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大将“吃屎”

历史 Linda 8个月前 (05-27) 351次浏览 0个评论

千古第一贤后 – 唐太宗长孙皇后

有人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站着一个伟大的女性。唐太宗大治天下,盛极一时,除了依靠他手下的一大批谋臣武将外,也与他贤淑温良的妻子长孙皇后的辅佐是分不开的。 长孙皇后是隋朝骁卫将军长孙晟的女儿,母亲高氏之父高敬德曾任扬州刺史;长孙皇后生长在官宦世家,自幼接受了一整…

粟裕大将“吃屎”

【新三才综合】粟裕是国共内战期间崛起的解放军的“常胜将军”,在孟良崮战役中击毙了抗击日寇的国民党“常胜将军”张灵甫,此后“七战七捷”,并策划指挥了淮海战役等大规模战役,对共产党夺取天下立下了特殊功绩,毛泽东对其欣赏程度超过彭德怀。他曾经两次谦让当司令,后被毛泽东点为打朝鲜战争的统帅;在解放军定军衔时,他排名元帅第七,在众人纷纷争功抢衔时他却主动辞帅。他从1958年被蒙冤批判,一直到1980 年后,迟迟不给平反……围绕着这个特殊的人物,今天人们熟知的解放军将帅们–最高级别人物纷纷登场,扮演了不同的角色。正因为粟裕的人生牵扯到诸多的将帅秘闻,为了政治形象等考虑,至今一些内幕仍不能被全貌披露。这里根据采访实录整理一些秘闻供读者参照,以便于对历史真实的人物事件有更贴近人性的直观。请大家记住李商隐的诗:“武皇内传分明在,莫谓人间总不知。”

粟裕蒙冤

对粟裕的批斗,是从解决所谓“总参和国防部关系”发难的。

总参谋长粟裕为人坚持原则,不事迎合,认为正确的就据理力争不退让,彭德怀恰恰也有这个特点。两个人在对战争的认识等问题上有不同,矛盾不可避免。彭德怀更相信自己的老部下黄克诚,他担任国防部长后,抽调黄克诚担任副总参谋长,及军委秘书长,实际上全面主持军委和总参的日常工作。总参原来直接受毛泽东为首的军委领导,但彭任国防部长后,为了体现国防部的领导,许多原来由中央军委和总部颁发的命令、指示,都要求改由国防部署名。而哪些要以国防部的名义发布,哪些不用,又没有明确的规定。于是,总参为中央军委起草的和总参本身下发的命令、文电,就常因署名问题而受到指责。鉴于这种情况,粟裕要求明确国防部与总参谋部的职责,以便今后在日常工作中有所遵循。1955年3月16日,中央军委接受了粟裕的意见,责成总参起草国防部与总参职责条例。但总参一连五易其稿,均未能获得通过。而且,彭德怀每审一次稿子,都要把粟裕痛骂一顿,使得粟裕不知所措。  即便平时,粟裕在上报文件写上了“彭副主席并转呈中央、主席”,彭就说:“我不是你的通讯员!”如果不写而直接上报,彭又说:“怎么,又想越级告状?!”

现在看来,粟裕和彭德怀之间的矛盾,多来自于党政不清,党管和政府管这两个权威的关系难以调准。如果只是一般的政府职能来分工,这些矛盾就不易出现。

粟裕和彭德怀之间的矛盾就此日积月累,粟裕难以做人,毛彭二人都对他有猜忌。对粟裕的批斗,是从解决所谓“总参和国防部关系”发难的。

1958 年5月的一个小型会议上,毛泽东、邓小平、彭德怀、陈毅、聂荣臻等人参加,毛泽东叫大家谈谈对粟裕的看法。全场默然。半晌,毛泽东只得点名陈毅:“你跟他在一起时间最久,你说说!”之前毛泽东不见粟裕听汇报,陈毅已经看出毛对粟裕的态度有变,因此就面无表情地回答:“只一个字,阴!”这个评价给毛、彭、邓、聂印象极深。几天后的军委扩大会议,毛泽东总说要加温,显见粟裕已被摘下“爱将”的信任,彭德怀、邓小平、聂荣臻、陈毅、黄克诚等人于是批判粟裕,指责粟裕是“野心家”,“一贯反领导”, “争夺军队领导权”,是“反党反领导的极端个人主义者”等等。粟裕解释自己曾经谦让陈毅当华野司令,陈毅不做声,彭德怀冲口而出:“这正说明你阴!”聂荣臻说:“作为总参谋长来讲,有了个人主义,就是大盗,大盗盗国!”

1948年豫东战役时,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的中原野战军司令部不同意打(可见《粟裕年谱》)邓小平说:“只有大野心家、阴谋家才如此贪功,打豫东战役那样的大仗!”军委扩大会议上,彭要求公开讨论粟裕“阴”的问题,陈毅做了专题发言,大受彭赞赏。8月,毛泽东称粟裕为军队的“坏人”。

只有两个人说了公道话,林彪和肖劲光。林彪参加了一次小组会,说:我一直生病,不明白这次会议,打胜仗的是罪犯,打败仗的当英雄,这个会议我不参加了吧。

肖劲光对毛泽东说:粟裕对您老人家没有二心。需要注意的是,肖劲光的原话里,是有“对您老人家”几个字的。肖劲光的话对毛泽东起了作用,批判粟裕也达到了威慑的效果,毛泽东不再要求加温,而是改变口风说:粟裕同志战争年代打仗打得好,是为公的。到北京以后是为公还是为私?不能说都是为私吧

粟裕做了多次检查均不能过关,在被威胁如果再不检讨过关就要按敌我矛盾处理的情况下,粟裕屈服了,被迫把别人扣到他头上的屎(比如资产阶级野心家)都统统含着眼泪吃下去。陈毅已经从毛泽东的话里领会了新精神,看到粟裕被迫低头接受污蔑之词,上前握手,大声叫好:“粟裕同志勇敢吃屎的态度很好。以前我对粟裕同志不肯吃屎的态度很不满意。现在他已经当着大家的面吃屎了,我表示欢迎。我现在对粟裕同志没有意见了。”

宿怨揭秘

山东野战军时期,毛泽东曾有一个设想:将华东分成三块,徐向前一块,陈毅一块,粟裕一块。粟裕致电中央:合成一块。让陈毅当司令,陈毅很高兴。粟裕负责战役指挥。最后打了胜仗,名义上是陈毅的,实质上是粟裕的功劳。当时毛泽东是真心想让粟裕当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的,粟裕辞让给了陈毅,毛泽东就生气了,说:你不识抬举!这个华东很多人知道的。

粟裕的秘书蒯斯曛当天晚上就跟粟裕说:首长,你将来的麻烦大了。

1948年10 月23日,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签发淮海战役作战预备命令,此后敌情、友情都发生变化。陈毅、邓小平率中原野战军一部(四个纵队)靠近了战场。粟裕考虑如何将这一部分力量加进来,打大歼灭战。因豫东战役期间,刘伯承、邓小平、陈毅都反对打这样的大仗,粟裕只得电请毛泽东令中野阻住胡链兵团等部,结果中野未能阻住,使第三阶段功败垂成。此时,粟裕想出一个将中野力量加进来的法子:请陈邓统一指挥。

几十年后,因原中野司令部人员透露出来,粟裕身边工作人员和老部下都知道了当年中野司令部发生的一幕:接到毛泽东转粟裕请陈邓统一指挥的命令,两个四川人用家乡话骂骂咧咧。邓骂:“他妈的,总贪多贪大!我这么点兵力,又没重武器,打个鸟!搞不好是第二个皖南事变!给中央发电,他(按:指粟裕)有本事,叫他自己指挥!”陈也骂脏话。电报员一听,为难道:“怎么发呢?”邓脑子一转,抢白说:“这还不好办?就说:本作战我们当负责指挥,唯因通讯工具太弱,故请军委对粟谭方面多直接指挥。”这份巧妙的电报于11月2日发出。而实际上,此时陈邓司令部与军委、与刘伯承司令部以及华野司令部一直电报来往,畅通无阻。

整个淮海战役期间,陈毅邓小平向中央发电或跟华野粟裕通报情况,只自称中野而非总前委(可见原始电报),即有万一失利,以推卸责任的意思。

渡江战役时,战局已十分明朗,可以稳操胜券了,陈邓便开始堂而皇之自称“总前委”起来。

1948 年11月,中野包围黄维,见华野歼灭黄百韬兵团似乎容易,陈毅邓小平便向中央发电并通报粟裕,保证:三天内解决黄维!粟裕不同意,悄悄作好防备,以应付万一。结果个把星期打不下来。眼见中野多年的老骨干牺牲很多,刘伯承建议:可惜了,先停止攻击,我们请粟裕同志派些部队来吧。邓小平是中野前委书记,有最后决定权,为“三天解决黄维”的军令状在中央面前出洋相赌气,坚决不同意,气忿忿地说:就是中野打光了,也要打!这句话后来被转移到别处,成为邓小平坚决执行毛泽东指示的证明。

讲述此事的前辈说:“邓1938年后才当129师政委,部队是刘伯承一手建起来的,他怎么不心疼?彭德怀有句话,崽卖爷田不心疼。用来说邓,也合适啊!”后来部队实在顶不住了,才不得不报中央,请粟裕派兵前来支援。最后,粟裕主动又派了一次,共到了5个纵队,才解决黄维。

粟裕主动第二次派华野参谋长陈士榘率3个纵队去支援中野,临行前交代:所有缴获给中野。陈士榘于12月12日到中野司令部,见到邓小平、陈毅,说:“我带来了3个纵队参加打黄维,请中野让开一个地段,给我们部队进去。”邓不想让华野部队担负主攻,以免到手的缴获丢了,只想叫他将部队分散补充中野,便说:“他们都不愿意让啊!”陈士榘很牛气,说:“不愿让,我们就不参加了,我带部队去打阻击。”(此事及原话可见《纪念粟裕大将百周年大会文件汇编》41页)说完,掉头就走。

邓小平、陈毅一面急忙电告粟裕,一面商量对策。粟裕听说,当即对华野总政副主任钟期光说:“你立即去陈士榘那儿,就说派华野部队支援中野,是(华野)前委的集体意见,必须绝对服从。而且必须听从中野的安排!”钟期光马不停蹄赶到已行进到中野六纵附近的陈士榘处,转达了粟裕的命令,陈士榘才令部队停止前进。邓小平又给中野六纵司令员王近山打电话,叫他留住陈士榘参加围歼黄维的战斗,不要去打阻击。此后,刘伯承、邓小平、陈毅商量,决定让出南集团作战地段给陈士榘。陈士榘即布置3个纵队,从南面向双堆集方向攻击,并于14日下达总攻黄维兵团的命令。战后,陈士榘按粟裕命令,将所有缴获交给中野。(此事《陈毅传》转移功劳,说陈毅命令陈士榘将缴获交给中野,还说:“原定打扫战场的陈士榘,只好空手而归。”既这么着,陈毅当时为何不能制止陈士榘停止前进?)

为表示对华野的谢意,刘伯承、邓小平、陈毅将黄维的拐杖等战利品托钟期光带给粟裕。钟期光到华野司令部转交物品时,粟裕表示不要,钟期光跟粟司令很随意,笑道:“你不要,我就拿了?”结果,这些珍贵的物品都归了钟期光,并一直保存到现在,军事博物馆多次上门讨要,钟家觉得对恢复华野的真正作用有帮助,一直不曾答应。

1948年12月19日,刘伯承、陈毅奉命去西柏坡向中央汇报,邓生恐他们向毛泽东谈到自己在淮海战役之前、之中的表现,忙向毛泽东发电报,主动承认自己对淮海战役发展成这样的大仗估计不足,以及其他一些问题。这份电报后来被收入《邓小平军事文选》,可以查证。

陈毅“举荐”粟裕的由来

1947年8月华野“七月分兵”失利后,从未指挥过大兵团作战的谭震林,却指责负责华野军事的粟裕部署、指挥不利,“常常粗心大意,缺乏远见”,还写了一封信,先给陈毅看,陈毅同意谭的观点。(此事可见《粟裕传》及《粟裕年谱》)

粟裕当即向中央引咎自责,请求处分。不想毛泽东轻描淡写地说一两仗未打好不要紧,还叫他单独赴鲁西南,去指挥华野主力部队。同一天(8月6日),华东局一把手饶漱石也发来电报,热情安慰粟裕。见此情景,陈毅忙于当天中午向中央及华东局发电报,表扬粟裕,说:“最近粟裕、陈赓脱颖而出,前程远大,将与彭(德怀)、刘(伯承)、林(彪)并肩前进。”还承认了“对战役指导部署,历来由粟负责。”但其实电报一开始就提到了谭震林的信,说“对粟有帮助。”(可见《粟裕年谱》)一般的文章只摘录半截,以为陈毅对粟裕推举不遗馀力,其实他是见两个主要上级毛泽东和饶漱石都继续看重粟裕,才连忙转弯的。并且有些话还有用意,暗示了华野指挥部的矛盾,意即粟裕军事才能也并非中央想象的那么好。

(待续)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粟裕大将“吃屎”

“内圣外王”的文武全才

在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中既能建立卓著功勋,又能创立不朽学术者,并不多见,王守仁就是这样一位体现儒家最高政治境界即“内圣外王”的文武全才。作为明代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和教育家,将其称为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伟人,并不为过。 王守仁(1472—1529),浙…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粟裕大将“吃屎”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