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日记中央书记处见闻 陈云挺苏联挺社会主义

  • 历史

习近平孤注一掷 传彭丽媛和女儿不满离去

从去年年底开始,网传彭丽媛和习近平已经分居,近日海外媒体援引中国问题专家、知名民运人士唐柏桥的消息证实了有关网传彭丽媛和习近平分居一事。 唐柏桥称,这件事情是真的,他认识的一名正部级高官的秘书写信告诉他,彭丽媛和女儿习明泽和习近平去年11月到12月间正式分居,…

节目长度:15分  下载mp3(16k) | (128k) 

今天将为大家播报的节目是胡耀邦和赵紫阳担任中共总书记时,中共中央总书记处见闻录的第一集,本节目的主要内容来自于吴稼祥先生的著作-《中南海日记》,本节目记录了80年代中国大陆的一些事件及中共内部的一些秘闻,为了便于听众收听,我们在有些地方加了小标题。

人民币展览

有一件事,充分说明我们的面子主义。最近在香港举办中国书展,广东省把所有参展的图书都重新装帧一遍,重新排版,重新印刷,所有的书都是特制的。人们把这叫做“人民币展览”,因为每种书都花去好几万元。结果,从印刷、装帧到纸张,还是比人家差得远。自己的读者可以亏待,但绝不可亏待了外国人的眼睛。

不仅面子主义盛行,重名主义也很盛行。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只要有了好听的“名”,什么长,什么主任,什么研究生,你顿时身价百倍。而你的真实品德,你的才华和实际才能,又有谁赏识?以品德闻名于世的,也必须得到什么官儿的认可。他们谈到一个作家,已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但由于只读过初中,现在必须去补习高中文化课,不然就不承认他是知识分子,一切待遇都成问题。

航班趣闻

上午近11时驱车去机场,准备乘中午12:45的飞机飞往北京。托运行李时,超重30公斤,要我去付超重费45元。这30公斤,恰好等于我们买的香蕉、广柑的重量。在广东买这些水果,每斤便宜约4毛钱,共便宜24元,但国家却不得不为我们多付45元超重费。从社会效益看,这事干不得;但从我们自己的利益 看,这事要多干。

站在安全检查口的一班穿制服的男女,俨然凶神恶煞,驱赶着我们这群小鬼。

“别抽烟了!”

“掏出钥匙!”

“你怎么搞的!”

每声斥责,都会引起一阵慌乱。好不容易逃到飞机上,可敬的航空小姐宛如讨债女郎,脸上毫无表情。我真想用指头捅捅她的脸,看是否蜡做的。

“你怎么不进去?”一个尖锐的声音刺过来。

我赶紧放好包坐到座位上。送茶水了,轮到我的是一只漏水的杯子。送礼物了,每人一只三用钥匙环,有小温度计,还有小指南针。我的指南针总是指向西, 它一动不动。我的同伴、周杰的秘书老梁劝我去找空姐换一只。

空姐给我出了个好主意:“这是工厂生产的,你找工厂去吧!”态度还算和蔼,没低于淑女的标准。我也尽量表现出绅士风度:“好的,我再买一张飞机票,到工厂找他们去!”

飞机开始下降,耳膜不好受,盼着快点发块糖果嚼嚼。诶!真来了,我伸长脖子巴望着。可惜,恰好发到我前面三排时,小姐转身走了。她有什么急事要办?还是身体有恙?飞机着陆,我走下悬梯时,才发现她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

一致通过

上午书记处办公室主任陈进玉让我考虑一下政治改革问题。十三大有可能将此作为一个主题。他让我看《中共中央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决定》草稿,文件一开始就提到经济改革、政治改革和文化改革是我国的战略布局。这个文件党将在今年九月至十月间的中央全会上通过(虽然如此,文件上噎写上了‘一致通过’的字样,不可能不一致通过,这是无产阶级政治的特点)。但进玉说,当定稿时,会不会还保留这样的提法,很难说。不过,我们应当早作准备,先搞点材料。

耀邦家有唐三彩

日本一个名人到中国西安旅游,订购了一匹唐三彩马。回日本等了近半年,不见东西来。最后寄来的马缺了耳朵,没有马尾巴。那个日本人写信要求寄一只马尾巴来,结果寄来一只马腿。礼物是送给日本前首相的,不敢马虎。他只好请日本人帮助修理,花去了十几万日元。

最近,他在中日民间友好人士会议上严肃提出了这件事。他说他痛感中国缺乏办实务的机构和组织。与其说许多空洞的友好语言,不如实实在在办一两件实事。此事在国内引起广泛注意。《人民日报》登了报导,《国内动态清样》也作了反映。今天,我在《参考消息》上又读到这则消息。

午餐桌上,耀邦的警卫人员说,耀邦听到这件事后也很生气。耀邦说,不就是一匹唐三彩马吗?把我家那匹拿去给日本朋友。

治国四法

“党抓工作,一个是文件,一个是会议。共产党会多嘛!就是要抓好这两个。”王兆国说得很坦率。

其实,不只这两个。还有批示和谈话,可合称为治党治国四法。

党很健忘。过去说过什么,宪法中记载了什么,重要文件中阐明了什么,一般都毫无用处。特别有用的,是某领导人最近和某人的谈话。如果是最高领导,这往往是一个时期政策的基本点。

其次是批示。批示有终审裁判的效力。一个什么冤案,一个久拖不决的难题,一经领导批示,就会迎刃而解。说领导的笔,是锋利无比的利刃是相当贴切的。

一篇谈话式讲话,是一个时期的“精神”,是产生一个文件或一个会议的源泉,也可以说是一部短期有效的不成文“宪法”;文件,就是根据这部“宪法”起草的具体“法律”,会议便成了通过“法律”的“立法会议”。这种情况直到那个领导人重新讲一篇话为止。如果他很长时间不讲话,以前的谈话新鲜劲儿一过,全国上下都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以谈话代替宪法,文件代替法律,批示代替司法审判。

海国公主进中南海

“她忠于爱情,宁愿不可能与王子结婚,也要变成人形去见他。王子一心等待那个救了他的姑娘,而海国公主又不能说出她就是那个姑娘,否则,王子就要丧生”

我很纳闷,一贯在餐桌上不苟言笑的陈进玉,怎么今早大谈起浪漫的爱情故事,更纳闷的是向那个对爱情已没有多少兴趣的郝建秀 (中共书记处书记) 谈?

等到进玉给中办管理局局长打电话时,我才明白:

“我在餐桌上给建秀同志谈到这个剧,她有兴趣你也看过,是吧?怎么样?我和你看法一致,是一出难得的好越剧在怀仁堂演一场怎么样?好,由你定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浙江某县越剧团把安徒生《海的女儿》改编成越剧,效果很好,在杭州、南京、上海等地演出获得好评。这次进京演出,想到中南海怀仁堂演一场,就算是成了正果,被“钦定”过了。进玉是浙江温州人,他们走门子来也。

陈云和苏联

书记处去年末姻定免去邓力群书记处研究室主任职务,让王兆国接任。电文已发到各省,第二天却紧急收回,陈云坚决不同意。

他们为什么那么硬朗,那么有底气?有苏联。苏联是他们心中的圣地,是他们手中晃动着的并时时想出示的王牌。苏联不改革也挺好,我们为什么要改?苏联是社会主义。陈云一听到否定苏联就不舒服。

苏共27大一召开,改革呼声日高,陈云及其一帮人便蔫了,像被霜打了似的。据说,小平最近严肃批评了乔木,让他少管闲事,去休养。乔木到了上海,陈云也到杭州疗养。

“苏共27大对他们是釜底抽薪。”进玉说。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中南海日记中央书记处见闻 陈云挺苏联挺社会主义

北大建数十监狱 大规模迫害死63人

我是北大学生时没有上过林涛先生的课,但是后来我跟林先生有过象上课一样(也许应该说是比上课更加)严肃认真的谈话。我写文革历史,访问了他,聆听他讲北京大学的文革历史。他的谈话记录,和我做过的大量采访笔记一起,矗立在纵贯全墙的长书架上,从书房的一边排到了另一边。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