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红卫兵入室抢劫被判处死刑的夫妻 那天仅崇文区就打死了几十个人

  • 历史

三峡大坝溃坝多可怕?一天内冲毁南京

中国近日暴雨成灾,也让三峡大坝溃坝的忧心再度浮上台面,中共官媒也坦承「三峡库区水位已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公尺」,中国著名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更坦言「三峡工程所谓防洪是骗人的」,如果真的溃坝有多可怕?微博一篇分析具体伤亡的文章疯传,短时间阅读量就突破10万人,却被…

岁月如梭,有了把年纪对于过去的事情反而愈发牵挂。我想起几个家庭的冤屈,尽管50年的时间过去,尽管他们在世时被无端打为贱民,尽管他们死去多年无人理睬,但经历者应该记录下来,让年轻人知道。也让盼着再来一次文革的人们看看,如果真的文革再来,会是什么样子。

文革初期的红卫兵掀起的红八月,把打砸抢推向全社会,并无端抄家、打人、批斗。红卫兵先在北京市串连,把他们打砸抢的经验迅速向社会推广,向成年人推广。

地质学院附中红卫兵卢某人常到各大院校取经,恰好他家离大学也近。凡各大学有什么新花样儿,他不隔夜地在中学里推广,他在中学里总比别人快半拍。在毛泽东接见红卫兵几天后,红卫兵更加有恃无恐地冲进所谓地富反坏右资的家里打砸抢,他们拿着皮鞭见到所谓的“阶级敌人”就一顿暴打。卢某人听说崇文区榄杆市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刘瑞事件”,于是急匆匆赶到那里。

这个刘瑞是住在崇文区榄杆市街的小业主,家里最多有个一、二千元资产。一群红卫兵知道他家成份是资本家,便冲进去抄家,见东西就砸,就毁,就要拉走,刘瑞大概是北京市数万户被抄家的唯一一个敢于反抗的户主。他与红卫兵搏斗起来。年近五十的刘瑞还有点困兽犹斗的劲,与红卫兵打得难解难分。如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判断,刘瑞并没有错,面对侵犯、毁坏自己财产并危及生命的行为,刘瑞完全可以进行自卫。但1966年是什么年代?那年代红卫兵是真理的化身、法律的体现、时代的宠儿、社会的骄子,刘瑞当即成了“反革命杀人犯”(其实几十个红卫兵打他,他最多也就自卫一下,红卫兵最多有点皮肉小伤),他不仅被几百名红卫兵打得奄奄一息,还被卫戍区的战士用枪押上了囚车,不久,刘瑞连同他的妻子被送到刑场执行了枪决。

刘瑞不是老革命,如果是,早就开追悼会平反昭雪了。他是普通人,而且是雇佣过工人的资本家,他的死至今也没有一个说法。很多文革普通遇难者就这样含冤走向天国。

就在出事那天,数千名红卫兵把这条小街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要声援最早进刘瑞家的那几个红卫兵。几千人面对两个人,在红卫兵眼里是“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一次伟大壮举。然而,没有亲自动上手打刘瑞的红卫兵仍不甘心,他们分头向附近的“黑七类”发动抄家与殴打的“红色恐怖”行动。那天仅崇文区就打死了几十个人,那里的一家色织厂还发生了红卫兵让一群资本家一人吃一口屎的举动。地质学院附中的卢某人也带着十几个红卫兵杀向社会。刚走两站地,他们发现眼前有北京水暖一厂,他们骑车冲进去,把黑七类分子全部集中在篮球场,他们用皮鞭及弹簧锁把多达近百名的黑七类打得哭天喊地。卢某人感到特别过瘾的是,黑七类跪在地上发抖,他用弹簧锁抽打一下,黄色的脊背上当即就出现一个大血点,抽上十多下,背上犹如一幅红黄相间的图画,这画是用革命的手创作的,心里能不满足吗?卢某人率领红卫兵打得球场血色斑斑之后;又勒令黑七类们在地上爬行,必须用膝盖爬,爬得他们膝盖上都露出了鲜红的肉。卢某人完成这一壮举,对其他红卫兵说:“革命先辈在战场上消灭阶级敌人,我们没有赶上,今天,我们补上了这革命的一课。”

2016-08-25

原标题:一个反抗红卫兵入室抢劫被判处死刑的人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反抗红卫兵入室抢劫被判处死刑的夫妻 那天仅崇文区就打死了几十个人

灾难中 人命不如领袖像值钱?

2010年四月玉树地震后,在网上看到一条消息,说玉树地震以后,一位老者在自己倒塌的房屋前奋力搜寻着什么。当救援的军人,赶来问他在搜寻什么的时候,他说他要搜寻的是毛主席绣像。后来救援的军人帮助他,终于把这张毛主席像给挖了出来。说实话,我对这条消息,首先表示高度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