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中唯一没有与中共打过仗的将军 叛蒋投共后郁郁而终

在中共的语境下,“民主党派”指的是除中共以外八个参政的政党的统称,即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革)、中国民主同盟(民盟)、中国民主建国会(民建)、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中国农工民主党(农工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和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台盟)。说得挺好听的这八个参政党,在中共一党专制下,无疑只是花瓶而已,因此它们又被称为“卫星党”。

这些“卫星党”在中共建政前后为中共实施统战发挥了不小的作用。然而,它们虽然被中共称为“肝胆相照”,虽然为中共立下了大功,但它们却在中共掀起的政治风暴中,未能幸免。特别是在文革中,包括大批民主党派高官、工商业者上层代表人物以及少数民族、宗教、华侨的头面人物,非党高级知识分子等都被抄家、被揪斗。

民革,是八个民主党派中排在第一位的,创建于1948年,早期主要由国共内战时的国民党左派及其后裔以及投靠中共的国民党军政人员组成,代表人物宋庆龄,曾被中共任命为国家副主席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因为其成员与台湾国民党存在关联,所以其统战目标非常明确。也因为这样的关联,民革的一些高官们在中共发起的运动中,或是在精神上,或是在肉体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因宋庆龄已在《被中共迫害的国家正副主席》中介绍过,本篇不再纳入。

民革副主席张治中抑郁而死

1949年后任民革中央副主席的张治中,是原国民党陆军二级上将,也曾经是蒋介石的四大心腹之一。他在任湖南省政府主席兼省保安司令时,因涉嫌火烧长沙而引起公愤,蒋介石曾言:“长沙焚毁,精神上之打击,千百倍于战败之痛苦,可耻可悲,莫此为甚。”但蒋并未将其枪毙,只是将其革职。

深得蒋介石如此信任的张治中,却是国民党的将军中唯一没有与中共打过仗的将军,而且在最后背叛了蒋,反助中共夺取政权。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为避免战火再起,蒋介石邀请毛泽东到重庆谈判,张治中亲自去延安接毛赴重庆,还将其护送回去。作为国民政府的代表,张治中、周恩来跟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组成三人小组,负责国共双方的军事整编。张经常向马歇尔抱怨国民政府,替中共宣传,客观上推动了美国对国民政府的不信任,对其腐败的厌恶,从而在军事上美国也减少了对蒋介石的援助。

三年内战,内有中共间谍,外有与中共勾结的将领,加之国民党军事上的失误、组织上的松散、内部腐败等原因,国民党在1949年初败局彰显。国民政府拟与中共和谈,方针是反对中共渡江、“划江而治”等。当年4月,张治中率团赴北平与毛泽东谈判。由于毛和中共缺乏诚意,张治中拿回的是“惩办战争罪犯”及“解放军渡江”条件在内的《协定(草案)》,代总统李宗仁最终没有签署,下野的蒋介石则怒斥张治中“无能,丧权辱国”。

其后,张治中在北平投奔中共,并劝说新疆守军不战而降。中共建政后,张治中受到了毛的礼遇,先后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革中央副主席、和平解放台湾工作委员会主任等职。在毛、周的庇护下,虽然他也表示过不满,但还是躲过了中共建政后发起的一次又一次的运动。

据张治中长女张素我回忆,在“反右”中,张治中对运动不理解,表示了不同的看法,对党与非党的问题曾作长篇直言。同时他对民革中央的“反右”颇有看法,态度消极。他的言行招致了一些人的不满,一夜间民革大院贴满了邵力子和他的大字报。因毛、周的干预,此事不了了之。

1966年文革爆发后,张治中夫妇还在北戴河度假,就有一批红卫兵来其家中“破四旧”。在接到女儿电话后,张治中提前从北戴河返家。就在他到家的当天,即8月28日,红卫兵再次来扫荡,楼上楼下,翻箱倒柜,砸了花瓶,最后取走了一把水果刀和一把佩剑,扬长而去。临走前,红卫兵还责问:“你们这里没有领袖像,没有毛语录,没有一点革命气氛,要马上把墙上的字画取下来,换上相片和语录。”亲眼目睹这一幕,张治中感慨地对秘书和家属说:“今后若干年,这必将是一个大笑话!”果然言中。

红卫兵走后不久,秘书就跑到新华书店买了毛像和毛语录挂上。秘书无意中在张的座椅对面挂了一幅“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的语录。张治中看了很不高兴,问秘书语出何处。秘书说是《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的话,听后,张治中一言不发。

不久,张素我的丈夫、在水利部工作的周嘉彬被隔离审查。看着昔日熟悉的老干部、部下被打倒,被游街示众,甚至被逼死,被特别保护起来的张治中对于文革愈发不理解了,心情十分沉重。在张素我眼中的张治中,是“从此很沉默,也不说话,每天看着报纸,一言不发”。

在这样的精神折磨下,张治中在1969年4月抑郁而终,终年79岁。张素我认为他没有什么很严重的病,只是长期不愉快,一直不舒服。在其最后三年中,每天晚上都问下班回来的儿子张一纯文革的情况,问谁被打倒了,谁被抄家了。他对文革很反感,曾对儿子说过:“文化大革命”比军阀混战还乱。谁也管不了谁,政府说话也不管用。

张治中离世后,中共为其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不知张治中至死是否明白,文革的始作俑者正是毛和中共,而他被欺骗了几十年,实乃是个悲剧。在有生之年,他是否后悔自己背叛了蒋介石而追随如此暴虐的中共呢?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