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江青王海荣在毛遗体前大打出手 拳脚相加

  • 历史

三峡大坝溃坝多可怕?一天内冲毁南京

中国近日暴雨成灾,也让三峡大坝溃坝的忧心再度浮上台面,中共官媒也坦承「三峡库区水位已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公尺」,中国著名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更坦言「三峡工程所谓防洪是骗人的」,如果真的溃坝有多可怕?微博一篇分析具体伤亡的文章疯传,短时间阅读量就突破10万人,却被…

曾任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英语翻译的冀朝铸,推出英文回忆录,以坦率笔触披露了其在中南海的所见所谓,罕见揭开江青与王海容拳脚相加的恶斗内情。

亲历江青王海荣在毛遗体前大打出手 拳脚相加

1970年10月1日,毛泽东与埃德加·斯诺夫妇在天安门城楼合影,冀朝铸(左二)担任翻译(图源:浙江省图书馆)

在中国与西方发生一连串重大外交变化的关键年代,一直担任毛泽东、周恩来与邓小平英语口译的冀朝铸,最近推出海内外期待已久的英文回忆录《毛的得力助手》(The Manon Mao’s Right)。这本由美国兰灯书屋(Random House)出版的自传副题为:《从哈佛广场到天安门广场,我在中共外交部的生涯》,全书三百五十四页,附多帧图片,售价二十八美元。作者以坦率的笔触,披露了不少中南海与中共外交部的权斗内幕和中美关系秘辛,新书面世后已引起美国外交界和知识群众的高度重视。

冀朝铸的妻子汪向同,一九九七年曾由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我的丈夫冀朝铸:四十四年的外交生活》。一九九九年北大出版社亦推出了冀氏本人的回忆录。但这两本著作皆因顾忌太多而失之简陋。自认“中文程度不够好”的冀朝铸,坦承他的英文回忆录即是在《我的丈夫冀朝铸》一书的基础上,加以扩大充实而成。不过,在写作过程中,冀氏获得美国专业“捉刀人”福斯特·韦楠斯(FosterWinans)的大力协助。冀氏在自序中表示,中国政府和党一向不鼓励官员记日记和作笔记,尤其是外交部,因此他必须依赖其妻惊人的记忆力、同事的叙述和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等人的回忆录,始克完成此书。

冀朝铸的家世贯串整个中国政治经济与外交,是一部近代中国的缩影。

今年七十九岁的冀朝铸,生于山西太原,九岁随父母和兄妹等六人移居纽约,住在曼哈顿二、三大道之间的第十二街。冀氏在纽约完成中、小学教育后,以优异成绩就读哈佛大学化学系。一九五零年韩战爆发,心向祖国的冀朝铸放弃学业,毅然返国,插班进入清华大学化学系三年级,再转入物理系,以便将来参加制造原子弹。一九五二年,冀氏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辍学参战,不久和谈开始,冀氏加入中国和谈代表团。谈判地点先在开城,后移板门店,冀氏具体工作只是英文打字和纪录。

冀朝铸父亲冀贡泉为山西闻人,留学日本明治大学法科,曾任山西省教育厅长,一九四七年曾应胡适之邀出任北大法律系主任,一九五八年在北京去世。冀贡泉旅美期间,曾和中共地下党员徐永英、唐明照共同创办《华侨日报》。一九四零年七月七日出版创刊号,冀贡泉担任总编辑,唐明照则为党代表。其时,冀家与唐家关系密切。一九四三年,唐明照出外旅行时,其妻生了一个女儿,冀贡泉为她取名“闻生”,意思是说唐明照未看到而是听到女儿出生,故曰“闻生”。唐闻生的英文名字是Nancy,一九五零年九岁时与家人一起回到中国。

多年后,唐明照成为联合国副秘书长,唐闻生从北京外语系毕业后,亦因英文出色而进入外交界,冀朝铸并向外交部推荐她升官。但唐闻生在思想上却越来越左,起先常和冀朝铸辩论政治问题,后来却变成吵架。唐闻生走进了毛泽东的核心圈里,她和毛的表侄孙女王海容开始修理冀氏,冀氏和唐闻生的友谊从此断绝。冀氏在回忆录中对唐、王予严厉抨击和谴责,尤其是唐闻生。他说唐是“最大敌手”(principal adversary)。

冀朝铸的同父异母大哥冀朝鼎在国共关系史上亦是一名声显赫人物。这位拥有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的才干之士,凭藉山西同乡前辈孔祥熙的关系在国民政府财经界担任要职,但他实际上却是卧底的中共地下党员。一九四九年曾负责接收上海中国银行。冀朝鼎多彩多姿的一生,一直广受注意。现任教犹他州欧格登市(Ogden)韦伯(Weber)州立大学的陆易斯(GregoryS.Lewis)教授,即以冀朝鼎的生平为博士论文题材。

四十四年外交生涯

冀朝铸于一九五二年加入外交界后,从此即在翻译、谈判、当使节和出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的外交生涯中浸淫四十四载,而于一九九六年六十七岁时退休,夫妻卜居北京。两个儿子冀小坦和冀小斌均为留美学生,冀家在纽约皇后区森林小丘(ForestHills)置有房产,俾学财经的冀小坦和史学家冀小斌(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到纽约时有居停之处。汪向同说,一九六三年冀朝铸陪周恩来访问巴基斯坦和非洲得知妻子怀孕,周恩来建议,如生男即以巴基斯坦命名,如生女,即以非洲命名。

汪向同一九三零年生于北平,其父汪申(申伯)为留法勤工俭学学生,巴黎建筑学院毕业,曾任北平市工务局长,一九四六年由留法老同学魏道明介绍到台湾任职陶业公司,后任教台北二专(现为台北科技大学)。除了汪向同(一九四八年去过台湾)和母亲留在大陆。汪申的几个儿子全都到台湾,这层“海外关系”,使汪向同在公职生涯中一再受到牵累。汪向同一九五一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外文系,曾在联合国做过笔译员;一九八零年和冀朝铸一起到洛杉机探望睽违三十二年的父亲,这也是汪父第一次和女婿见面。冀朝铸出任驻英大使期间(一九八七年至一九九一),九十四岁的汪申辞世。

江青与王海容打斗

冀朝铸说,最荒谬的莫过于毛泽东死后,江青和王海容当庭广众打架的事情。毛的棺材停放在人民大会堂时,江青送了一个花圈摆在棺材旁,王海容对江青在花圈上写的悼辞(江青自称是毛的”学生”)不满,当场痛骂江青,两个人竟打起来,王狂抓江青的头发,一抓却把整个假发抓下来,江青露出了一个大光头。

唐闻生和王海容曾多次想阻止汪向同赴美与冀朝铸会合,但在一九七七年七月,唐、王垮台。冀氏曾在干校看到一部大卡车司机数度要开车撞击唐闻生。唐看到冀在旁边,即表示要和他谈谈,冀说没什么好谈的,此后冀就一直避免和唐见面。唐复出后,曾在英文《中国日报》当副总编辑,后转任铁道部外事局长,数年前曾访问她的出生地纽约。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亲历江青王海荣在毛遗体前大打出手 拳脚相加

鲜为人知 广西骇人听闻的性暴力 变态惨绝人寰

稍微熟悉一点文革历史的读者大概都知道广西是重灾区。在广西革命委员会主任韦国清的指使下,军队和武装民兵屠杀了近六万“四类分子”及其子女,使全省的“非正常死亡”数高达十五万,居全国之冠。甚至还出现了相当规模的人吃人的风潮。但是人们一般都不知道,作为大屠杀的自然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