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返华见到的是为生存而挣扎的华为 美国芯片禁令仍发威

华尔街日报》10月7日报导说,华为首席财务孟晚舟9月底回国时,看到的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公司——因美国制裁被迫收缩业务、同时正为未来的生存而挣扎。图为2021年9月25日,全身防护的人员给返回深圳的孟晚舟献花。

受美国芯片出售禁令的影响,大型电信设备和电话制造商华为的核心业务备受冲击,海外市场也处于快速萎缩中。

《华尔街日报》周五(10月7日)报导说,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9月底回国时,看到的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公司——因美国制裁被迫收缩业务、同时正为未来的生存而挣扎。

华为的收入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下滑。在智能手机销售方面,华为从全球第1位跌至第9位,无论是欧洲,还是中国本土,都出现了顾客萎缩的现象。同时,它的全球电信市场份额也在下滑。

华为在关键目标市场上的失利,跟美国力阻华为5G设备以及客户担忧华为的技术竞争能力有关。

美国指控华为窃取商业机密并违反制裁,限制华为获得高端芯片和软件,导致华为的高端智能手机零部件短缺或者无法使用安卓系统等应用程序。这些都直接限制了消费者购买华为手机的决定。中国手机品牌小米现已取代华为,成为第一大智能手机生产商。

美国官员和国会议员认为,华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担心中共政府可能利用这家私营公司嵌入全球电信网络的设备进行间谍活动或破坏通信。

华为否认美国的指控,并加强了在美国的游说和公共关系预算,试图让白宫重新考虑制裁禁令。迄今为止,拜登政府没有给华为一个明确的途径来解除制裁。

华日报导说,拜登政府官员表示,孟晚舟获释并不表明美国对华为的政策有所松动。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告诉媒体,她的部门将继续努力阻止华为获得先进的芯片。

华为预测,其2021年的智能手机收入损失将高达400亿美元。该公司去年三分之二的收入依赖中国国内市场,而2017年来自中国的收入只占其全球收入的一半。

同时,华为的另一项核心业务——电信设备销售——也开始受到影响。华为表示,2021年上半年,销售基站和路由器等电信运营商装备的收入比上年同期下降14%,至1369亿元人民币(约210亿美元)。

尽管华为已开始尝试其它新业务线,比如:电动车、软件养猪等,但分析师表示,这些新领域的业务收入不足以弥补智能手机销量暴跌带来的损失。

根据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3月份的统计,在美国指出中国电信公司网络存在安全风险之后,华为已经被排除在九个市场的5G推广之外,包括英国澳大利亚日本。甚至更多国家对该公司的技术制定了限制。

根据Dell’Oro集团的数据,自2007年以来,华为的电信设备市场份额每年都在增长,但2021年上半年首次出现下滑,现在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29%,比2020年下降3个百分点。

在马来西亚,华为建造了该国一半的4G网络。7月,马来西亚的国有电信公司Digital Nasional Berhad则放弃华为,选择了瑞典的爱立信公司(Ericsson AB)建设一个价值26亿美元的国家5G网络。

一位接近爱立信的人士表示,虽然马来西亚公司主要是出于竞争原因选择爱立信,但马来西亚也对华为供应链的可持续性表示了担忧。

在毛里求斯,Vivacom非洲网络有限公司今年也弃用华为、选择了一个美国支持的供应商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农村地区建设网络。Vivacom的执行主席Ackim Hamweenda说,他知道,华为在建设坚固、廉价的网络方面的声誉,但在华为成为美国制裁的目标后,他对该公司的未来感到担忧。

相关推荐: 阿里巴巴腾讯的命运或将被改写

9月9日,一场对互联网影响深远的会议在工信部组织下召开。参会企业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华为、小米、陌陌、360、网易等,会议精神主要涉及三个方面: 1、对于用户分享的同种类型产品或服务的网址链接,展示和访问形式应保持一致; 2、用户在即时通信中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