所有的爱情与亲情

  • 历史

内容劲爆!吉林省排查曝“公安大数据”秘密

吉林省疾控中心5月16日上报的流调报告披露,中共试图利用大数据掌握中国人的一切踪迹。(大纪元) 吉林省、黑龙江等地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重燃,再度引爆了被严密封锁信息的中国民众惶恐。而大纪元获得的吉林省防疫文件,则泄露了中共“公安大数据”…

编者按﹕斯大林有二子,皆亡,一女斯维特兰娜(1926-2011),受过良好教育,谙英文。但在独裁者家庭,生活遭遇坎坷,一嫁犹太同学,二嫁日丹诺夫之子,三嫁印度人辛格,1967年从印度叛逃美国,在纽约得政治庇护。出版《致友人20封信》畅销数百万册,嫁彼得斯,复离异。后居英国,1984年回苏联,86年再返回美国,独居威斯康星州。今年11月22日在养老院去世。

 斯大林独女斯韦特兰娜去世   

今年11月22日辞世的斯韦特兰娜`斯大林娜(Svetlana Stalina)以往总是说,父亲斯大林(Stalin)“毁掉了我的生活”。她坎坷的一生向人们揭示出,权力是如何破坏、腐化、侵蚀家庭的。即使是在民主国家,无止境的权力欲也是令人疲惫、进而起到破坏和腐蚀作用的。在暴君们的长期统治下,专制程度越高,这种腐蚀性就越强。家庭的温情纽带被权力的铁轮碾得粉碎。大权在握者,比如斯大林和希特勒(Hitler),往往将自己视为无私而孤独的骑士,在佩剑纵马前行时被吸引至敌人的疆土。即便对卡扎菲上校(Colonel Gaddafi)、萨达姆·侯赛因(SaddamHussein)或阿萨德(Assad)家族这类人(在他们眼中,政治就等于王朝)来说,权力也有着至高无上的重要性。                                               


1967年斯韦特兰娜.斯大林在纽约获得政治庇护。

 


斯大林和长子雅可夫、独女斯韦特兰娜。30年代
                                                   
                                                       斯韦特兰娜小时候,是父亲斯大林的最爱。

  到头来,正如我们在卡扎菲倒台过程中所见证的那样,卡扎菲的儿子们预计将沦为他那自恋式妄自尊大的祭品。萨达姆曾竭力不让他那些恶魔儿子之间的争斗失去平衡;他的女儿们则在这场同根相煎的争斗中受到打压,最终,他听任儿子将女婿杀死,彻底毁掉了一家人的生活。阿萨德家族则深受家族内讧的困扰。卡扎菲培养了几个性情残暴的儿子,为将来掌权做准备,尽管他们曾密谋反对他——但这几个儿子全都在卡扎菲那混杂着撒哈拉版《诸神的黄昏》(G tterd merung)与阿拉伯版《李尔王》(King Lear)的贝都因悲剧中成为牺牲品。

父亲对她充满了慈爱﹕童年受宠

  独女面对的环境要更为简单。当我研究斯大林与斯韦特兰娜的关系时,我发现,虽然斯韦特兰娜宣称她的回忆录开诚布公、揭露了事实真相,但她实际上只是在重述历史,同时保守了一个也许是她本人的最大的秘密。在有关斯大林的文献中,我找到了被斯韦特兰娜略掉或遗忘的一段生活:一方面,她的童年备受娇惯与溺爱;她父亲宠爱她,喜欢亲吻她,把自己盘子里的东西喂给她吃,还说她的红头发和雀斑就像她祖母凯克(Keke)一样。另一方面,当她的母亲娜佳· 阿利卢耶娃(Nadya Alliluyeva)在1932年自杀时,斯韦特兰娜人生头六年的正常生活也画上了句号,当时斯大林正面临他最大的危机——集体化。


斯韦特兰娜1967年,出版《给友人的20封信》后,在纽约长岛会见记者。

  斯大林和娜佳的子女——斯韦特兰娜和哥哥瓦西里(Vasily)被告知母亲死于腹膜炎。但当斯大林杀害自己的同志、甚至连斯韦特兰娜的亲人也不放过时,她和哥哥不禁意识到,这个世界正变得越来越黑暗。尽管娜佳的自杀令瓦西里精神崩溃,它却使斯大林父女的关系走得更近:女儿放学回家后,斯大林和她共进晚餐,并在她的家庭作业上签字;他还骄傲地把女儿引见给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如果说斯大林在一生中真心喜欢过什么人的话,那就是斯韦特兰娜。“我是他的宠儿,”斯韦特兰娜说,“他充满了慈爱。”

  我在档案中找到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信件。斯大林称女儿为“我的小麻雀,令我无比快乐的小东西”。斯大林鼓励时年11岁的斯韦特兰娜假扮俄罗斯的独裁者。斯韦特兰娜写信给莫斯科的联共政治局,命令全苏联的学校推迟开学。斯大林的副手在回信中写道:“向我们的领袖斯韦特兰娜致敬!我等您推迟开学的命令噎等了20天!”联共政治局签署命令时附加了风趣的评语:“同意!您顺从的农民!”斯韦特兰娜在给斯大林的另一封信中写道:“今日3号令:我命令你向我汇报中央委员会的动态。严格保密。领袖斯韦特兰娜?斯大林娜。”

父亲干涉她的恋情,认识到他的残忍

自称为“您的小秘书”的斯大林答复道:“您的来信为我们在复杂的政治问题中指明了方向。”然而,即便是这种纵容式的父爱也没能抵御住渴望控制一切的专制念头:当斯韦特兰娜发现母亲死于自杀时,当她寻求感情上的独立时,这对父女的融洽关系走到了尽头。斯大林这个有着维多利亚时代古板的性道德观、同时又很重传统的格鲁吉亚父亲,被女儿与犹太剧作家阿列克谢·卡普勒(Alexei Kapler)之间的恋情激怒了。当时卡普勒40岁,斯韦特兰娜16岁。斯大林扇了女儿一记耳光,撕毁了她的情书(至少在这方面,斯大林的表现与大多数父亲没什么两样)。后来,他将卡普勒流放到西伯利亚。斯韦特兰娜的头两次婚姻先后破裂——而斯大林认为是女儿的责任。

  二战后,斯韦特兰娜开始认识到父亲的残忍:她无意间听到斯大林下令杀死一名犹太演员。后来她将父亲的罪行归咎于秘密警察头子拉夫连季·贝利亚(Lavrenti Beria)。在她的回忆录中,贝利亚被描绘成了一个魔鬼。但她隐瞒了自己年轻时最大的秘密:她一生中真正爱的人只有贝利亚的儿子谢尔戈(Sergo), 她曾非常希望嫁给谢尔戈。但贝利亚决心阻止这一会让自己儿子陷入险境的婚姻。当谢尔戈与其他女子结婚时,实际地位是斯大林公主的斯韦特兰娜曾试图迫使二人离婚。

  身为伟人的女儿是一种负担,身为伟人的儿子则是一种诅咒。斯大林认为自己的大儿子雅科夫(Yakov)性格懦弱……后来雅科夫被德国纳粹俘虏后自杀:当斯大林得知雅科夫表现英勇时,甚至他自己也被感动了。斯大林的另一个儿子瓦西里被破格提拔为空军司令,但他实际上是一个软弱、酗酒、跋扈的纨绔子弟——感到丢脸的斯大林多次对其进行羞辱和降职。2010年,度过沧桑一生的斯韦特兰娜在美国威斯康星州,面对夕阳。

斯大林毁掉自己所有的爱情与亲情

  全能父亲的成功是无法承受之重。对父亲而言,儿子令人失望,而权力又始终是第一位的。斯大林为达成自己的政治目标,毁掉了一生中的所有爱情和亲情。他最后孑然一身,郁郁寡欢。

  所有的权力都会影响到个人,即使在民主国家也是如此。伦道夫·丘吉尔(Randolph Churchill)受累于自己父亲的伟大,很年轻的时候就因酗酒而去世。俾斯麦(Bismarck)阻止儿子赫伯特(Herbert)娶心爱的女人为妻,致使赫伯特借酒消愁、早早离世。

  斯大林这位苦行僧式的布尔什维克从未给予家人任何权力。但在大多数独裁统治中,权力是属于最高统治者的——受到儿子威胁的父亲阻止儿子获得权力。因此才有押沙龙(Absolom)反抗大卫王(King David);乔治二世(GeorgeII)与威尔士亲王弗雷德里克(Frederick Prince of Wales)长期争斗;威廉二世(WilhelmII)憎恨父亲腓特烈皇帝(EmperorFrederick)。这种威胁如此真实,以至于独裁者们往往不可避免地采取杀掉子女的做法:大希律王(HerodtheGreat)杀掉了自己的三个儿子;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the Great)、成吉思汗、伊凡雷帝(Ivanthe Terrible)、彼得大帝(Peterthe Great)、波斯阿巴斯大帝(Shah Abbas)、塞利姆一世(Selimthe Grim)和苏莱曼大帝(Suleimanthe Magnificent)全都杀死了自己的儿子——彼得大帝和伊凡雷帝亲自杀死了自己的儿子。苏莱曼大帝在门帘后看着自己的儿子被绞死。

  斯大林对子女的恶毒诅咒以斯韦特兰娜的辞世告终。丘吉尔对待家人的态度可能是所有统治者中最健康的,尽管他对伦道夫感到失望。当丘吉尔的外孙尼古拉斯·索姆斯(Nicholas Soames)问道:“外公,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吗?”丘吉尔答道:“是的。现在你滚到一边去。”

  本文作者﹕西蒙·塞巴格-蒙蒂菲奥。着有《斯大林:红色沙皇》(Stalin:the Court of the Red Tsar)译者﹕何黎   编辑﹕开放杂志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红色沙皇斯大林毁掉自己所有的爱情与亲情

骗子一人分饰四角 连“死而复生”都安排上了

来自江苏的陈先生去年三月在微信上加了倪某某为好友,倪某某则又给他介绍了自己的同事孙某。去年七月,陈先生和离过婚的孙某谈起了网恋。在孙某的要求下,陈先生加了她女儿的微信,并连续发了5个200元的红包做“见面礼”。然而,孙某和孙某13岁的女儿实际上都是倪某某自己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