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提出“科技强国” 多省党委书记书记新增一项头衔

  • 财经

习近平多次提出“科技强国”后,各地掀起一场科技“大跃进”。近期中共不少省级党政“一把手”都多了一个新头衔。专家分析,中国的企业没有存在技术研发的原创动力,剽窃为生为中共的一贯作为。

据大陆媒体报导,7月17日下午,中共山东省省委科技创新委员会举行第一次会议。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省长李干杰以“省委科技创新委员会主任”的身份出席会议。

这次会议透露,上述委员会实行“双主任制”。以省委名义成立科技创新委员会,被指在大陆尚属首创。

上述山东的会议提到,山东省委成立科技创新委员会是落实习近平的指示。当日的会议除审议委员会工作规则及其办公室工作细则、委员会组织架构等,还明确了接下来的重点工作,包括突破一批“卡脖子”关键技术等。

近期,“卡脖子”关键技术开始被中共频繁提及。2020年9月11日,习近平在科学家座谈会上的讲话,称“面临很多‘卡脖子’技术问题”。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在教育文化卫生体育领域专家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再次称“瞄准关键核心技术特别是‘卡脖子’问题,加快技术攻关”。2020年12月18日,习近平在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中首次宣示“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尽快解决被“卡脖子”问题。

2021年4月20日视察母校北京清华大学时,习近平在视察清华大学时提出,各大学要“加快培养紧缺人才”,并发展勇于攻克“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

针对习近平频繁提及的“卡脖子”关键技术,除山东外,这两年来,不少省份的中共省级党政一把手都多了一些新头衔。

2020年5月,青海省委书记王建军曾以“省科技体制改革和创新体系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召开会议。

今年3月,时任山西省委书记楼阳生、时任山西省省长林武以“省创新生态建设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召开了小组会议。

紧接着,湖北省4月曾召开省推进科技创新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时任湖北省省长王晓东以“省推进科技创新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亮相。

河北省省长许勤6月以“省科技创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开会。

中共省级党政“一把手”增加新头衔,解决技术“卡脖子”问题的背景是美国对中共偷盗该科技技术的打击。2019年5月中旬美国商务部上周将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列入“实体清单”;2020年12月21日,美国商务部官网上公布了首份军工终端用户清单,其中包括58家中国公司,绝大部分上榜中国公司涉及的是航天领域,与航天研发、制造、材料、发动机等密切相关。

中国的企业能不能走自主研发的道路?资深中国问题专家程晓农曾刊文表示,技术的自主研发谈何容易,问题不在于政府是否提出这个口号,而在于中国的企业是否存在技术研发的原创动力。

他分析,知识产权收益的唯一可靠保障是维护原创动力的制度;而原创动力产生最关键的是创新成果的安全性。如果没有保障创新成果安全性的制度,任何创新都可能被其它企业随意剽窃,哪个企业还愿意投入大量研发投资,“为他人做嫁衣?”而中国缺的就是保障创新成果安全性的制度,中国企业界的常见做法便是剽窃获利。所以,剽窃为生,不仅是中共在中美蜜月期间的一贯作为,也是中国企业在国内的一贯作为。

中兴事件、华为事件使中国芯片业遭受重大打击。中共当局投入逾1.5万亿人民币,推出各种刺激政策,要求中国的半导体行业要“速成”到世界先进水平。中国各地掀起科技大跃进——“造芯运动”,截至2020年1月27日,中国有27万家企业的曾注册信息涉及到半导体业务。百亿级投资的武汉“弘芯”和济南“泉芯”烂尾,这些是中共“造芯运动”运动中的急功近利而失败的典型例子。

中国经济增长昙花一现 下半年更糟糕