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总统勉励西藏同胞 要坚决的反共奋斗到底

被特朗普断供的“生态健康联盟” 十多年都干了什么?

在昨天《特朗普砍了对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经费,负责人:COVID-20、21来了怎么办?》的文章中,有人对EcoHealth Alliance(生态健康联盟)这个组织感到陌生,也不清楚他们两千多万的研究经费都要花在何处。那么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个组织这十多年来都…

 

一九六一年春天的西藏反共护教战火
德及卓噶

中国西藏问题研究专题
西藏人民反共抗暴报导之二

编者按:这篇文章透露了1961年早春,西藏曾再次爆发“反共护教的战争”,虽然失败,但是规模甚大。这在当时,直到今天,都是绝大多数中国人闻所未闻的事情。黄花岗杂志现刊出该文,以告读者。

三月十日西藏革命两周年前夕(1961),张经武早有准备:一面开会庆祝「平叛」成功,同时表扬「积极分子」劳绩:另一方面,护教反共革命势力,对拉萨紧缩包围,迫全体共军投降、令班禅宣布结束伪政权。那一天,拉萨跟外界消息隔绝;班禅死讯遍传,藏境反共圣战全面爆发了!

三月九日,自新德里传抵此间消息说:达赖喇嘛已抵印京,并且为纪念他的出亡,发表了一篇西藏革命二周年声明。他吁请联合国制止中共侵略西藏;支持西藏独立。与此同时,此间所传另一消息,反映了藏境护教反共革命势力,已有效地控制整个藏境;他们准备在三月十日那天,采取一项戏剧化措施,使西藏顺利完成一项不流血革命。

可是。三月十日晚上,拉萨电台避免纪念「平叛」的话,播出了「积极分子大会」开幕消息,代替了张经武、班禅伪政权垮台宣告。这一突起变化,使关心藏局的人士,不能不感到十分惊愕。

张经武没有露面

第二天,向来获自拉萨消息最快人士,非常遗憾地感到沉闷,一直到十七日,拉萨电台播出「积极分子大会闭幕」消息之后;有关西藏革命行动情况,如游丝般断续传抵此间。

就第一手资料分析,这次不流血革命没有成功,有两种可能原因。第一、张经武可能获得情报,离开拉萨,将部队拉散;第二、为防止内变,胁持班禅,将其左右亲信隔离。致原期挟张经武,随同班禅上电台执行两属任务:(一)宣告伪自治区结束,将政权交与达赖喇嘛驻藏代表XXXX;(二)下达藏境「解放军」停止活动,等侯达赖喇嘛军事代表XXX接管命令,无法实现。

三月十日的「西藏全区青年和妇女积极分子大会」,张经武并没有登台露面;主持这个点缀拉萨升平的大会,只有张国华和班禅两人。前者代表中共西藏工委,他是副书记;后者代表「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虽然,他们都分别向三百多个青年男女致简短贺词,态度不若过去,气候虽冷,众人哆嗦,张国华和班禅衣服并不单薄,难掩局促不安,脸部充满惊惧,说话讷讷。到十七日闭幕那天,情形显然和八天前不同,「百货公司」和「贸易公司」霓虹灯重在八角街闪烁发光;武装共军也在街上出现;共党与共青各单位负责人,也在「积极分子大会」闭幕礼中露面。

拉萨烟硝弥漫

三月十八日是星期六,班禅没有去大昭寺办公,并没有使人注意。二十日那天,岳王山上大炮,整天隆隆震耳,拉萨市区烟硝,彷佛大雾,弥漫浓密,街上行人都有紧张、疑惧神色,有人发觉班禅仍没有在办公室露面,甚至连平常和班禅接近的人都不见了。

消息继缤传布:班禅被杀──他和他的亲属的头颅被斩下挂在大昭寺门前;张国华押同才旺仁增带着武装共军搜查各个庙宇,见到藏人就杀,妇女和儿童也不例外。于是,拉萨至日喀则、江孜、嘉黎、旁多这几条公路上许多难民被杀,每一个共军驻守的碉堡,也被护教军攻破,那种酷烈的悲惨景象,是两年来唯有的一次!

从江孜到帕里一线,共军为了保护这一条的「唯一谷道」(自印度输粮食至拉萨),驻守兵力足有一万多人,帕里屯集粮食很多,护教军攻取目标最大。在过去两年间,这条公路上经常有接触,护教军的目的,仅不过取得粮食和军火,其他并没有必要行动;但这次大规模进攻,跟过去情况不问,护教军迫令共军集体投降不逞。中共军伤亡,至少在三千人以上,手无寸铁的男女难民,伤亡也有三百多人;

第二次战役,护教军于重创共军之后,分四路后撤,难民沿公路向大吉岭逃亡,后面追击共军,追入锡金边境,迷失归途,在逃亡中为锡金警察拘获一名。自这共俘口中,反映了最近一年间,中共军中教育,偏重挑拨汉藏两族仇恨,据称:目前西藏共军,从军官到伙夫,大多数患有梅毒,谭冠三(中共西藏工委第二副书记兼军区政治委员)不承认军中卫生不良,竟归咎藏人故意散布花柳病细菌,激起共军对藏人愤恨;由此使他们过去同情藏人心理,渐成仇恨。

战火重起较前尤大

这一次再起的西藏革命,是否由达赖喇嘛部署完成后赴新德里,希望印度总理尼赫鲁支持他重回西藏?抑或由护教军自动策划,无法获得有力证明。但战火重起,并不局限帕里周围,比一年前规模尤大,迄目前为止,所获战讯,还并不完全,自日喀则至喜马拉雅山北麓,通向尼泊尔京城──加德满都这条公路上,即曾发生三处激战,即萨加宗、协噶尔宗、定日宗的共军外围据点,全告摧毁;山区聂拉木共军后路被切断,主动撤离;关卡帐篷被饥民拆毁,文件烧光;沿雅鲁藏布江萨噶宗、拉噶、沙鲁以迄拉孜全线,十三个共军外围据点,悉被护教军攻占;青藏公

路久已不通,唐古拉山口的共军,原有重兵驻守,三月一日起却纷向黑河、马捏、玉拉山口一线调集;三月五日又将防线缩短,紧逼拉萨,至九日凌晨,集结旁多及甘丹寺、德庆宗一线,对拉萨购成弧形防围圈;九日晚上,鄂噶、奈布一线首先开火,共军一千多人多数被角刀□死,仅零星少数逃亡。这一次袭击中,拉萨方面似乎并无接到报告,当地饥民开仓分粮;护教军获得武装并牵去一部分牛羊,继续进袭贡喀、曲水。于是,共军拒降还击,拉萨城内一面发炮,并调坦克支援,战况惨烈程度,比帖里有增无减。

上述各地战况统计,是比较规模最大的,相持昨间,差不多三周之久,规模较小的袭击,过去两年间,总在千次以上,平均每天都难以避免;参加战斗的护教军,总数究有多少,现在无从估计,就激战地区来看,反映出西藏人民反共部队,此一年前已多出三倍:根据战情分析,这一次战火爆发,并不是全由康巴族人主动,且有训练与装备良好的战斗部队,尤其是部署于喜马拉雅山北麓那一支反共军,几乎都属三十岁上下男女,武器都很犀利,他们似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尽管山间积雪,行动熟练迅速。

人员三千众

这一支兵的人数,大约有二千至三千,根据无法证实傅说,他们过去原隶属于护送达赖出境时,那位革命军总司令达西氏的部下,初时将械弹埋藏于山间洞穴,后来以难民分逃入尼泊尔境内,被收容于朴哈垃难民营中。在最近期间,这个难民营中难民,似乎经常在减少,而且都是中年男女。这些脱逃者,据相当可靠消息证明,他们过去确曾受过严格训练,其中有些还可以组成一支空降部队。

把这些战讯综合研究结果,藏境反共革命武装,现在已不像过去那样没有组织,而系确有军事参谋人员策划部署。这一次原定的不流血革命,并不是有内奸泄漏机密,极可能各方面的通讯联系,故中共西藏军区截获。根据熟悉内情人士表示:藏境反共武装部队,各路零星散股,均已纳入正轨。他们传递敌情方法是多方面的,除了康巴族人快速奔跑之外,每一个单位都有良好的无线电收发报设备;他们的缺点并不是没有,政治与严格的军事训练尚需加强。

康巴族人对于军训并无兴趣,使用长枪(步枪)觉得讨厌,他们除了有些人喜欢使用檄下来的短枪之外,多数以骨刀作防身武器,他们不怕共军步枪和刺刀,手榴弹更不当一回事。那是他们行动迅速,三五个人一组,共军一旦发觉,手上的步枪机枪手榴弹全告失效!──距离太近。只要一个康巴族人迅将共军机枪阵地占据,那一个据点等于给他占领了。

差不多的共军只要一见康巴族人到来,像老鼠见猫一般,手瘫脚软不知所措。如果给他们发现共军有抗拒态度,那么,他们会将这个共军当众挖出心肝果腹。在冰天雪地中,共军的体格已经不易支持,遇上了康巴族人,只有举手弃枪,这是两年来没有人不知道的实情;但是,这次各地共军都会顽抗,那是说双方均以枪炮作战;康巴族人退居次要地位,在大规模战斗中,康巴族人肉搏势必吃亏。

就理论上说,藏境这样反共形势,印度对藏人该作道义上支持,尼赫鲁非但不予支持,反慑于中共淫威,在北平压力下,不准达赖胞兄嘉乐顿珠返大吉岭,其他三位被疑领导西藏革命人士,如达西氏、托齐及隆尼塔拉也同被禁止,当然,藏人对印度这种软弱态度,虽无不满表示,心理上多少有些难堪;今天西藏的反共要求,目的无他,他们需要安居乐业,最低限度能够生活下去;但在最近这两年间,他们所接触到的,一片血腥气氛,上层人士被屠段,中下层的遭奴役。不管是不是藏人,他们对共党的凶杀、掠夺行为,都感到万分痛恨与不耐。即就现实的名义上统治者如班禅,也不能无动于衷。
(一九六一年四月甘日于加邻旁)

〔 黄花岗杂志打字、编辑、校对 〕

**********************

西藏人民反共抗暴革命的报告(1959)
罗桑益西

中国西藏问题研究专题
西藏人民反共抗暴报导之一

编者按:亚盟五届会议,于四十八年(1959)在韩国举行,藏族国大代表罗桑益西先生为中华民国代表团代表之一,曾在大会中发表此项报告,本刊择选其中具史料价值的内容,作为“中国西藏问题研究文章之一”予以发表,以飨读者。为保留该系列文章原貌,文中某些用语诸如“共匪”等,亦未修改。

(前略)我西藏人民这一次所发动的抗暴革命斗争(编按:指1959年中共所称的所谓西藏叛乱),在本质上,是维护西藏自己的宗教传统和信仰自由的斗争,是保卫自己的历史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斗争,是反抗共匪的极权暴政和奴役统治的斗争,也是抵御俄帝侵略阴谋和争取民族生存。而综合这许多因素,它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反共革命斗争。是全中国反共革命斗争的一个环节,也是全亚洲以至全世界反共革命斗争中的一个部份。

由于共匪政权之极度残暴邪恶,这一反共革命斗争,自一九五一年共军入藏以来,即从未停止,并且不断的扩大发展,由局部的,个别的,逐渐成为大规模的,有组织的行动,我西藏人民基于对佛教教义的虔诚信仰,原本极度的爱好和平,戒杀忌斗,但面对共匪的暴恶统治,却被逼得忍无可忍,终于燃烧起反抗之火,本年三月拉萨抗暴革命斗争的爆发,是它的一次高潮的掀起,也是一次初步集中斗争的展开。

九年来西藏人民反共革命斗争的演进,大体上可以划分为如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自四十一年五月至四十二年(1952-1953),为共匪准备「土改」及实行军事改编收缴民间枪支所引发的反共事件,以西藏东部大暴动为最有名,后虽因共匪的严厉镇压与屠杀而稍趋平息,但零星的反抗迄未停止。这是反共抗暴斗争初起的时期。

第二阶段──自四十三年至四十五年间(1954-1956),在黑河附近地区与藏南一带,反共抗暴武装曾围攻昌都,共匪出动飞机轰炸,双方死伤均惨重。这是反共抗暴斗争正式进入武装斗争的时期。

 第三阶段──自四十五年至四十六年(1956-1957),反共藏民以居住西康北游猎部落为中心,分向甘肃四川边境岷山和西康边境等高原地区,展开激烈战斗,战斗自四十五年秋冬季持续至四十六年春季,此即匪酋周恩来在最近伪「人代会」上所公开承认的川康边境事件。这是反共武装斗争的发展时期。

第四阶段──现阶段的反共事件:自四十五年四月以后,西藏地方官僧高级人士与人民秘密组织反共团体进行反共活动,暗中支持康巴族的反共武力。四十七年六月以后反共行动愈趋积极,继之康巴族反共武装在拉萨东南地区展开攻势战斗,一度攻下江孜冈马,本年三月初公开的抗暴武装与拉萨方面紧密联系,旋由达赖亲自召开人民会议及康藏青三省区代表会议,暗中部署反共运动,由示威及局部冲突,乃演至三月十日至廿三日的拉萨大规模反共武装暴动事件的出现。这是反共武装斗争进入于具有鲜明政治性质的时期。

拉萨抗暴斗争的经过情况巳为各位所熟知,这裹不再赘论。但是这次斗争显然具有着如下的几项特点:(一)由达赖喇嘛直接领导;(二)除极少数藏奸外,西藏的噶伦及拉萨各寺僧民全体参加,并且是藏、回、汉族人民的联合反共行动;(三)拉萨的战斗是由庚巴族武装斗争所掀起的;(四)拉萨斗争使西藏的反共革命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因此,反共武装虽在共匪的优势武器下暂告撤退,但它却是西藏反共革命新时期的开始,而非结束,事实上现在就正朝着全面抗暴的形势发展。而达赖喇嘛得以安全脱险抵印,这一方面固证明了共匪在西藏实际控制力的薄弱,另方面则在鼓励着西藏抗暴力量的继续向前作扩大持久的发展。现在我要指出共匪正在进行血洗西藏的阴谋与步骤。

共匪在民国四十八年四月间(1959)召开的伪「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曾在对西藏闪题上叫嚣不休,并在宣传上对印度等有关国家滥施攻击。它所通过的『西藏问题的决议案』,更可以看出它将对西藏进行进一步奴役屠杀以为报复并谋贯彻其赤化西藏政策的决心。根据上述『决议案』及西藏事件发生后,共匪各种言词与实际措施,都可以看出共匪对西藏事件处理基本方针目前是一面加强封锁西藏边境,隔绝西藏对外一切关系,企图孤立西藏反共抗暴斗争。同时对印度大施压力,想通过尼赫鲁以控制达赖,使其不能有对共匪不利行动。一面以军事的高压为主,政治的分化为辅,以达成俄共彻底控制此世界屋脊战略基地的决策。

具体的说,共匪对镇压西藏的阴谋,是循着下列四个步骤进行:第一步是以平定反共武力为中心,采取军事围剿;第二步是实施利诱、招降、与政治分化双管齐下的政策;第三步是彻底改组地方政权强化共党领导;第四步则是准备大规模移民,及以暴烈清算斗争的方式,实施种族屠杀,准备彻底消灭藏民,达成血洗西藏和全面赤化西藏的目的。现在的情形是正在开始进行第四个步骤。

固然,这只是共匪主观的企图,西藏人民的英勇抗争必将粉碎这些企图。实际上,根据共匪自己的报导,也承认着西藏人民的反共斗争不仅没有被共匪的武力压制下去,而只有从西藏的少数地区扩大到各个地区,并引伸到西藏以外和西康、青海、四川、云南、新疆等地的反共行动汇流起来,为整个大陆的反共抗暴革命发挥着催生作用。但是,在共匪的暴力重压下,西藏人民所面临的自将是一场极艰苦极险恶的斗争,它需要也应该获得全世界爱好自由的国家与人民予以积极援助。

在中华民国方面,蒋总统于民国四十八年三月廿六日所发表的「告西藏同胞书」,提出『我中华民国政府正在集中一切力量,给你们以继续有效的援助,并号召海内外全体同胞,共同一致,给予你们以积极的支持』。蒋总统勉励西藏同胞,要坚决的反共奋斗到底。这是对西藏人民精神上最大的鼓舞及其奋斗目标最好的揭示……。文告本身及其内容现在已在西藏抗暴人民中广为流传。

在物质支援方面,中华民国各界已经组成了全国性的共同支援团体,其领导人正好就是亚盟中国总会理事长和本代表团的团长谷正纲先生,在他的努力下已展开了各项切实有效的工作,并已和西藏抗暴力量取得了各种联系。我们更要感激亚盟各会员单位特别是韩、越、缅甸等亚盟总会在西藏问题上给予我们的伟大同情和积极援助。以及大韩民国、越南、泰国、菲律宾等政府和国会对西藏问题所表现的严正立场与热烈关切。我们更兴奋的看到全世界的舆论和支持,都站在我们这一边。这正由于,正义是在我们这一边,真理是在我们这一边。当然为了坚持斗争和争取斗争的胜利,我们还期待着获得更大的支援。本届亚盟会议对此已列有专案的讨论,本人至表铭感。

但另一方面,整个自由世界,还没有在行动上给予西藏人民的反共抗暴斗争以进一步的实际有效援助,我们实亦深感遗憾。对于印度之给予达赖喇嘛以政治庇护和安全保障,我们西藏人民殊深感激,但对她隔绝和限制达赖喇嘛的行动并继续讨好共匪的两面政策,则又深惜其对中立苟安的迷梦尚未觉醒,并有损于西藏反共抗暴斗争的继续发展。本人相信,西藏人民抗暴运动只要获得自由世界充分的精神鼓励和物质支助,它不仅本身可以坚持下去,购成一个长期的斗争,并可能由此影响而进一步掀起整个大陆革命的爆发,二者汇合起来购成共匪政权的致命威胁。这对于亚洲的自由与安全将有极大的贡献。因此,我还耍乘此机会向本联盟各会员单位以及全世界爱好自由的人民提出如下的呼吁和要求:

(一)我们耍呼吁自由世界,不要坐视西藏人民的反共革命重蹈匈牙利反共斗争的覆辙。并应认清西藏的地理环境和宗教因素,都购成了反共革命长期发展的有利条件。目前西藏反共革命仍在扩大进行之中,并未被消灭。自由世界必须掌握时机,给予及时的有效支助,使这一世界屋脊的抗暴之火会替亚洲的反共情势开创一个有利的前途。

(二)我们呼吁自由世界应密切注视并防阻共匪目前正在实施的血洗西藏以及彻底消灭西藏民族的阴谋,这是共匪学习俄帝「种族消灭」的丑恶经验,为国际人道正义所不容,我们应运用自由世界的共同力量,通过各种可能方式,及早阻遏此项暴行的继续进行,以拯救西藏人民在俄帝中共双重刀锋下的毁灭命运。

(三)我们要呼吁印度政府,基于国际正义,与自身安全,要保障达赖喇嘛在印度的自由,使他能继续地维护西藏人民宗教信仰及争取自由而奋斗,并予现正流亡印度的西藏人民,以生活上的援助,我们深信,如果印度继续采取目前的两面政策,则西藏堕入共匪全面赤化的深渊以后,印度所感受的威胁和压力,更将千百倍于今天。

最后,我要提醒各位代表的,西藏人民的血,正在为人类争取自由与正义而流着,我们必须要及时的去更进一步的援助他们,拯救他们,我们决不容使西藏成为匈牙利第二,我们必须要使这一西藏反共革命的有力火种,扩大引发起整个亚洲铁幕下的反共怒火,并和我们自由亚洲的反共力量相结合,以达成摧毁亚洲铁幕的历史任务!愿我们共同努力共同奋斗吧!谢谢各位给我这个报告的机会。

〔 黄花岗杂志打字、编辑、校对 〕

******************************

中华民国蒋总统告西藏同胞书

1959年3月26日

西藏同胞们!你们这次奋起反共抗暴,浴血作战,乃是我中国大陆全体同胞反共革命最庄严、光辉的历史第一页开始。今日我虽身在台湾,但我这一颗心,乃是与你们始终一起,反共作战;尤其是这次拉萨战争,我藏胞僧侣,壮烈牺牲,更使我关怀倍切,时刻难忘。我中华民国政府,正在集中一切力量,给你们以继续有效的援助。并号召海内外全体同胞,共同一致,给予你们以积极的支持。

 你们不是孤立的,你们的反共抗暴运动,不仅是为了藏族全体的生存,为了藏胞个人的自由,发挥了大无畏的精神,并且对于自由亚洲各民族、各宗教的自由与安全,担当了英勇无比的前锋,所以世界上一切爱好自由,主张正义的国家和人民,都站在你们这一边,支援你们!祷祝你们的成功!我中华民国政府,一向尊重西藏固有的政治社会组织,保障西藏人民宗教信仰,和传统生活的自由。我现在更郑重声明:西藏未来的政治制度与政治地位,一俟摧毁匪伪政权之后,西藏人民能自由表示其意志之时,我政府当本民族自决的原则,达成你们的愿望。

 西藏同胞们!朱毛共匪的傀儡政权,对于你们反共抗暴的革命运动,使用残忍、狂暴、恐怖、屠杀的手段,企图加以镇压和控制。我深信共匪的武装暴力,纵能一时破坏你们的寺院,劫掠你们的城市,绝对不能毁灭你们革命的意志,和宗教的信仰。只要你们更加坚决,更加勇敢,继续不断的奋斗到底,我必领导全国军民,很快的与你们在大陆上约期会师,共同作战,来完成我们反共抗暴,救国家、救民族、救同胞的神圣使命!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蒋总统勉励西藏同胞 要坚决的反共奋斗到底

与武毒所合作研究被取消经费 77位诺奖得主抗议美政府

5月21日,77位诺奖得主致信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Alex Azar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主任Francis Collins,要求调查为何砍掉对非盈利组织环保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资助。 在这封由美国77位诺贝尔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