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汇储备面临枯竭 多重风暴不可避免

能源危机正在冲击全球,中国经济因为煤炭储备的低水平以及受全球大环境的影响,更是雪上加霜。而中国的债务危机也导致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能源危机叠加债务危机之际,中国9月份的外汇储备余额又录得了6个月来最大的单月跌幅,而第二季度的外债规模却在加速上升。如此一来,是否会如外界所推测的,中共的外汇储备正在走向枯竭,真的快没钱用了吗?作为拉动中国经济“三架马车”之一的出口贸易,此时是否还能起到助力的作用呢?还有那些曾经看好中国市场的海外投资者,目前正在做什么样打算?而中共手里还有什么牌可以解燃眉之急呢?

外储录得6个月来最大降幅

10月7日,中共外汇管理局公布了今年9月份的外汇储备数字,32,006亿美元,比8月末的数字减少了315亿美元,降幅接近1%,这是今年3月份以来最大的单月跌幅。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外汇储备减少了呢?我们先来看看中共官方的说法。

中共外管局新闻发言人称,外汇储备以美元为计价货币,9月份美元指数上涨,非美元货币在折算成美元后金额减少,也就是说,人民币兑换成美元没有那么多了,在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共同的作用下,当月外汇储备规模下降。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副院长赵庆明表示,除了美元显着上涨的因素外,9月份世界主要国家债券价格在下降,这都令9月外汇储备账面缩水。

路透社也认为,9月美联储紧缩预期,助推美指上升至一年高位,是造成中国大陆9月分外汇储备减少的原因。路透社也粗略估算了一下,9月汇率波动和资产价格变动可能带来的估值下降约为210亿美元;而相应的,当月外汇储备因为资本暂时外流,导致美元减少大概是105亿。

我们看到,不论是官方还是机构给出的原因都是说美元指数上涨,造成了非美元外汇储备对美元的相对贬值和缩水。按照这个说法和思路,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直以来中共当局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转向如此敏感和关注。因为一旦美元开始进入加息通道,中国的外汇储备在汇率上面就会出现一部分损失。

此外,有投资人说,“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的出口情况并不乐观,进出口顺差在明显减少,顺差有100亿左右,这个幅度在缩减。如果继续下去,影响令人担忧,中共手里面的钱恐怕是越来越少了。”

的确,除了美元政策和出口的收缩,近期中国经济所面临的多重风险也同时在危及外汇储备。市场也开始关注并讨论中国外汇储备的问题。

中共手上的外汇或已枯竭

一直以来,外界有个说法,就是说,这个外汇储备是中共的“国家机密”。那么外汇储备包括哪些呢?

按照中共官方的说法,它的解释是:国家为了应对国际支付需求,政府机构所集中掌握的外汇资产。

那么,按照中资商业银行的解释,简单说来就是,中共手里掌握的是人民币,但是人民币不是国际货币,所以要想和其它国家做生意,就要有其它国家认可的货币,用它来做国际支付。所以,就要存储美元、日元、欧元等货币,这些长期存储用于海外交易资金就构成了中共的外汇储备。

那么这些外币资金怎么来的呢?中共只能印人民币,可不能印人家的货币,要真印了,那就一定是假币了。

所以,我们看到,中国外汇一般有两种来源,一种是从事出口的企业与劳动者将商品卖到海外时,一般会以外币结算,这些企业和劳动者拿着他们赚的外币到银行兑换成人民币;另一种是来自投资者。海外投资者要在中国大陆进行投资活动,那就需要将他们手里所持有的外币去银行兑换成人民币。而银行收到的外币就形成了外汇储备。

我们来看看现在外汇储备情况,根据前面提到,外汇储备余额出现下降,9月是32,006亿美元,但是根据中共外汇管理局9月30日公布的数字显示,截止到今年6月末,中国全口径外债余额是26,798亿美元,出现连续数个季度上涨的趋势。

从它公布的数字可以看到,自2016年开始,中共的外债规模在持续上涨,而且近一年来,上涨的速度明显还在加快。在2019年12月末突破2万亿美元之后,仅5个季度就突破了2.5万亿,创下了历史新高。而就2021年第二季单季来看,和上一个季度相比,又增加6%。

今年6月初,台湾总体经济学专家吴嘉隆曾算了一笔账,并表示“中国外汇储备不够用了”。他当时分析说,中共央行外汇储备目前3.2万亿美元,扣掉借来的美元债务2.4万亿美元,还剩8,000亿美元,再扣掉外来直接投资(估约1万亿美元)的40%,大概是4,000亿美元,那么,最后剩下只有4,000亿美元了,而这4,000亿“才是中国人民银行可掌握的部分”。

他还分析说,中国大陆每年要进口石油、天然气、粮食、金属、工业设备、原材料、芯片等等,这些花费实际超过了4,000亿美元。由此推断,中国大陆外汇储备已经不够用了,所以中共才改变汇率策略,这也预告了人民币将要贬值。

吴嘉隆当时提到的外债是2.4万亿,这个数字还是截止到去年12月年底的外债规模,半年多过去了,现在的外债余额又继续上升了接近2,800亿美元。按照这个的思路,中共还有多少外汇储备的老本可以吃呢?

外贸开始拖累中国经济

有人说,没关系,我们还有出口创汇,不是还有华尔街和外资源源不断地投资进来吗?可是,我们看到,现在中国的房地产债务已经庞大到,难以再继续融资的地步,同时,恒大和花样年两家房地产商的债务违约已经让全球投资者提心吊胆了。

不仅如此,我们上周刚刚说过中国地方债的问题也是触目惊心。前几天,大陆出台的《城市负债率排行榜》报告显示,在中国86个城市之中,有75座城市的债务率比2019年翻倍,85座城市的债务率超过100%。其中,贵州贵阳高居榜首,债务率竟然高达929%。

已经有国际投资者被中国的债务吓退了。国际金融协会(IIF)9月的报告数据显示,外国投资者8月从中国债市撤资了81亿美元,是6个月以来最大规模的资金外流。

此外,原本要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也在大撤退。美国CNBC在29日的报导中说,尽管中国大陆仍是制造业投资的选项,但不少公司对投资中国持观望态度,他们现在选择止步。这些来自外企的商业投资额,估计约有数千万美元。

资本项目的这些迹象意味着,如果可以赚取外汇的外贸出口再出现问题,中国的外汇储备即刻面临危机。

我们还看到,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的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Alicia Garcia-Herrero)在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外贸已开始拖累中国经济。一方面,虽然全球经济复苏支撑了中国的外需,但原材料成本上升和近期电力紧缩严重限制了中国的产能,这些都势必会造成出口商的延迟交货。另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推高了中国的进口价格。总之,出口减速、进口加速导致净出口下降。她预计,净出口对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的贡献为负数。

墨西哥债务危机的警示

可能有人会想,现在也不让中国人出国了,国内也用不上外汇,外汇储备不足,或者是人民币贬值和中国百姓好像没多大关系?

那么,我们来借鉴一下上世纪八十年代,墨西哥发生的事情。虽然不能完全解释失去美元支付能力出现的结果,但是在能源危机叠加债务危机之际,仍给发展中国家或者说非美元货币国家一些警示。

1982年8月的一天,墨西哥政府宣布了一个震惊金融界的声明:“该国无法按期履行偿债义务。”而此前,多个拉美和欧洲国家已经陷入了债务危机。

此前,发展中国家的高出口增长,令人们忽视了这些国家的债务问题。随着80年代,债权国政策的变化与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令债务国一方面偿债负担加重,另一方面的偿债能力也出现下降。发展中国家内部的资本流出也加剧了它们偿债的困难。

而债务违约的直接结果是本国货币的大幅贬值,通胀之火也随之被点燃。这对普通百姓来说就不无关系了,通货膨胀的直接影响就是,货币贬值,物价上涨,人们的生活水平也会随之下降。

香港还有多少油水?

那么,是不是说,中共就完全没有出路了呢?可能大家也想到了,它还有香港这个“提款机”。在中国的多个省、直辖市和特区中,香港恐怕是最有钱的了,所以,香港也成了中共当下最想榨油的“肥肉”了。

香港金管局日前公布,截至2021年9月底,官方外汇储备资产为4,950亿美元。

通过港府日前公布的《施政报告》也可以看出,香港将会与中国大陆进行更加密切的互动和合作,并且在推动跨境人民币资金双向流通方面,香港会为中共起到更大的作用。中共要调用香港的外汇,港府敢说不吗?

我们已经看到,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正纷纷在香港发债、套美元。与此同时,中共也借助香港在加速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不过,自从去年“香港国安法”通过后,香港的金融环境也在每况愈下,不知这块“肥肉”还有多少油水呢?有关外汇的问题是个庞大而复杂的问题,我们还会在以后的节目中继续从不同的角度为大家做报导与分析。

相关推荐: 中南海已派人进驻 恒大债务危机缓和

恒大债务危机有解,中央社报导,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杨扬估计,北京中央已派工作组进驻中国房地产商恒大集团,帮助它解决债务危机、进行重组。 中央社报导,无线电视台今天在相关报导中引述杨扬说,未来可能看到恒大会尽量出售旗下一些优质资产。 她说,恒大并非“大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