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的一个小手术,让我一个直男疼到全身湿透

原标题:菊花的一个小手术,让我一个直男疼到全身湿透

我叫小缺,是个程序员,正在经历 30 岁, 最近这半个月的经历,让我真正感受到什么叫 30 岁一道坎,比如一直都健康清爽的屁屁,在黑暗中隐忍多后终于爆发了。

不是痔疮, 是肛周脓肿

我得的这个病学名叫 「肛周脓肿」,确诊的绝大部分都是男的,可能你一不小心哪天拉了一泡稀就中招了。

我的症状有点明显,开始是打个喷嚏、咳嗽一声菊花都会很疼,再过两天,就感觉菊花边上深处有一个包。

图片来源:giphy.com

一开始,我去了离家最近的一个医院,大夫一根手指头戳进去,说: 痔疮

开了一堆药,还有栓剂,回家之后丝毫没有好转,其实我平时是非常注意菊部卫生的,在家便便完百分百都会洗屁屁,在外用湿厕纸,所以我自觉可能不会是痔疮。

那阵子工作有点忙,流淌在我身体的打工人血液,让我本着对老板负责任的态度,忽略掉了 菊部疼痛,一周之后才抽出时间去朝阳医院看。

大夫让我脱裤子侧躺着。

「大夫你慢点戳」我说。

大夫说「放心吧,我不戳你。」

图片来源:giphy.com

然后大夫就开始摸我菊花附近,边摸边问

「这儿疼吗?」「不疼。」

「这儿呢?」「不疼。」

「这儿呢?」「哟哟哟就这儿。」

大夫说我这东西压根儿不是痔疮,给我开了张单子,让我预约 B 超「看漏没漏」,我也没听太明白,还让我赶紧去预约第二天的专家号,说那个大夫看菊花是全国一流的。

去做 B 超的时候,B 超室还有好几个女实习生,我当时有点不好意思,噗得笑了一下。

B 超大夫说:「笑了,肯定是看睾丸的。」

我说:「大夫,我看屁股。」

女实习生们表示,一天看了好几个屁股了。

B 超师拿着那个东西,也是噌地一下就怼我屁股,疼得我嗷嗷叫,他指着屏幕和女实习生问答:

「看看这儿没有反光,这是啥呀?」

「这是肛门。」

「然后看这儿,这就是脓肿,大概 4 厘米。」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我当时问 B 超大夫:「我屁股里边居然有那么大一个包?」

大夫点点头:「得开刀,回家买纸尿裤去吧。」

B 超大夫一席话让我当场懵逼。不说别的,一个大老爷们儿穿回纸尿裤,有点丢人是真的。

回家赶紧看了资料,发现肛周脓肿是一种 急性化脓感染性疾病,就发生于菊花、肛管、还有直肠周围,而且不能自愈,还是要尽快手术处理掉的。

刀落菊花,

感受八星疼痛

第二天去看专家号,大夫看了眼 B 超,然后一样的流程,让我脱裤子上床,看了看之后问我: 「开刀么?

我说「必须开刀么?」

大夫说「建议开刀。」

我说「开刀之后能痊愈么?」

大夫说「95% 痊愈,好了之后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完全愈合,刀口会长一个小啾啾,另一种是一直会有一个口,偶尔会发炎。」

我问「疼么?」

大夫说「有一点疼。」

「开!」我大手一挥。

图片来源:giphy.com

大夫开单子时候,虽然带着口罩,但隐约也能感觉出来他充满自信地说:「这个手术,全北京只有这里可以当天开完刀直接走人。」

此时我还天真的以为,一会儿只是「有一点疼」地「开刀」,搞定之后可以蹦哒着回家,我就自己去了。

拿着单子去交了费,取麻药,就去换药室脱了裤子等着,侧躺,自己扒开两瓣屁股,方便护士给我打麻药,说时迟那时快,一根针直接戳进菊花,疼痛指数瞬间飙升:

这疼得有点过分啊,我肚皮直接抽筋了……

麻药大概打了半分钟,护士拔针之后说,「还有一针啊,小伙子坚持住。」

我说「护士姐姐,我不行了,我肚皮抽筋了。」

护士说那你缓会儿,好了叫我。

我的肚皮一直抽筋,我只好换了一个方向侧躺,抽筋才停住。

「护士姐姐,我好了,不抽了。」

护士转头问我今年多大,我说 30,护士说「那你得叫阿姨」。

可能是麻药发挥作用了,等到打第二针的时候,就一点都不疼了,但我明显能感觉到针头在菊花的各个部位扎,进进出出,我问「麻药这么神奇吗?」护士阿姨没搭理我。

打完第二针没两分钟大夫来了,让我放松,把腿蜷到胸口,暴露菊花出来。

我刚做好这个宛如小虾米的姿势,一个硬物(可能是手指)就直接戳进了我的菊花,还好还好,我也不是没经历过,但那块脓肿疼也是真疼,此时的疼痛指数:

图片来源:giphy.com

还没等我开始叫唤,就感觉到一把冰凉到刀子在割我的肉了,而且一刀刀割得很深,感觉我的菊花已经四分五裂了,疼痛指数:

刀刚停下,紧接着,我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使劲儿往刀口里面不停得戳,疼痛指数:

然后,菊花里的一个什么硬物被拔了出来。

难以置信,这一系列操作大概只有 1 分钟,然后是短暂的平静, 刚才的 1 分钟让我衣服湿透了

这个平静真的很短暂,因为紧接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又被医生怼进了刀口里边,我背过身,也不知道我的菊花附近发生了什么,但一直都在疼:

图片来源:giphy.com

还是护士阿姨体谅人,她跟我说「快好了小伙子,深呼吸,大声叫出来。」

然后紧接着是极其剧烈的疼痛,大概是在割肉?疼痛指数:

我的喉咙开始放飞自我,之前我的叫声都是闭着嘴的 嗯——哼——呃,现在完全是 嗷嗷嗷嗷嗷啊啊嗷。后来我一想,觉得在这个科室当大夫、护士也挺难的,毕竟这个工作环境,噪音大概跟屠宰场差不多。

来了,短暂的平静又来了,护士阿姨和我说「马上好了啊,会有一点疼」

护士阿姨诚不欺我,果然痛感还行,大概也就,最后贴了个大号创可贴(敷料贴),拍拍我说「好了」。

好像大家都在等待光着屁股的我起来,可惜我手上开始嘀嗒汗,躺在床上完全没力气。还是护士阿姨到我面前问我「能听见话吗?」

我说能。

护士阿姨比划着手里拿的一堆东西,站在床头俯身对我说了一堆话,因为刚才几分钟的持续疼痛,我的脑子里完全是嗡嗡的空白状态,完全没理解也没记住她在说什么。

缓了半天之后,他们让我出去到凳子上坐着,我蹒跚着,用手用力扶着凳子,单边靠着,完全不敢用力坐,毕竟伤口一碰就疼。

护士看了看在凳子上努力悬浮的我说:「你这不行,你就得使劲儿坐止血,不然伤口出血又得疼。」

当时我的伤口里塞满了纱布,后来我才知道,我的那个伤口有 3 厘米宽,3、4 厘米深,想象一下,差不多是一个大洞,要压迫着这个塞满纱布的伤口,踏踏实实坐下去,持续 15 分钟:

我用力坐着止血的 15 分钟里,刚才和我说话的护士又跑来问我,刚才跟我说的记没记住,发现我完全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她又跟我说了一遍。

我边听边出了一身汗,裤腰、屁股、大腿的衣服都完全湿透了。

15 分钟终于过去了,护士说没出血,可以走了,让我回家之后按照她刚才跟我说的话做。

完了,我又忘了,只好承认「光顾着疼了,虽然你说了两遍,但我完全忘了。」

她又跟我说了一遍,这回才记住了。

本来以为我能靠自己的意志力回家,但是在「坐」伤口的 15 分钟期间,我意识到自己根本回不了家,于是打电话给女朋友让她赶紧请假来接我。

我自己花了大概 10 分钟从朝阳医院 6 楼挪出医院,当时满脑子只有一句话: 我要喝水。

图片来源:giphy.com

挪到对面小卖店,意识告诉我一定要买瓶带糖的,不然可能会疼晕,拿了一瓶不太记得是啥的水结账,大概 5 秒就喝光了,我女朋友也到了。

这期间一直在疼,每挪一步,伤口都感觉被生生地怼。

车到了,我爬进去,侧躺在后座上。这个时间有点堵车,我的屁股一直在疼,对车子加速减速都极其敏感,稍有异动就是撕裂一般的疼。

回家之后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我侧躺在沙发上,虽然屁股方位还在疼,但吃点催眠的药片,虽然疼但也睡着了。

我以为也就这样了,疼痛的经历大概要结束了,没想到当时的我,还是太年轻了。

第二天早晨,才是真正的、纯种的、如假包换的噩梦。

女朋友帮忙从菊花边手「拽」纱布

第二天早晨六点钟我就醒了,疼醒的。

要执行之前护士阿姨告诉我三遍,我才记住的话了——

第一步是早晨起来以后,先烧一壶开水倒盆里,慢慢放温; 第二步是把屁股上的纱布拆下来,坐在盆里清洗一下伤口,把里面的脓啊、血啊这些脏东西洗干净; 最后一步是用新的纱布擦干,换一个纱布倒上药水,夹在屁股蛋中间,然后贴上大号创可贴就行了。

等我真的实行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护士阿姨的话是那么的 轻描淡写

第一步,我得先撕掉屁股上的大号创可贴,因为我肛毛还挺多的,所以撕创可贴相当于 有痛拔毛,疼痛指数:,后来实在疼得受不了,让我女朋友帮忙把粘着的毛剪了,最终才撕下来。

第二步是拆纱布,用「拆」这个词可能不太准确,应该用 「拽纱布」。因为纱布在伤口里边塞满了,所以轻轻一碰都会疼,护士阿姨特意在伤口外面留了纱布的头。

我大概做了半个小时的心理建设,咬牙闭眼地对我女朋友说 「拽吧」

塞进去的纱布冒着两个头,一边比较大块儿,另外一边比较小,她选了其中一边开始拽,但是…… 拽不动,我此时的疼痛程度:

缓了一会儿,她觉得还是从另外一边拽比较合理,大概拽了 5 秒吧,我的疼痛指数飙升到:

图片来源:giphy.com

这个才是最疼的,比昨天做手术还要疼,不过 5 秒,我的衣服就湿透了,床单都湿了,我缓了大概 20 分钟,女朋友上班去了,剩下的步骤,只有我自己来了。

我横着挪到浴室,开始洗屁屁,水稍微碰到伤口就痛得我呲牙咧嘴,疼痛指数大概,护士阿姨叮嘱我翻开伤口洗一洗的事情,我决定放弃,我实在没有勇气了,于是直接擦干、敷药、贴大号创可贴。

为了防止粘到肛毛,我还特意剪掉了创可贴的一边,因为大号创可贴真的很大,还可能会粘到蛋蛋,在没人帮我剪毛的情况下,我实在是不敢撕。

贴完之后,菊花没那么疼了,就只有伤口隐隐的痛感,我那一刻非常开心,但仍然不能坐着,不然就会撕裂样的疼。

愿大家保护好菊花

下午我遵照医嘱来到医院清创换药,挂号缴费,自己先在换药室脱了裤子,乖乖等着护士阿姨。

换药的步骤大概是,先擦擦伤口周围(疼),然后翻开伤口清理里边的脓血(很疼),在伤口最深处放药(特别疼),然后塞一块纱布进去(超级疼)。

这个步骤持续了一整个礼拜,每天都要去医院换药,这期间我听到过一些很奇怪的话,比如护士阿姨说:「诶你别踢我啊」「诶你手把那个扒好,别挡着」「诶,你手怎么还扒拉我啊」,还有很温情的「马上就好了啊,小伙子坚持住、加油」。

而每天的便便是最痛的,因为每天都要先拽掉纱布才能便便,疼痛指数也很感人:

索性一个礼拜之后,我就是最后一次换药了,大夫仔细看了我的伤口,说可以开始坐浴,以后每天不用来医院换药塞纱布了。

特别的开心。

现在我就每天烧开水,放凉,倒上药,舒舒服服的在盆里坐十五分钟,然后擦干净,纱布倒药夹在屁股蛋,贴上剪掉一边的创可贴。

在这篇 职场男性疼痛文的最后,希望大家多多运动,保护菊花,增强体质,不必经历我这番痛楚,同时非常感谢女朋友对我的照顾,得今年把她娶回家。

专家说

肛周脓肿是一种既常见又不常被提及的「隐疾」。

如果肛周感染没有被及时控制,就可能加重,出现急性的肛周脓肿。对肛周脓肿的治疗离不开外科引流手术,如果不做引流,脓肿可能继续扩大,乃至成为不受控制的全身感染。除了充分的引流,抗生素的使用也是必不可少的。

肛周脓肿在外科疾病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历史地位。在那个没有麻药,没有抗生素的年代,太阳王路易十四硬生生扛下了一次延续多日的肛周脓肿外科手术,还留下了详细的手术记录。每每谈及外科手术发展的黑暗时代,都绕不过这场肛周脓肿手术记录里字里行间透露出的痛苦。

为了避免这一刀以及恢复期间的疼痛,我们需要做一点儿预防工作,从减少肛周感染开始预防肛周脓肿:

保持肛周的清洁,避免粪便堵塞肛隐窝腺就挺重要,简单说就是好好擦屁股,有清洁条件尽量水清洁,用柔软的擦拭物肯定好过坚硬的。智能马桶、湿厕纸都可能大有裨益。便秘、腹泻严重了也会加重肛周皮肤负担,尽量去纠正。

还有少数情况,肛周脓肿的出现是先出现了全身疾病。比如糖尿病就更容易合并肛周脓肿,还有就是克罗恩病也非常容易引起肛周脓肿。反复出现找不到原因的肛周脓肿需要检查排除全身疾病。

作者 小缺(首发于微博 BugOS 技术组)

策划 天线

监制 Feidi

封面图来源 站酷海洛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菊花的一个小手术,让我一个直男疼到全身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