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行业灭顶之灾!习近平杀死校外教育培训 还要扫黑、扫黄打击

  • 财经

中国各地争相整治校外培训,甚至纳入扫黑、扫黄打非。

中共当局对科技、教育、外卖等多个行业密集出手监管,引发中港股市暴跌。其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连续猛轰的校外教育培训更面临灭顶之灾。各地争相整治,甚至纳入扫黑、扫黄,令人咋舌。

中共中央政治局周五(30)召开会议,要求落实“三孩”政策,“完善生育、养育、教育等政策配套”。

为配合生育政策,当局在严打校外培训行业同时,针对中小学有偿补课亦展开专项整治。教育部日前决定自今年7月至明年3月,面向全国中小学校和教师开展为期九个月的、有偿补课和违规收受礼品礼金问题专项整治工作。

事实上,这些行动与习近平早前连续批评校外培训有关。

中共官方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7月29日披露习近平多次炮轰校外培训乱象,指一些机构追逐功利,增加家庭经济负担,扰乱学校正常教学秩序,要“依法管起来”。

据称,习近平今年已至少三次提及整治校外培训。在3月的全国政协会议,习近平直指培训乱象是“顽瘴痼疾”,“要继续解决”。5月的中央深改委会议上,他指示要“强化线上线下校外培训机构规范管理”。在上月考察青海期间,他表明“学校不能把学生的课后时间全部推到社会上去”。

近日全国各地一窝蜂严打校外补习。

河北、贵州、广东、吉林、辽宁、安徽、湖北等多省近日迅速部署,由省委书记亲自开会,落实严打私下收费补习的政策。

其中,河北省设立专门举报平台、广东省将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纳入“扫黑除恶专项考核”、湖北省更加由“扫黄打非”办负责整治校外培训机构行动。

此外,安徽宣布全省开展半年专项整治,日前在一所豪华别墅内,查处了涉嫌有偿补课的中学教师。

对于上述纳入扫黑、扫黄的消息,不少人表示震惊。有网友认为这样的消息“侮辱性不小,伤害性更强”。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指,当原本为提升学生知识水平的工作,被当局定性为如同黑社会和色情项目,教育界一时风声鹤唳。

分析:中共出手整治校外培训主要是担忧统治不保

亲共港媒《星岛日报》援引 大陆专家称,对教培行业的整改已是政治问题,中央希望切断金融与教育的联系,防止教育产业化无序扩张。此外,教培行业无序发展也会大大增加养育成本,影响生育意愿,不利于人口政策。

经济学者司令对自由亚洲表示,北京考虑到老龄化问题长远会影响其统治基础,才会推出减轻家长抚育成本的政策,但他质疑措施只集中在教育方面,忽略家长其他的经济开支,例如养老、医疗等,认为鼓励生育的成效只是当局的“一厢情愿”。

司令说:“如果不是补习的话,他还有其他课程,例如书法课程、美术、声乐和体育课程,这些都会增加家长的开支。也就是说只有中国政府哪天有胆量,建立一个综合性的配套,让家长减少花销的福利措施,包括免费医疗在内,只有这些政策组合出台后,家长才能打消养育小孩的顾虑。”

时事评论员方原指出,不知道课外辅导机构未来会否由公办学校接手,如果他们放弃这方面的业务,担心中国教育水平会就此下跌,反问社会能不能够接受这种由没有课外辅导所形成的教育水平;但同时担心一旦由公办学校接手,垄断补习市场,最终反而加重家长抚养成本。

当局打击校外培训或课外辅导,和抛出12种问题课外读物清单的做法是暗通的,主要担心意识形态出现漏洞,官方无法管控到课外区域,这也可见中共对于意识形态崩溃有多么的恐惧。本身就具黑社会性质的中共,以所谓扫黑、扫黄打非对待教培行业,而这两个历来也是打着堂皇的旗号制造冤案的黑手。

中共借着整顿“乱象”的名义整顿培训机构,很可能也想借此达到对学生思想控制的“完全化”、“完整化”,不留缝隙。

“中共把意识形态、教育看成是必须绝对占领的‘思想阵地’,现在越搞越极端了,洗脑都从娃娃抓起了。”薛驰说,“校外培训行业有特殊性,学生有求知欲、有正义感,中共就特别提防,不留缝隙。”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博士此前也表示,当局用政策强行调控市场经济的做法非常蛮横:“这全都是中共很粗暴的、无知的用这种这个行政手段来压制市场。你这培训学校它是应着、应市场需求出现,你不需要去这么去打压,对吧?你如果没有这个市场,或者有这个市场,竞争和淘汰的话呢,它自然就调节。中共基本上还是完全拥有它这个计划经济,这个老的思想、老的思路呢,来那个蛮横的管理世界。”

相关推荐: 阿里巴巴正式接管苏宁易购 或进行大裁员

苏宁易购(图片来源:美联社) 7月29日,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苏宁易购新一届董事会成立,阿里巴巴提名的黄明端进入董事会并出任新一任董事长,苏宁易购张近东之子张康阳进入董事会,成为新任董事会的非独立董事。 7月5日,由江苏省和南京市国资牵头,苏宁易购宣布引入新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