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先拉闸限电 然后准备进行下一步行动了

中国最近出现大范围停电,为缓解“电荒”问题,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拍板,将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由原本分别不超过10%、15%,放宽为原则上均不超过20%,但高耗能行业电价不受20%涨幅限制。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10日再次表示,这是中共人为造成的所谓“电荒”问题,目的是要通过电费涨价来割韭菜。

去年底,湖南、浙江等多地出现二十多年所未见的拉闸限电现象。接着,今年初,北京在气温降至半世纪以来最低点的严寒天气,海淀、朝阳等地区出现了无预警停电和供暖中断。同时,上海多区出现突发停电状况,其他地区也陆续传来拉闸、停电的消息。当时,王维洛凭借对中国电力生产和发电装机容量发展的多年研究经验指出,拉闸、停电是人为操作,目的是为电费涨价做铺垫。

王维洛指出,果不其然,这次延续长达了10个多月的多次无预警拉闸限电戏码,终于迎来了电价上涨20%的结果,因为现代社会靠电力支撑,没有电就不能正常运转,所以人们对电价的上涨往往只能容忍,而并不十分关注电价上涨是否合理。

中共停电的特点是停私企、外企,不停国企。如果把中国最大的国有企业停下来,比如停一个电厂、一个铝厂、一个水泥厂,就可以解决很大一片所谓“缺电”的问题,但是中共不这么做,它偏偏就找最弱的民生用电来停。中国的民生用电总共才占国内用电的15%,这在世界各国的用电结构里面,都是占比例最少的。而中国的工业用电是占比例最高的,并且它的利用效率也一直是最差的。

就是说,中共的经济发展是求数量不求质量、不求效益的。比如说炼一吨钢,它用的电、用的能源可能就是德国等其它国家的两倍。这么多年来,它的能耗一直下降的很慢,它就永远到不了先进的行列。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些是国企,是垄断、没有竞争的压力,它们不需要改进技术,也不需要降低能耗。

它是有挑选的,挑选的你们大家都在家的时候,就是老百姓最需要用电的时候,“我就威胁你要停电”,对不对?因为现在这个社会离开了电它是不能正常生活的。

王维洛表示,中共这次说“发一度电赔1毛钱”的理由经不起推敲。根据中共所说,煤价从去年年底到现在翻了两番,大家可以比较简化的来算一下帐。就是说现在澳大利亚的煤价比原先闹矛盾的时候涨了4倍的价钱,那现在赔1毛钱的话,那去年年底的时候你要挣多少钱呢?经过计算,那它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已经除了能够支付的发电机的正常的资金投入、发电机的运行费用、工人的工资以及工厂的正常利润,那么它在去年的时候它就多收入了至少1毛多钱。那去年之前的那么多年呢,它都多收了1毛多钱,怎么只说今年的,现在亏损了1毛钱?怎么不说你以前多挣的、获取的暴利呢?

再说,既然电力行业是国家垄断的行业,那么你国家也可以从税收上给予它们优惠,或者给予补贴,就可以把这个问题很好的解决掉。

至于许多媒体所报道的中国限电的原因被认为是限制进口澳洲煤炭后,煤炭短缺,澳洲煤大幅涨价所致,王维洛认为,其实说到底澳洲煤在中国的煤炭消耗里面,它是一个很小的比例,在中国以前曾经每1年的煤炭消耗量大约是50个亿,现在每年消耗煤是大约是41个亿,每年进口的煤炭大概只有是3亿,澳洲煤所占比例那是很少的,影响没有那么大。

相关推荐: 中国楼市将进入“沃尔克时刻”

野村控股指出,大陆前所未有的打压房地产的决心,可能会是中国的“沃尔克时刻”(Volcker Moment),代价将是经济将“显著”放缓。 外电报道,野村经济学家Lu Ting领导的团队在周二(24日)报告指出,跟以往经济下滑周期不同, 中共当局这次看起来势将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