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1亿广东人,都是糖水的孩子

原标题:1亿广东人,都是糖水的孩子

头图 | 微博网友@美美小兔子 封面图 | rollrolla ©

一碗糖水,甜翻了一座城!

夏至未至,广东便早已进入桑拿阶段。

这次广州疫情来势汹汹,坚守一线的医护人员在骄阳和暴雨之下,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图 | 干了湿了的广州医护者图片

在核酸采样现场,有市民看见全身湿透的医护者,便自发采购冰块,在驻点周围堆起“冰块阵”,消暑降温。

还有市民点了30份冰镇陈皮绿豆沙,送到核酸检测点,备注“不用打电话给我,直接送”,同时也不忘感谢外卖小哥。

这,就是疫情下属于广东的甜度。

一份冰镇陈皮绿豆沙,清甜的糖水划过喉咙,喝一口,便有了“一定会赢得这场疫情”的坚定信心。

广东人民,广东糖水,甜到心里去了。

图 | 绿豆糖水

今天就来讲讲那碗甜蜜蜜的广东糖水。

糖水,是广东及港澳人对甜品的叫法。

如果说,人是水做的,那广东人就是糖水加汤水做的。

皆因平时在家,妈妈不是去煲汤,就去煲糖水。

小小的一碗糖水,不知有多少情怀。

“来来来,小子,喝完糖水嘛,降降火。”

小时候奶奶端着番薯糖,叫我回来坐在小木椅上喝,画面依然如此生动。

番薯糖水应该是每个广东孩子必备的童年回忆了。

番薯简单易得,甚至在院子的空地里都会载种一些,番薯天然就有甜味,加上冰糖的清甜,就是甜甜的童年日常了。

糖水亦是有情人之间的暗语。

对你的感情,就是刚好煮了你想吃的芝麻糊。

在电影《花样年华》中,苏丽珍得知周慕云发烧想吃芝麻糊,平时基本不下厨的她做了一大锅,孙太太觉得奇怪,苏丽珍掩饰说:“反正煮了,大家一起吃吧。”

广东糖水,迷倒老广的不仅是甜,更是那种甜蜜蜜的情怀。

图 | 凤凰网旅游 ©

广东糖水真的很有料。

一碗满载食材的糖水,只有在一勺舀起的瞬间,才能暴露其中的重重惊喜,满载的水果、豆子、药材、鸡蛋……

老广的糖水煲,能包容下一切食材的个性。

很多你无法和“甜”联系起来的食材,比如鸡蛋、海带、苦瓜、玫瑰、番薯,都被广东人放进糖水中。

比如炖鸡蛋红豆、玫瑰糖水、金瓜芋泥等,还有百搭王椰汁西米露,可加入香芋、紫薯、红豆、山楂、桂花,还有芒果、西瓜、西柚、榴莲、草莓、火龙果……

最经典的莫如陈皮海带绿豆沙。

图 | 陈皮海带绿豆沙

文火慢煮到沙状,加入海带和陈皮,有时还会加入臭草(一种有特殊香气的草药)。

一碗地道的绿豆沙,有着浓郁的陈皮味,海带入口即化,沙沙的清凉感一扫广州街头的暑热。

但很多来广的北方朋友,第一次吃广式绿豆沙都三观碎一地:

“海带怎么可以是甜的呢?还有陈皮?”

但吃过之后,北方朋友便被那碗糖水征服了,一有空就说着那句不地道的粤语:

“今晚不如我哋去食糖水啦!”

无论来自何方,在广式糖水的菜单里全盘接收。

“理你三七二十一,好食就得”是广州人最真实的感受。

旧时,广州城沿街的糖水铺通常只卖豆沙、红豆沙、芝麻糊、杏仁糊、核桃糊(俗称二沙三糊)。

图 | 芝麻糊,红豆沙,绿豆沙

现在你可以在一些老字号的糖水店里,品尝到上百种糖水:

绿/红豆沙,杨枝甘露,番薯糖水,冰糖炖雪梨,香芋西米露,龟苓膏,双皮/姜撞奶,芝麻/花生/杏仁糊……

“岭南汤王”余自强曾经整理了广东人常喝的糖水款式,足足梳理出了360多道。

也就是说,在广东喝个一年糖水,也可以不重样。

广东人的包容,都体现在广东人的糖水中。

很多人都说,北上广中,广州是最具包容性的那个。

自古以来,广州便是中国通往世界的南大门,是世界唯一两千多年长盛不衰的大港。

无论你来自哪个地方,都能在这找到一种舒适的生活方式。

图 | 黄金手枪腿PK铁板猪肘子 ©

生活在这里的人儿,幸福指数也很高。

这里没有那么多精致,没有那么多高跟鞋和领带,很接地气。

老广们也不会排外,看到外省人儿,总会说着一口广普问候:“你吃了吗?”

在这里,你完全可以大晚上踩着一双拖鞋,穿过街巷,来到糖水铺,点上一碗今晚想吃的那款糖水。

那种随性闲适的氛围,正是这个包容性极强的城市给予的。

在广州,最地道的糖水铺一般藏在了街头巷尾。

几张板凳和折叠桌、一把风扇、一个不间断放着粤语泡沫剧的电视机,就是地道糖水铺的标配。

长大之后,晚上总喜欢在夜色中,听着歌,穿过几条街到熟悉的糖水铺,吃上一碗。

我说:“老板,不要太甜。”

老板用地道的粤语讲:“包你满意啦!”

老板说:“甜吧?我已经给你少放糖啦,一般人来都是要更甜一些的。但我不太建议他们吃那么甜,现在个个都在说要健康,少糖一些还是好的。”

正在吃着,便看到了一个老街坊自己提着保温壶过来。

老板如果有空,就会出来跟老街坊吹吹水:“今晚又去边到蒲(玩)?”

这样的谈话,每天都在发生。

店里店外,浓浓的人情味,弥漫开来。

图 | 西追儿 ©

一边听着老板吹水,一边看着来往的情侣,灯火阑珊的夜景,这便是这座城市给你的慰藉。

最近,这座城市遭受着新冠疫情的袭扰,但处处都能看到广州人的温度。

广州疫情当前,有市民点了30份冰镇陈皮绿豆沙,送到广州造船厂医院负责的核酸检测点。

备注:“不用打电话给我,直接送”。同时也不忘感谢外卖小哥。

广东人民,广东糖水,甜到心里去了。

图 | 西追儿 ©

别看“糖水”二字,很接地气。

其实,糖水在以前啊,都是贵族才能享用的。

首先,糖水,绝不是单纯的糖+水,但没有糖是万万不行的。

而在古代,糖是稀缺物资。

因为古人提炼糖的技术不够成熟,无法大规模生产。

所以,甜食是唯有贵族才能享有的奢侈品。

古代王公贵族宴饮后,都会吃一碗甜汤,帮助解腻消化。

唐有“冰莲百合”,宋有“赤豆糖粥”,”雪泡梅花酒”,”砂糖冰雪冷元子”,”冰酪”……

后宫佳丽们喝一碗糖水,甚至会因食材贵贱,以示身份高低。

如《甄嬛传》里,正宫皇后娘娘常吃东阿阿胶桂圆羹,或者赏赐给其他人。

图 | 东阿阿胶桂圆羹

随着产糖技术成熟,糖水逐渐从皇室贵族流传到民间。

为什么广东把糖水做大发光了呢?

首先是因为物产丰富的广东盛产甘蔗,蔗糖资源充足,老百姓吃起糖来也不心疼。

其次是位于岭南的广东堪称整个中国最为湿热的地区,从古至今,广东人为对抗潮湿闷热的天气下了不少功夫。

岭南气候湿热,广东人一生中最担心的事,就是“热气”(上火)。

日常饮食中,处处讲下火。

比如从清朝就开始流行的消暑神器,酸梅汤。

清末医学家彭子益解释道:酸梅汤可以快速有效地治疗虚火引起的咽喉发炎以及咳嗽。

图 | 酸梅汤

还比如清补凉,从名字开始便明明白白告诉你,它清、补、凉。

一碗清补凉,通常有绿豆、莲子、海带消暑,薏米、百合清凉,有时还会加入无花果补气。

清补凉被誉为“舌尖上的清凉”。

因此,在广东吃糖水,是一件名正言顺的事情。

你喝奶茶,都要做一番思想斗争:奶是牛奶,很健康,茶能减肥。

但你喝糖水,是为了消暑,为了清凉,为了养生啊。

所以,不要以为下火的,只有凉茶,其实还有糖水。

像我这样怕吃苦的,我宁愿喝3碗清补凉。

“朋友,不如今晚一起食碗糖水!”

图 | 黄金手枪腿PK铁板猪肘子 ©

文字由国馆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原创
1亿广东人,都是糖水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