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债务危机不算什么 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面临5万亿美元债务

美国“华尔街日报”报导,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经济学家表示,随着中国进入经济学家口中史上最大房地产泡沫的最后阶段,地产开发商将面对的是总额超过5万亿美元(约40.56万亿港元)的庞大债务

这样的债务是2016年底的将近2倍,更超过全球第3大经济体日本去年整体经济产出。

全球市场都在面临可能来临的违约潮,约2/5开发商从国际债券投资人手中借出的债务出现了警告信号。

中共领导人开始认真地想解决这些债务,採取连串措施试图阻止过度借贷,但这麽做的同时,要如何不破坏房市、不影响更多地产商、不伤害国家经济,成了 中共领导人近年来遭遇的最大经济挑战之一,如果处理不好,或许还会造成全球性的影响。

房地产集团花样年控股公司4日未能偿付1笔到期的2.06亿美元债券,而债务超过3000亿美元的恒大,9月底错过2个债券票息付款期限。

亚洲的垃圾债券市场上週出现抛售潮,ICE BofA中国公司高收益美元债券指数中,59家中国开发商的债券8日有24家殖利率超过20%,显示有高度违约风险

一些潜在购屋者的犹豫不决,逼得房地产公司降价求售来筹措现金。若目前趋势持续下去,房价可能加速下跌。

根据易居(中国)研究部门克而瑞(CRIC)数据,中国100大房地产开发商9月总销售额同比下降36%,其中包括恒大、碧桂园、万科等前10大开发商销售额年减44%。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大部分地产商仍相对健康北京金融体系需要的火力和严格管控,可避免所谓的中国版雷曼时刻上演,避免企业倒闭潮演变成金融危机,但许多经济学家、投资人和分析师也都一致认为,尽管是健康企业,根本商业模式也可能出现改变,而部分开发商可能无法熬过这个转变期。

其中特别让人担心的,是部分地产商极度仰赖“预售”的作风。“预售”等于让地产商可以向数以百万计屋主无息贷款,但一旦地产商倒闭,买主可能就会看著自己的房子盖不下去。

野村预估,截至今年6月,中国开发商的债务已达5.2兆美元,最高比例为银行贷款占46%,债券市场约占10%,包括相当于2170亿美元的美元债券,其中许多是垃圾债券。

当银行贷款等传统资金来源变得愈来愈难取得时,开发商也更加仰赖预售屋。预售通常被视为“合约负债”,恒大、碧桂园、万科、融创中国、华润置地等产业巨头的资产负债表上都有出现。

根据数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这5家公司合约负债在过去3年内大增42%,相当于3410亿美元。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伊凡斯-瑞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他的公司不认为大部分公司濒临违约,但他提及人口统计和内部减少移动等因素说,“我们现在处于未来十年都市新房实际需求减少的转折点,所以我们在争的是一块萎缩的大饼”。

33岁林姓律师夏天生了双胞胎之后,打算卖掉她在上海的两套房产换大一点的房子,但政府对债务祭出的措施让她计划大乱。由于贷款规定变严,她现在得先付8成的头期款。

她说:“市场有太多不确定性了。”

相关推荐: 恒大财富暴雷 高管先撤退惹众人愤怒维权

9月12日深夜,恒大深圳总部大厅聚集“恒大财富”商品受害者,不满公司高管在暴雷前已提前赎回。)恒大金融财富公司旗下“恒大财富”商品延迟兑付,9月12日,大批受害者不断涌入该公司位于深圳的总部大楼。根据现场视频,恒大金融管理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杜亮坦言,他已经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