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培三巨头海外求生前景难料濒临倒闭

  • 财经

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最看重孩子教育的民族:一个是西方的犹太人,一个是东方的中国人。犹太人将教育后代之重视同生命;中国人,尤其是现代中国人也不输半分。无以计数的中国父母呕心沥血、不惜倾家荡产,也要让自己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不管这些父母是人生的赢家还是输家,都一样。于是,学校之外的教育培训产业应运而生。

新东方就是这样一间由小到大、由弱渐强,最后雄居教培市场前列20多年的龙头霸主之一。“新东方”三个字,几乎能和留学欧美的几代精英连在一起,因为它,他们走上人生快车道。

然而2021年10月25日,新东方宣告11月末之前终止K-9学科类校外培训业务。这头业界巨兽轰然倒下,其崩塌速率之快,不仅出乎中国家长的意料,也让世界震惊。

新东方震荡因“双减”而起

北京时间10月25日晚20时25分,新东方在线发布通告:根据新规定及为确保本集团及其营运完全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和监管要求,本公司董事会已决定,本集团将停止经营中国大陆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其乃提供予中国大陆幼儿园至九年级(K-9或义务教育)的学生。终止预计于2021年11月末之前生效。

“新东方”关门自此成为现实。不仅如此,与它齐名的“好未来”及“高途”也成为北京的屠场羔羊。

美国东部时间7月23日,在纽交所挂牌上市的三大教育巨头股价暴跌。新东方大跌54.22%,高途集团跌幅达63.26%,好未来跌幅超过70%,单日跌幅均超历史纪录。高途跌幅最惨,8个月内市值跌去98%,成为2021年最惨教育中概股之一。

《中国基金报》7月27日说,教育三巨头在7月23日和26日两天蒸发将近1300亿元人民币(约合201亿美元)。

“跌跌不休”来到8月,截至美东时间8月13日收盘,新东方从高点的19.97美元跌到了1.97美元;好未来从90.96美元跌到了5.48美元;高途爬得最高,也跌得最惨,从149美元跌到了2.91美元,市值在8个月内蒸发98%;新东方紧跟,市值缩水90%。

三大中概教育股惨境源于一份文件。5月21日,中共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十九次会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7月24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向各地印发了这份文件。

“双减”对校外培训进行了全面规范,其中最致命的两点说法是“严禁资本化运作”和“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

寒风袭来,红火近30年的大陆教培业顿时一片萧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9月刊登的一篇文章描述,原本一到周末就堵车的北京海淀区两大“鸡娃中心”(家长送孩子课外培训被称“打鸡血”,孩子戏称“鸡娃”),现在已变得十分冷清:大钟寺地铁站附近的中鼎大厦汇集了学而思、新东方等多家培训机构,如今教室空无一人,而仅仅在半个月前,这里还熙熙攘攘,挤满了上课的学生和等候的家长。中关村大街上以海淀文化艺术大厦、银网中心和理想大厦三座写字楼构成的“宇宙补课中心”里,学科类培训机构陆续关门整顿。

不可避免的是三大教培大量裁员。中国财经媒体“界面新闻”报道,新东方一位高管表示,到年底裁员人数将超过4万人。《北京商报》10月走访了教培行业从业人员,他们有的转行,有的考研。8至9月间,华尔街英语、绿光少儿教育、巨人教育等老牌教育机构相继宣布破产,还有多家教育机构跑路,引发维权抗议事件。

大陆企业信息查询网站“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9月1日,今年已有16万家教培相关机构注销或吊销。

“双减”公布两天后,“中国企业家”网站发文《教培已死!70万教培机构、1000万从业人员出路何在》,透露了大陆教育培训机构的规模。

刚刚辗转来美国4个多月的大陆前教培业者Zayn对记者说,他从2009年起创办自己的教培生意,从一开始只有十几个学生的小教室发展成拥有四个分校、上千名学生的培训机构。但因中共打击校外培训,他只好关闭了生意,跑来美国。

Zayn曾担任大学讲师十多年,在多所高校从事一线教学。他在5月份的时候就聼说中共会对教育培训机构以前所未有的力度进行整顿。他在2017年拿到了线下的教育培训许可,但一直拿不到线上的许可。

他说:“我们开发的软件也拿到了著作权,也有相关的商标,全部注册,但他们要以各种条件来限制你。听说就是这样来整顿这个行业,我肯定就再也拿不到线上的培训执照了,所以在大陆基本上就没有了发展的空间。”

三大教育股市值蒸发超8000亿

2006年9月,新东方在纽约敲钟上市,成为中国首家在美上市的教育公司。2019年3月,新东方旗下“新东方在线”在港交所上市,成为港股线上教育第一股。2020年11月9日,董事长俞敏洪完成第三次敲钟——新东方在港二次上市,当日开盘价报1381港元/股(约合177美元/股),以收盘价计算,新东方当时市值为2305亿港元(约合295亿美元)。

“好未来”2010年在纽交所敲钟上市后,市值一度超过550亿美元,全职员工最多时超过7万人。据其最新一季财报,这家以奥数培训起家的公司,90%以上营收来自中小学教育培训业务。

“跟谁学”2014年6月由陈向东创建,2021年4月22日更名为“高途集团”。2019年6月6日,跟谁学在纽交所挂牌。这是首家盈利的K12线上教育公司在美上市。其团队成员主要来自新东方等教培机构和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公司。有报道称,“双减”下发第二天,高途集团就定下裁员指标,涉及人员上万,相当于高途三分之一的人会离开。

相关推荐: 习近平当局叫许家印从个人财富中出资 缓解恒大集团债务

传中央叫许家印从个人财富中出资,以缓解恒大集团财困。路透社资料图片 《彭博社》周二(26日)引述消息人士称, 中共当局告诉中国恒大集团的创办人、董事局主席兼党委书记许家印,要用他的个人财富来缓解中国恒大集团不断加深的债务危机。 报道引述匿名消息人士说,在恒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